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查修傑

地點:東京神社八幡宮。時間:五號晚上,諾貝爾文學獎宣布前一刻。場景:200多位村上迷聚集在神社廣場,坐在摺疊椅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同一處──前方的網路直播螢幕。

大螢幕上,瑞典學院人員唸出今年的文學獎評選結果,得主是英國的石黑一雄,現場200多人的臉上立刻露出無比失望,同時發出一聲集體嘆息。一陣尷尬靜默後,有人開始禮貌性的拍手,向得獎者致意。部分帶了派對花炮準備慶功的民眾,零星地拉響了手中彩炮,帶著點不放白不放的落寞意味。而這一切全都如實境秀一般,被一旁的新聞攝影機給捕捉了下來,成為近十年來,每年十月都固定在全日本上演的「文學獎之野望──村上落榜年代紀」。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近年來幾乎每年都被納入文學獎討論名單,卻每年槓龜,陪榜次數之多,已經到了「村上落榜」這件事的本身,都衍生出一系列社會現象和話題的程度。

諾貝爾獎委員會的臉書專頁,在文學獎揭曉後第一時間就有網友留言,拿村上落榜開玩笑。一名網友說:「諾貝爾獎委員會根本就在霸凌村上迷(和村上春樹)(笑臉;哭臉)」,另一名網友更故意:「恭喜石黑一雄!不過村上春樹遲早要得獎的…不是明年…就是後年。(笑臉;愛心)」

甚至有日本人笑稱,當你在路上看到有村上迷做出失意體前屈,就知道秋天來了。

任教於東京上智大學的語言學教授Matthew Strecher對籠罩全日本,傾一國之力關注村上得獎與否的現象,認為有部分是媒體造成的。

「這裡的人對諾貝爾文學獎無比期待──大家都看得很重,所以瘋狂地投入。」

「其實我不認為日本人原本就這麼迷村上春樹,至少媒體本來不重視。一直到村上成為文學獎熱門人選,媒體才開始大肆報導村上的新聞,」Strecher教授提出他的觀察。

雖然對於媒體炒作不以為然,但Strecher教授其實相當推崇村上,認為村上春樹用一種簡明易懂的風格,讓世界各地的讀者,無論是操哪一種語言,有沒有文學造詣,都能夠領略和享受他的小說趣味。

不過,雖然村上今年再度高票落選,村上迷也不用太過氣餒。BBC的報導就舉了許多影藝圈實力派的例子,像是好萊塢的艾美亞當斯、彼得奧圖,還有歌唱界天后碧玉、凱蒂佩瑞等人,都不曾拿過大獎。

而從李奧納多苦熬23年終奪影帝的故事來看,再等一年又何妨?得獎永遠不嫌晚。

資料來源:BBC, ABC News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