財經
2017.09.08 01:59

【飛來發番外篇】中頭獎隔天就失蹤……瘋狂的愛國獎券

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影音|梁莉苓
1950年4月,政府為紓解國內財政困難,由台灣銀行發行愛國獎券。
1950年4月,政府為紓解國內財政困難,由台灣銀行發行愛國獎券。

經營飛來發彩券行36年的黃有忠,第一份工作是藥廠的包裝員,後來他輾轉北上創業批發藥品,後來改賣愛國獎券,也見證愛國獎券因地下賭博大家樂盛行,各種為了求明牌,光怪陸離的盛況。

愛國獎券是1950年4月,政府為紓解國內財政困難,由台灣銀行發行的獎券。當時一張售價50元的獎券,特獎獎金300萬元,適逢春節或發行1,000期紀念,單張售價調高為100元,獎金也連帶提布為1,000萬元。

「以前騎機車的人多,騎車看起來像在飛,飛來飛去就飛來我們店裡發財,就叫『飛來發』。」提起愛國獎券的輝煌年代,黃有忠語氣有些激動:「以前我有一個員工是台東太麻里人,有一次愛國獎券開獎後他突然就失蹤了,後來聽說是中了1,000萬元頭獎。」

黃有忠說,1980年代,愛國獎券開獎獎號被地下賭博大家樂依附,幾乎是全民皆賭。
黃有忠說,1980年代,愛國獎券開獎獎號被地下賭博大家樂依附,幾乎是全民皆賭。

黃有忠說:「早期的錢比較大,那時候的1,000萬元,差不多是現在的1億元,都可以在士林買整棟透天厝。」

1980年代,台灣錢淹腳目,民眾滿手現金,卻沒有正常投資管道,民間游資轉地下非法賭博「大家樂」,開始依附愛國獎券開獎獎號後3碼下注。

「當時分中1個號碼多少錢、2個號碼多少錢,那時全台灣很多組頭、大家亂下注,引起很多社會問題。」黃有忠回憶:「我有個彩券行在小南門、台銀獎券科附近,豬哥亮來找過我2次,問我到底有沒有明牌?豬哥亮對這個很著迷。」

原本在台北、新北擁有30多家彩券行的黃有忠,1987年因政府停發愛國獎券,僅留下目前士林店址。
原本在台北、新北擁有30多家彩券行的黃有忠,1987年因政府停發愛國獎券,僅留下目前士林店址。

黃有忠形容,每次愛國獎券開獎,很多人就會去台銀獎券科看開獎,但多數都是為了等大家樂的號碼。人人皆賭,任何事件一旦牽涉數字,車禍都能成為指引明牌的明燈。「還有人拿錢想跟我買明牌,看有沒有出什麼。那時一窩蜂流行,半夜大家不睡覺跑去墓仔埔看有沒有出明牌,擋也擋不住。」

「愛國獎券採電動搖號,6個號碼用6部搖獎機,每台機器旁邊都有一個小姐在顧,來賓也可以去看,這是公開的。」黃有忠說,很多人都從東部、南部包遊覽車上來看開獎。最瘋狂的時候,連開彩券行的店家,都要先派人抱著棉被到獎券科排隊紮營等買彩券。

黃有忠說,在全民瘋賭大家樂的年代,任何數字都能是賭客的好彩頭。
黃有忠說,在全民瘋賭大家樂的年代,任何數字都能是賭客的好彩頭。

為了杜絕大家樂跟牌,黃有忠說,當時省政府財政廳想了很多方法,包括將原本10天開獎一次,改為一個月2次,企圖冷卻賭博歪風,也曾規劃發行沒有號碼的愛國獎券,「但我跟你講,只開圖案也會有人去猜,攏同款啦!」

往下繼續閱讀

1987年政府停發愛國獎券,時任愛國獎券全國聯誼會總會長的黃有忠,當年他還號招近萬人到中興新村抗議。回想起那個瘋狂的年代,他笑說:「愛國獎券停掉的理由,是不讓大家樂依附,但停掉沒幫助,大家樂還是會依附香港六合彩,甚至是統一發票,現在證明不就如此嗎?」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