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10.10 11:30

簡約機車代步 黃河、溫貞菱低調談愛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本刊日前直擊溫貞菱和友人在信義威秀中庭聊天,男友黃河則在一旁等待,由於當時已經凌晨,黃河忍不住打了個超大呵欠。
本刊日前直擊溫貞菱和友人在信義威秀中庭聊天,男友黃河則在一旁等待,由於當時已經凌晨,黃河忍不住打了個超大呵欠。

溫貞菱今年憑《最後的詩句》勇奪金鐘迷你劇集視后,劇中的她家境貧寒,演來絲絲入扣。戲外,溫貞菱外出不但沒有跑車接送,就連與演員男友黃河約會,也都穿得相當樸素,走一個節儉路線。

溫貞菱和黃河交往近3年,彼此對感情都很保護,公開受訪時若被記者問到戀情,他們都避而不答。此外,今年溫貞菱摘下金鐘迷你視后,於台上發表感言時,竟也沒提到男友名字,看樣子也不希望模糊焦點。

溫貞菱戴著安全帽,俏皮地和男友互動。
溫貞菱戴著安全帽,俏皮地和男友互動。
黃河騎著機車載溫貞菱返家,小倆口穿著打扮樸素,約會的代步工具也十分親民。
黃河騎著機車載溫貞菱返家,小倆口穿著打扮樸素,約會的代步工具也十分親民。

 

公私分明 恩愛約會

雖然說在公開場合避得遠遠,黃河與溫貞菱私下卻十分恩愛,約會風格走的也是親民路線。日前本刊直擊林予晞和溫貞菱看完電影後在影城中庭聊天。約半小時後,只見黃河悄悄站在溫貞菱身旁,發現男友來了,溫貞菱俏皮地戴上安全帽,和林予晞道別後,兩人一起手牽手散步過馬路,隨即騎車離開。

另外,本刊也目擊溫貞菱、林予晞、連俞涵和魏蔓4人在台北市西門町吃完飯,林予晞和溫貞菱一同離開,走到漢口街口,本刊再度發現黃河已在路邊等溫貞菱,兩人相偕返家。

今年五月,本刊直擊溫貞菱和林予晞約會後,黃河在路口等女友。連續兩次約會,他們打扮都超隨興,走一個平凡大學生路線。
今年五月,本刊直擊溫貞菱和林予晞約會後,黃河在路口等女友。連續兩次約會,他們打扮都超隨興,走一個平凡大學生路線。
黃河與溫貞菱交往3年感情穩定,私下常與藝人好友出遊,也支持婚姻平權。
黃河與溫貞菱交往3年感情穩定,私下常與藝人好友出遊,也支持婚姻平權。

連續2次約會,他們的打扮都超隨興,不但沒穿戴精品,連代步工具也是平價機車。只不過,見到溫貞菱在黃河面前笑靨如花,宛如小女人一樣,顯然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滿足。

 

自幼喪父 生活簡單

溫貞菱之所以生活過得簡單,並不是沒有原因,她受訪時坦言4歲喪父,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家庭負擔,12歲便入行拍廣告,自此再也不跟家裡拿錢。溫貞菱說,16歲拍第一部長片後,一度空了1年沒接戲,戶頭只剩下1,000元,「當時就去漫畫店一邊打工,一邊等待工作上門,但還是不開口跟家人說,反正我物欲也不高,生活過得去就好。」

年紀輕輕,溫貞菱已經在影劇圈磨練多年,擁有超齡演技,曾與吳慷仁擔任台北電影節頒獎嘉賓。
年紀輕輕,溫貞菱已經在影劇圈磨練多年,擁有超齡演技,曾與吳慷仁擔任台北電影節頒獎嘉賓。
今年,溫貞菱憑《最後的詩句》摘下金鐘迷你視后,她在台上表示會把獎金拿來捐給流浪動物之家跟地球。
今年,溫貞菱憑《最後的詩句》摘下金鐘迷你視后,她在台上表示會把獎金拿來捐給流浪動物之家跟地球。

溫貞菱自認樂觀堅強,早先卻透露拍《最後的詩句》時差點得到憂鬱症,每天都不想起床、很不快樂。據了解,男友黃河在那時一路相伴、時刻關心,是溫貞菱支撐下去的力量之一,最後她靠著該片敲響金鐘,透露會將獎金全數捐出,「我想捐給流浪動物之家跟地球,希望大家能多注重保育。」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針對和男友黃河簡樸約會一事,溫貞菱在截稿之前並未接通電話,無法獲知回應。

克難機車戀

范瑋琪。陳建州曾表示,當年他還很窮,但范范已走紅,還願意與他騎機車約會,讓他很感動,也是愛她的原因。
范瑋琪。陳建州曾表示,當年他還很窮,但范范已走紅,還願意與他騎機車約會,讓他很感動,也是愛她的原因。
吳姍儒。被拍到與毛帽男泡湯,下次約會時改肉貼騎機車,路上租影片、買速食,然後返回男生的公寓。
吳姍儒。被拍到與毛帽男泡湯,下次約會時改肉貼騎機車,路上租影片、買速食,然後返回男生的公寓。
蔡依林。自己年收破億元,當年為了配合收入不高的錦榮,約會也走平民路線,被目擊坐在機車後座熊抱男友,非常能夠放下身段。
蔡依林。自己年收破億元,當年為了配合收入不高的錦榮,約會也走平民路線,被目擊坐在機車後座熊抱男友,非常能夠放下身段。
柯佳嬿。過去和王柏傑交往時多次被目擊騎著克難老機車約會,但她也甘之如飴。
柯佳嬿。過去和王柏傑交往時多次被目擊騎著克難老機車約會,但她也甘之如飴。

更新時間|2017.10.10 06: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