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四段感情,Lanmo發現自己總是會被經歷過創傷的人所吸引。回想起來,也許跟母親連續兩段婚姻的失敗有關。
經歷四段感情,Lanmo發現自己總是會被經歷過創傷的人所吸引。回想起來,也許跟母親連續兩段婚姻的失敗有關。
人物
2017.10.05 23:00

【心內話】瘋了都要愛

文|黃文鉅    攝影|賴智揚

我交過4個女朋友,都是家暴受害者,我很容易對經歷過創傷、沒有安全感的人產生共鳴。我現任女朋友有躁鬱症,她曾被父親家暴,剛交往時,只要一聊到爸爸,她就會崩潰失控大哭,晚上睡不著;她一崩潰,我必須要陪她,就無法好好工作、休息,每天過得心力交瘁,到最後,二個人一起去精神科拿藥吃。

回想起來,媽媽連續二段婚姻的失敗,讓我對兩性關係有恐懼。她常當面對我們說:「你爸很討厭小孩,根本不想生你們。」罵爸爸是守財奴,是爛人。一路被罵的爸爸後來外遇,常跟媽媽吵,在我小五時終於離了婚。小時候,我總覺得爸爸不負責任,長大後才發現,媽媽問題也不小,她總有辦法把身邊的男人逼瘋。

媽媽很快結識了第二任丈夫,被照顧得無微不至,買東西、煮飯、接送,她想要任何東西,他都會盡力達成。媽媽出身企業千金,有公主病;繼父出身寒門,在她面前自卑又順從。好日子沒幾年,他開始為了小事發怒、亂摔東西,覺得媽媽騙光了他所有錢、猜忌媽媽有外遇,每天活在壓力裡。坦白說,比起生父,他對我的意義大多了,至少他個性細膩,也願意付出照顧,可惜這段感情超過了負荷,簡直把他逼瘋。即使如此痛苦,他還是不願離婚。我從他們的關係中看到,傳統男性背負太多責任,女人總以弱者自居,不斷情緒勒索所有人,其實內心只想著自己。

Lanmo平時是獨立搖滾樂團主唱,站在舞台上嘶吼,除了不必再為了生活苦惱,也能寄託滿腔熱情,擁有發光的機會。
Lanmo平時是獨立搖滾樂團主唱,站在舞台上嘶吼,除了不必再為了生活苦惱,也能寄託滿腔熱情,擁有發光的機會。

現任女友是職場女強人,不過,她心底仍有傳統女性要男性負責賺錢養家的觀念。她是苦過來的,很怕沒錢,每天努力工作,想要變有錢。但我對錢沒什麼欲望,從小我家不缺錢,但一點也不快樂啊。經濟變成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我想做音樂、找個能溫飽的工作就好,她卻怪我為何答應她要好好工作賺錢的承諾都做不到。她怕沒有錢,我怕失去她,感情就卡在這裡。

媽媽對我影響很大,你問我恨不恨她?我不恨,再好再壞都是家人,雖然她一輩子只想著自己,但在我眼裡,她是一個古錐的混蛋,很天真又很白目,是成長背景使然。活到這把年紀,我向來矛盾地被脆弱又任性的女性吃定,但我並不恨誰,畢竟該對我人生負責的,是我自己。

Lanmo 台中市 32歲 獨立樂團主唱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