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9.11 19:00

【李永平番外篇】寫武俠是為了歌頌女性

文|黃文鉅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李永平攝於罹癌之前。在意完美形象的他,非常喜歡這張照片,即便看得出明顯皺紋,但那正是歲月的痕跡、時光的證據。(《文訊》雜誌社提供)
李永平攝於罹癌之前。在意完美形象的他,非常喜歡這張照片,即便看得出明顯皺紋,但那正是歲月的痕跡、時光的證據。(《文訊》雜誌社提供)

李永平喜愛《紅樓夢》,在客廳陽台上擱了一本,我隨手翻開,上面寫滿了字跡端整的眉批。我好奇他喜歡裡面哪個角色?他出人意料說是史湘雲,理由很簡單:「因為她有俠氣。」

他對女性角色很能設身處地著想,頗有憐香惜玉之情。他坦言:「我對女主角情有獨鍾,大部份是受我最早接觸的文學作品影響,小時候我讀過《水滸傳》一些章節,令我印象深刻,我不喜歡武松,比較喜歡潘金蓮,我很替她抱不平啊!這麼漂亮的女人嫁給武大郎那種三寸丁,不哭才怪事呢!武松殺她的手段太殘酷了,《水滸傳》裡面幾個女人下場都不好,像是閻婆惜,都是美麗女人嫁給醜男人,你要她們怎麼辦?人生不就毀了嗎!我小時候心裡總有這種奇怪的感覺,我很同情這些女人,我不同情宋江這些男人。金庸筆下的女性多半也是可愛的,像黃蓉啊,其他男人都成了附屬品。」

聊完古典小說,我們又進一步聊武俠小說,他說自己最喜歡梁羽生的《白髮魔女傳》,不少人覺得女主角練霓裳是個魔女,但李永平認為她是個特立獨行的女性。「她對愛情太執著、太癡了點,頭髮都變白了,過不了情字這一關,為了卓一航,不值得!她不夠狠,應該把卓一航殺掉,大快人心。」又說:「這部小說的人物很特出,可是寫得不完整,梁羽生走了傳統愛情小說的路,讓它變成一個悲劇。作為一部小說,形式、結構和情節佈局等等,都有很多問題,唯一讓讀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那個女性人物。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是我來寫白髮魔女,可能不會是這樣。」

對李永平來說,武俠小說家也好,電影導演也好,他們心目中歌頌的並不是武俠世界本身,而是其中的女主角。「你看侯孝賢拍《刺客聶隱娘》,主角就是聶隱娘,李安《臥虎藏龍》的主角包括李慕白、玉嬌龍、余秀蓮,敏感的觀眾會發現,李安歌頌的是玉嬌龍,她是整部片的焦點,其他人物只是陪襯。胡金銓大部份作品也是以女性為中心人物,代表作就是《俠女》,不知其名,但就是俠女的典型,那是他一輩子念念不忘要歌頌的人物。這是中國武俠非常有趣的傳統,所以我自己寫武俠小說時,就想把這種俠女傳統套用進去。」

寫武俠是他從小萌生的夢想,夢想逐日發酵,他總算在去年開始創作最新武俠小說《新俠女圖》,成年後,受到胡金銓《俠女》和李安《臥虎藏龍》的刺激,更加下定了決心要寫出來。

「讀過一點中國歷史應該知道,明朝可以說是最黑暗的一個時代,那些太監當道、黨爭啊等等,這樣的政治環境裡頭呢,冤案特別多啊!有冤案就有報仇的故事,武俠小說講來講去就報仇嘛,我這部《新俠女圖》就是講一個女子報仇的故事,她要面對那麼大的一個官僚體制,他的對手是白公公,是三千歲,這樣的一個人手上有龐大的特務機構啊,東廠啊,錦衣衛啊,又有江湖幫派,要面對這些耶,我是要歌頌這個女人。」

更新時間|2017.09.08 18:5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