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09.02 23:00

【7年後再次爆炸】香港來的攝影師 張宇翰

文|廖佩玲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香港攝影師張宇翰(中)對於《爆炸2》中重現學運的戲印象最深刻。(公視提供)
香港攝影師張宇翰(中)對於《爆炸2》中重現學運的戲印象最深刻。(公視提供)

公視迷你劇集《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播出後引發不少話題,鄭有傑導演特別找來香港攝影師張宇翰掌鏡。首次參與6集電視劇的拍攝工作,張宇翰坦言是個「極大的挑戰」,尤其在青島東路封街一天一夜:「導演說如何在有限資源下,拍出感人的故事,讓觀眾感受到我們的熱情是很重要的事。」

過去大多參與短片、微電影拍攝的香港攝影師張宇翰,2015年來台參加金馬電影學院,遇到班導師導演鄭有傑,兩人因而結緣,也讓他有機會加入《爆炸2》的製作團隊。

對於香港、台灣兩地的工作模式,他笑說:「台灣比較追求細節,香港則是追求效率。我發現台灣電視劇比較注重合理性,哪個時間發生哪些事,劇組都會先想好,然後在時間點上建立事件,不是自己想怎樣就怎樣。」

從拍攝到後製,張宇翰在台灣停留長達3個月,看到《爆炸2》剪輯後的成品,他坦言最難忘模擬青島東路那場學運戲。「美術組花很多時間籌備,但我們只有一天一夜時間封路拍攝,如何在24小時內做完所有事情,如何安排200個臨演的位置,時間的壓力真的很大,但大家都做到了!」

逼真模擬的太陽花學運場景,成為《爆炸2》中十分重要的話題戲。
逼真模擬的太陽花學運場景,成為《爆炸2》中十分重要的話題戲。

在拍攝《爆炸2》時,張宇翰大多使用35mm攝影機,這會讓觀眾在看戲時覺得很貼近演員,能看到更多細微的動作,感受到的東西也比較豐富。「一般重要的畫面、情緒,我都會用手持攝影,好處是演員們不需要擔心攝影機在哪個位置,攝影師會跟著移動,他們可以很自由地演戲。」

往下繼續閱讀

回憶與年輕演員們的相處,張宇翰大讚他們自由度、彈性皆很高:「因為這次很多場景都是偷偷去拍,或是臨時增加,但他們接受度很高,也很理解為什麼要增加場景。」對於《爆炸2》中觸及不少敏感的議題與事件,張宇翰坦言:「包括社會壓力、年輕人面對的問題、言論自由被剝削、傳媒報導新聞的方向等,這些和香港面對的問題很像,我其實很有感覺的。」

更新時間|2017.09.05 10: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