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10.02 18:49

【金馬54】菜脯配肚財 《大佛普拉斯》獲提名10項仍有憾

文|​唐千雅    攝影|李鍾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片中莊益增(左)演個落魄警衛,陳竹昇(右)演資源回收者。(甲上提供)
片中莊益增(左)演個落魄警衛,陳竹昇(右)演資源回收者。(甲上提供)

台片《大佛普拉斯》金馬提名10項,2日舉辦媒體首映,黑白冷調、台語氣口的草根表述下,說的是一種悲哀的溫暖,逃不出去的人掙扎著在生活中互相取暖,但其實沒有人能了解別人的宇宙。

以本片入圍新導演獎項的黃信堯說,他最大的遺憾是,第一次演戲的莊益增沒有能入圍新演員獎,而男主角陳竹昇也無緣入圍最佳男主角獎,「最想拿的是劇情長片獎,對劇組幕前幕後,那是最大的肯定。這個獎才能代表整個劇組。」

黃信堯說:「我會挑莊益增及陳竹昇,就是因為不需要磨戲。這2個角色是需要生活歷練的,而他們兩個的生活歷練都很夠。我是一個新導演,需要藉由演員的專長,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如果好幾個人加在一起就會形成力量。」

莊益增是《無米樂》導演,他說自己不遺憾,自己本來就是演戲上的素人。「拍戲吃了3天咖哩飯,到最後,我大概吃3分之1吧,一吃就一直拉。看到咖哩飯我就怕。」他在現場都沒說,因為覺得導演黃信堯在現場已經要承擔很多。

陳竹昇跟莊益增超合拍,2人在戲中飾演草根味濃的肚財跟菜脯。莊益增說:「我很愛陳竹昇啊。」陳竹昇笑回:「是真愛,相見恨晚。我們是靠阿堯導演牽起這條姻緣線的。」莊益增說有的戲很困難,讓身為酒咖的他,規定自己每天只能喝到12點趕快睡覺,但打趣,他的好友幾乎都是酒友,就只有陳竹昇是滴酒不沾。

雖然風光入圍10項,但莊益增及陳竹昇卻與演員獎項擦身而過。
雖然風光入圍10項,但莊益增及陳竹昇卻與演員獎項擦身而過。
由鍾孟宏攝影、葉如芬監製的《大佛普拉斯》,黃信堯雖然是新導演,背後卻有強大支持。
由鍾孟宏攝影、葉如芬監製的《大佛普拉斯》,黃信堯雖然是新導演,背後卻有強大支持。

陳竹昇沒以《大佛普拉斯》入圍金馬男主角,卻以《阿莉芙》的跨性別一角入圍男配角獎項。2個劇本完全不一樣,他說,在《大佛普拉斯》裡,是在講這個環境裡的那些人,不是只有主角的故事在走,其實是講一個地方,有一群人就是跑不掉,被困在那邊。每一個人的表現是要非常平均的,這樣才能成就一個故事。

他笑說莊益增有悲天憫人的眼神,讓在搖滾區一起對戲的他很感動。「做劇場或拍戲是為了什麼,只是想把常常發生的感情,但大家忽略的,我們把它們集合起來,變成一盤東西,相信我們夠誠懇,做戲的人歡喜,這菜就會好吃。」

由於《大佛普拉斯》幾乎是部台語片,莊益增說,他們2人和導演的台語是一般好,所以2人更能體會導演的劇本。還補充,「而且我們都和導演一樣孤僻。阿堯也不會跟我噓寒問暖。」

對於首部劇情片就入圍10項,黃信堯說:「滿開心的,沒有想到會入圍那麼多項,我在高速公路塞車收到通知,滿開心的,心裡有個石頭放下來,就打開窗戶抽根菸。」「我就是講一個故事,這故事是我身旁發生的,人生會有很多困境,生活裡也會有很多挫折,面對困境和挫折通常無能為力,無能為力的狀況下,我們只能直視它,轉身繼續生活,困境永遠都存在,但生活就這樣。」

他謝演員、謝身旁的2位主要演員,但對於丁國琳等女演員也感謝。「女生的戲分很少,可是又很犧牲。被摸屁股、車震,講話非常鹹濕,對她們沒有幫助,但就是要靠她們,電影才能被襯托出來。」

更新時間|2017.10.02 18: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