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9.28 23:00

【心內話】自戀讓我性高潮

文|李桐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我叫包晗。晗是日出的意思,我是凌晨出生的,我爸可能查了很久字典才找到這個字。這個名字挺響亮,聽過的人就忘不了,但童年很單調。我在上海長大,功課還行,但沒什麼朋友,給人印象就呆呆的,只會讀書。

記得是初中吧,音樂課期末考試,老師要我們上台唱唱歌,我唱蕭亞軒〈最熟悉的陌生人〉,唱完大家很驚訝原來我唱歌這樣好。看著眾人帶著訝異眼光,對自己拍手的感覺很好,比考100分還高興。後來,讀上海外國語大學,參加校內歌唱比賽、2012年,23歲到UCLA念書,兼職做GO GO BOY(舞男),追求的都是這種被刮目相看的快樂吧。

我跳GO GO的時候,被色情片公司老闆看中了,問我要不要拍片,我考慮了2個月才答應,但其實第一個念頭是高興的。我是gay,我看gay的色情片,喜歡歐美肌肉男,對白領上班族系列特別有感覺,當初心想,可以從觀眾變成演員不是挺好的嗎?

我本來不太照鏡子,也不覺得自己好看,但片子一出來,大家看了會誇你好看,久了我也覺得自己長得還可以。第一部片單純在鏡頭面前打手槍,片酬150美元,2年下來,拍了大概20部吧,總共跟十幾個人上床,頂多3P,幹人跟被幹都有,全程都有戴套。

故事有劇情,台詞很簡單,但有時過程太亢奮,連話都說不清楚。拍片也不能挑對手,碰到自己不喜歡的,只能想像自己一邊在鏡頭前耍帥,一邊在攝影機那頭看著自己,想像著自己看著自己做愛,這會讓我硬得更厲害。自戀讓我高潮,能在有鏡子的房間做愛那就更好了。

影片上那些呻吟和喊叫其實都是導演要求的,他就是要我們這種控制不住的表情,私底下做愛其實不大叫的,但私下做愛有時候太horny,會想把自己給挖開來,整個都給對方,工作的性愛和私底下的,其實我分得很開。

最近一次做愛是2個禮拜前,跟老外約一夜情。以前約太多,現在覺得有點膩了。我考上地產經紀人,不拍片了,但拍了就拍了,沒什麼好後悔的。前一陣子拿著手機拍自己打手槍,突然好奇自己鏡頭前面是甚麼樣子,單純就看動作表情,透過手機看自己的屌,覺得還不錯,但我不會把這個po上網,因為太像加班了。

包晗 26歲 加州洛杉磯 地產經紀人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