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9.05 19:01

【瑞秋史塔番外篇】你還是可以活得精彩

文|曾芷筠    攝影|王漢順    影音|管佈霖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思覺失調症患者大多數沒有暴力傾向、在妥善的治療及家人支持下可以正常工作生活。
思覺失調症患者大多數沒有暴力傾向、在妥善的治療及家人支持下可以正常工作生活。

瑞秋史塔20歲確診為思覺失調症,至今持續接受治療,雖然幻聽、幻覺、憂鬱等症狀還是會持續出現,但她已經知道如何與之共存。

「比如我週日走在台北街頭,本來一切都很好,但走著走著道路突然歪斜,視線變得扭曲,我會跌倒撞到牆。我就知道情況不太對勁,必須要回飯店了,回去洗個澡,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現在每天還是會看到幻覺,很多人問我要怎麼控制?大多時候我會忽略,知道它在那裡,但我要對它有所反應嗎?」瑞秋史塔露出猶豫遲疑的表情,緊皺眉頭,「我想還是不要吧!」當然也有急性症狀發作的時候。「我無法控制自己時,就會儘快回家,讓父母知道狀況很嚴重。我3年前搬回家和父母一起住,上週吧,我父母去海邊渡假,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我變得有點怪怪的,於是我打給朋友,請他有空來看看我。」

平時,為了維持正常的工作生活,瑞秋史塔會用不同顏色標記藥物,「我吃3種藥,有2顆是2天吃一次,一顆是每天早上吃。」她在日曆上用不同顏色標注重要事情,準備好隔天要出門的衣服,防止自己忘記,花大量時間練習特技、養狗。聽起來跟一般人完全無異。

父母是她生活中的最重要支柱。確診後,瑞秋史塔邀請父母坐在家中庭院,拿出醫生診斷的文件給他們看。「我爸一開始不太懂,要花一點時間適應,他自己上網研究;我母親的家族比較有精神方面的問題,她比較能了解,但我是家族裡第一個去看精神科的。」

瑞秋史塔的父母全新給予支持,使她充分感受到被接納、被愛。( 瑞秋史塔提供 )
瑞秋史塔的父母全新給予支持,使她充分感受到被接納、被愛。( 瑞秋史塔提供 )

「調適需要花好幾年的時間,我自己也花了很長時間才接受自己有精神障礙,我必須先度過自己這一關,才有辦法跟別人分享。一開始,我家族中也有些親戚不能接受,覺得我是怪胎,覺得我不該公開談論、更不該拍Youtube影片跟大家分享。但我父母和弟弟是最支持我的,我必須向前看。」瑞秋史塔說自己非常幸運,完全被家庭接納,思覺失調症好發於青春期,父母經常覺得子女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沒辦法接受子女有問題。

台大醫院精神部主治醫師林奕廷提到自己的臨床經驗:「很多患者在高中、大學發病,有些可以順利畢業,有些需要休養一、兩年。藥物可以控制正性症狀(幻覺、妄想),等認知功能恢復後,關鍵在於家人和他自己能不能接受生病前後會有些不一樣?比如,有些人可以接受自己去餐廳端盤子,有些人覺得自己一定要像以前一樣讀研究所、當工程師,真的做不來就會很挫折。這牽涉到的不是生病,而是接受生病後功能的改變。」

許多原本比較聰明的思覺失調症無法接受,第一次發病獲得控制後難以調適,更可能自殺,大約有5%到13%的思覺失調症患者選擇結束生命,其中有些也是幻聽幻覺叫他去這樣做。林奕廷醫師說:「環境有很大關係,周圍家人比較包容,有時間、餘裕去發展自我,通常可以避免自殺。」

瑞秋史塔也曾出現自殺傾向,但她現在明白,這都是暫時的,總有一天會過去的。「儘管你可能在痛苦中掙扎好幾天、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但憂鬱是OK的,幻覺是OK的,恐懼也是OK的」,瑞秋史塔直視著鏡頭,她說:「前方一定會有美好的日子。」

更新時間|2017.11.09 17: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