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自己設計的品牌Hell Mr. I(左)和禮儀師西裝(右),對程正嘉而言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圖為影像合成)
穿著自己設計的品牌Hell Mr. I(左)和禮儀師西裝(右),對程正嘉而言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圖為影像合成)
人物
2017.11.02 23:00

【心內話】壽衣與潮牌

文|李桐豪    攝影|賴智揚

我是禮儀師,去年秋天,有一個年輕人輕生,他爸媽希望我把追思會辦成音樂會,幫年輕人圓夢。我幫忙布置靈堂,努力做這件事,但事後會想,人都走了,只能用這種方式圓夢,這世上到底還有什麼事是我想做卻還沒有做的?有,我想做潮牌。

高中喜歡亂買衣服,Deuce、Ape之類潮牌。網路上發現台北有限量款,還會從台中專程跑去買。那時候想到北部念設計或傳播,但家人要我念生死學系。我怕鬼,連恐怖片都不敢看,但我爺爺是醫生,姑姑是護士,爸媽是外勞看護仲介,叔叔是警務人員,他們一致認為念這個,以後有前途。

喜歡潮牌,卻跑去學穿五件七層(壽衣),大一去上課覺得委屈。大三實習接觸大體,碰到在家自然死亡的案例,死者被發現時已經有味道。我回家後,不斷用清水清洗鼻子,因為不管聞到什麼,好像都有味道殘留。

也差不多是這時期,學長找我去打工,我們幫死者穿壽衣。大體僵硬,手要怎麼抬、身體怎麼翻,都有特定角度,在那一刻才發現我不是怕大體,而是怕把死者摔下去、怕把事情搞砸。壽衣是死者最後一套衣服,可以讓家屬看到他生前最完整一面,我發現這工作也很有意義,努力聽課,大學念完念研究所,退伍之後入行,十幾年也過去了。

這工作不討厭,但去年的案子給我創業的念頭,我要做一件走在街上,大家可以看我的衣服。每年3月,媽祖出巡國泰民安,是淡季,我抽空設計衣服,終於上線。壽衣跟潮牌,不能相輔相成,但最起碼要做到互不干擾,因為打開電腦看到訂單是開心的,但如果有客人來電報喪,情緒很難切換,所以只能下班處理。

我想我的人生閱歷還不夠深刻,如果死亡落在自己親人身上,一定會很難過,但我的確有想過辦自己生前的告別式,看誰有來,誰沒有來,當然,穿自己的品牌離開,這是一定要的。

程正嘉 30歲 台中市 禮儀師、服裝設計師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