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7.11.25 07:01

【金馬54】最佳劇情片入圍分析 從小人物的悲喜見微知著

文|翁健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血觀音》的野心最大,格局最難,卻能透過打造出立體的女性人物,讓金權政治浮上檯面。(双喜電影)
《血觀音》的野心最大,格局最難,卻能透過打造出立體的女性人物,讓金權政治浮上檯面。(双喜電影)

今年入圍的最佳劇情片都是以小人物為主角,而很特別的是還都集中在底層小人物。即使是以中國為故事背景,也沒有拍出當今媒體最愛報導的「進步」「熱鬧」「行動支付」發達的一面,而是著墨在日常生活的情感層面。

而《大佛普拉斯》與《血觀音》好像一體兩面,前者都是台灣社會的底層男性,後者則是台灣社會權貴之流的女性。前者是被支配的人生,後者則是精密算計支配他人的人生,但不約而同的是對於台灣社會體制的強力批判。

《輕鬆+愉快》

幾乎是人煙罕至的東北小鎮上,開場就是來了兩個推銷員,一個努力賣武術課程,一個請人試聞香皂,但一陣推銷話術後卻是詐騙案的開始。好像連鎖反應似的,一個騙一個,大家都是加害者,也是某人的被害者。整齣戲的確遊走在瘋狂的邊緣,一個不小心就會淪為胡鬧的電影,但在一片荒蕪的場景中,原本會歇斯底里的氣氛,漸漸變成一種逼真的沈重。

《輕鬆+愉快》的北大荒,對照出小人物彼此之間無法擺脫的弱箬相殘。(金馬獎執委會)
《輕鬆+愉快》的北大荒,對照出小人物彼此之間無法擺脫的弱箬相殘。(金馬獎執委會)

電影像是對某個階級、某個社會環境的控訴,也是在一片繁榮壯大的中國夢裡頭,成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反諷。閉上了眼睛走出草叢,真的就可以把所有的不堪入目忘記嗎?

 

《大佛普拉斯》

從台灣社會底層的兩個小人物,看似瑣碎、無聊、苦中作樂的日常生活,加上導演黃信堯不斷在跟觀眾對話的旁白,使得黑白影像的《大佛普拉斯》不只充滿了搞笑的節奏,還是力道尖銳的浮世繪。當一切白爛、愚蠢的點滴拼湊起來,觀眾看到的卻是笑不出來,屬於生活當中的酸楚,且無力翻轉,是電影散場後的回馬槍。

《大佛普拉斯》 用黑白畫面,穿插跟觀眾互動的旁白,平舖直敘小人物的點滴,最後才發現是對位高權重的控訴。(金馬獎執委會)
《大佛普拉斯》 用黑白畫面,穿插跟觀眾互動的旁白,平舖直敘小人物的點滴,最後才發現是對位高權重的控訴。(金馬獎執委會)

從兩個小人物當起點,全片輻射出來的各種議題,從階級、宗教、政治、文創、性別、偷窺等,幾乎現代人關心跟焦慮的議題通通包辦。輕輕舉起,重重放下,儼然是大佛最後傳出來那一聲聲的敲打聲,不僅要喚醒芸芸眾生,也是在對位高權重的人,發出不平之鳴的抗議。

 

《相愛相親》

張艾嘉扮演的妻子,希望可以遵照母親的遺願,遷修父親在鄉下的墳墓,遭到大房的極力反對。在同時,女兒也想與男友步入禮堂,但男友的青梅竹馬卻在這時冒了出來。各種方法都試過,軟硬兼施都不行的妻子,氣急敗壞之餘,想找老公的支持,卻發現別的女人跟老公似乎過從甚密。

《相愛相親》凸顯三代不同的愛情觀,在現代社會產生的衝突,各種點滴在心頭。(甲上娛樂)
《相愛相親》凸顯三代不同的愛情觀,在現代社會產生的衝突,各種點滴在心頭。(甲上娛樂)

從一件遷建祖墳的案子,浮現出三個世代的愛情觀。無論是屬於上一輩的媒妁之言、貞節牌坊,還是新一輩的想愛就愛,以及50多歲,那種說不出口的愛,不同世代的愛情觀在劇中不斷交錯與拉鋸。也像是片名所暗示的,「相愛」「相親」都是相輔相成、無可取代的。

相較於許多在中國拍攝的電影,著迷於那些先進的摩天大樓、談吐光鮮眩目的一面,《相愛相親》完全看不到這些,甚至也拍出了一些老舊、固執、不知變通的一面。卻因為新舊並陳,讓這個故事更能打動人。

 

《嘉年華》

在海邊一處度假勝地,淡季時的海灘人煙稀少,空空的旅館等不到遊客,剩下一個少女在櫃檯充當員工。晚上有個男人帶著一對少女來開房間,雖然是各開一間,但好奇心起,她拿起手機拍下了監視器的畫面。不料一個星期後,兩位少女的家長憤怒不已,原來那個男人是有頭有臉的劉處長,其中一位開房間的少女還是她的乾女兒,「跟未成年少女共處一室」不僅是醜聞,也成了各方人馬角力的焦點。

《嘉年華》以淡季的濱海度假勝地,猶如年華逝去的殘破,敘說社會對女性的壓抑。(金馬獎執委會)
《嘉年華》以淡季的濱海度假勝地,猶如年華逝去的殘破,敘說社會對女性的壓抑。(金馬獎執委會)

「房思琪」顯然是今年不分中外,共通的焦點話題。從女作家的自殺,到好萊塢爆發製片性騷擾醜聞,《嘉年華》也透過未成年少女的性侵疑雲,對整個社會提出了質疑。片中也透過案件,點出眾人相:想趁機升官發財者有之、想要大撈一票者有之、想要追求正義真相有之。但隨著故事的進展,焦點慢慢轉移到其他的女性,她們也是活在不同的困境當中,無論是旅館員工討好男友必須承擔懷孕的後果,又或者無意間拍到監視器畫面的少女原是離鄉逃家。乍看好像是爆料、灑狗血的題材,卻能謹慎處理,深刻描繪人性。

 

《血觀音》

棠夫人是獨當一面的古董商,更栽培兩個女兒棠寧與棠真在她身邊一起打點,招待客人。透過棠夫人的高明社交手腕,無論是立院院長夫人、議長夫人、議員夫人,通通都是她的座上嘉賓,杯觥交錯之餘,大家都成了好朋友。但這天爆發了議員一家的滅門血案,不僅風聲鶴唳,也連帶扯出農會超貸的醜聞。在真凶未明之際,互相猜疑誰是幕後指使者,也讓脆弱的人際關係到達臨界點。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儘管整部片的故事圍繞著賄絡、貪瀆、超貸、炒作土地等社會新聞常見的官商勾結手法,但電影的主軸卻是一群女人,把我們耳熟能詳的政治社會版新聞,透過這些女性的立場,完全翻轉不同的視野。藉由滅門血案的外患效應,故事深入了棠夫人一家的內憂與衝突,拆解三人彼此間的心結,好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層讓人驚呼劇情逆轉,見識到人性的醜陋面,在看似小情小愛的格局,鋪陳出對於金權政治的嚴厲控訴。

更新時間|2017.11.25 07: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