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民食堂的牆壁上有著藝術家彩繪的圖像,人們互相幫忙,共構出溫暖風景。
遊民食堂的牆壁上有著藝術家彩繪的圖像,人們互相幫忙,共構出溫暖風景。
人物
2017.10.26 23:00

【心內話】從1千萬到1千元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我在人安基金會當站長,這邊每天大概有50個遊民來吃飯,三教九流都有。我的工作是想辦法改變這些人的命運,這可不是嘴巴說說就好,要把自己撩落去。

以前我很愛賺錢,大學念財金系,還沒畢業就在銀行當信貸業務,理財、車貸、信貸、中小企業貸款都做。以前我們有存款競賽,房貸業績目標1,000萬元,信貸3,000萬元,我每個月都達標,最好時業績可達標2倍以上。但我們只是好看的業務。記得有次,經理帶我們去跟新莊副都心的地主吃飯,我只是小小業務,要幫地主倒酒,敬酒時,他瞄了我一眼,冷冷地說:「你自己喝。」不屑跟我喝就對了。那時真的好淌血,我是男公關嗎?為什麼要這樣陪笑?經理卻叮嚀:「也許這頓飯吃完,他會幫你存個1億元。」

銀行是鐵飯碗的美麗時代已經過了。我入行時,現金卡債、美國雷曼兄弟次貸風暴都來了,投入100萬元的基金被腰斬,真的好苦。我們的工作是業務導向,底薪近4萬元,業績目標是薪水的8倍,等於要幫銀行賺到另外7個人的薪水。業績每個月歸零重算,壓力超大。我看過很多人從行員、襄理、協理、經理一路升上去,業績做不好又被打下來做業務。那時,我一下班就在家喝酒,不讓自己想太多。

當替代役時,我被分到遊民專責小組。萬華是我從小玩耍的地方,常常看到遊民,但沒接觸過。我發現遊民不是瘋狂、墮落的流浪者,只是失意的人。像有個賣羊肉爐的大哥,做生意一直失敗,淪為街友,但他屢敗屢戰,這種毅力一般人不見得有。退伍後,我從事服務街友的工作,以前同事覺得這很沒競爭力、沒產能,還好爸媽很支持。

程郁盛(右)任職人安基金會,常需訪視睡在街頭的遊民。(翻攝自人安基金會-新北平安站臉書)
程郁盛(右)任職人安基金會,常需訪視睡在街頭的遊民。(翻攝自人安基金會-新北平安站臉書)

我曾協助街友阿美姐去賣烤地瓜。她以前舉牌一天賺800元,賣烤地瓜一天應該可以賺2,000元,但她只賺了1,000元。問她為什麼?原來她肚子餓會自己拿地瓜吃,看到附近工人也會請他們吃,賺到錢,還會買麵羹請艋舺公園全部的遊民吃。看到她純真的傻笑,只好算了。她年輕時因為丈夫外遇,崩潰離家出走,街頭生活十幾年了,小孩也不管她。問她想不想去找小孩?她說自己老又醜,小孩不會認得她。

有一次,我帶她教當地小朋友用紙箱搭房屋,我看得出來,接觸孩子的那一刻,她的眼神充滿母愛,她也在尋找失落的親情吧。有機會能夠觸碰到一個人的靈魂,這工作是金錢換不來的。

程郁盛 34歲 新北市 社服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