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的消防員林永軒上月27日不幸葬身火海,疑似3項保命工具失靈導致悲劇。(翻攝林永軒臉書)
21歲的消防員林永軒上月27日不幸葬身火海,疑似3項保命工具失靈導致悲劇。(翻攝林永軒臉書)
社會
2017.11.12 00:00

【全文】消防署認定非殉職 揭年輕消防員枉死內幕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陳毅偉 宋岱融

新竹縣消防員林永軒上月27日喪身火窟,短短21年生命戛然而止,內政部長葉俊榮曾承諾盡全力以因公殉職辦理,並從優撫卹,但如今卻可能跳票了。

不僅如此,本刊調查,消防員出勤時一定配戴有無線電、空氣瓶、救命器3大保命工具,在林永軒身上全沒派上用場,讓他枉死在門旁5公尺處。林永軒的親友期盼政府對消防員保命設備通盤檢討,別再讓更多打火兄弟變成淚眼下的英雄。

11月1日上午,不幸喪命火場的年輕消防員林永軒靈堂,即使風很大,卻吹不散瀰漫在靈堂中令人窒息的思念。和林永軒同分隊的消防員坐在角落摺著紙蓮花,用無聲的悲傷送這位學弟最後一程。

 

因公死亡 撫卹少600萬

「不要哭,你哭我也會跟著哭。」痛失愛子的林永軒父母,打起精神向每一位前來弔唁的賓客致意,看見客人眼眶泛紅還主動安慰。對於大眾的善意和消防隊的照顧,林家父母不斷表示感謝,但談到悲劇究竟如何發生,2人陷入短暫沉默,只說真相已經不重要,希望兒子能好好走。

新竹縣消防局長孫福佑承諾以因公殉職從優處理,承諾卻在消防署的公文中跳票。
新竹縣消防局長孫福佑承諾以因公殉職從優處理,承諾卻在消防署的公文中跳票。

內政部長葉俊榮也在10月30日前往林永軒靈堂祭拜,當時他頻頻以手帕拭淚,還握著林家父母的手,承諾將盡全力以「因公殉職」辦理撫卹事宜,內政部、消防署和新竹縣消防局都會全力爭取從優撫卹。

但內政部長的承諾似乎跳了票,本刊接獲投訴,指消防署在本月3日發出的特急件,內容中定義林永軒是「因公死亡」而非殉職,二者的撫卹金相差至少600萬元。

根據法律規定,因公殉職必須符合「執勤職務時已有危難事故發生、執勤職務現場是高度可能讓救災人員死亡環境、明知有生命危險仍奮不顧身」三大要件;未符合這三要件,就算是在執勤職務時喪生都屬於因公死亡。因公殉職撫卹金最高可達2,000萬元,因公死亡則只有1,400萬元。

該公文在消防員間流竄,許多打火弟兄難以理解,無法想像衝進火海執行搶救任務竟不能被列為因公殉職,更有資深消防員心灰意冷,質疑政府連買命錢都要苛扣。

林永軒英勇救火連內政部長都動容,消防署的公文卻定義他是「因公死亡」。
林永軒英勇救火連內政部長都動容,消防署的公文卻定義他是「因公死亡」。

 

撤離落單 距門口5公尺

除了撫卹金,林永軒的親友更關心事件真相。根據檢方調查,林永軒死時口鼻有積碳,除雙膝輕微擦傷之外,並無其他外傷,負責急救的湖口仁慈醫院則發現他有吸入性嗆傷,致命原因雖未公布,但應和嗆傷有關。

昇陽光電廠日前發生火警,大火燒毀廠房設備外,也燒死1位年輕消防員。(翻攝畫面)
昇陽光電廠日前發生火警,大火燒毀廠房設備外,也燒死1位年輕消防員。(翻攝畫面)

檢警偵訊現場執勤相關同仁,發現林永軒第一次進入火場時,是與另一名有6年資歷的消防學長及廠房人員進入找尋起火點,當時3人都平安撤出,出來整裝後第2次再進去,因該名學長空氣瓶氧氣不足先行離開,沒想到悲劇就在此刻發生。

本刊記者找到當時同在火場的資深消防員,他透露,第2次進去火場時,現場煙霧極大需要排煙,現場指揮官判定有閃燃爆燃危險,因而下令撤出,但全員撤離到3樓樓梯口後才發現林永軒還留在火場。

現場指揮官立即派遣現場人員搜尋,但第1次進去並未發現林永軒,第2次進去才看到他倒在離門口僅5公尺的地方,當時已無生命跡象,緊急送醫後仍不幸身亡。

 

三救命器 全正常卻無用

5公尺的距離為何救不了林永軒?本刊調查,消防員出勤時身上必帶無線電、空氣瓶和救命器3大保命設備。根據官方說法,林永軒身上的設備經勘驗全部正常,似乎是一連串的「巧合」才釀禍。

林永軒被發現時,連接空氣瓶的肺力閥脫落,代表空氣瓶在他生前已無氧氣,必須拔掉求生。一般而言,空氣瓶有280帕,平均能用30分鐘,空氣量低於50帕時會發出80分貝的殘壓警報,代表裡面的空氣只能再撐5分鐘,由於殘壓警報聲音尖銳刺耳,就算周邊的人沒注意到異狀,消防員自己也會有所警覺。

救命器則是最後保命關卡,若消防員30秒不動便會發出聲響和紅光,停滯的時間越久,聲音越大,最高可達95分貝,用以向周邊同伴求救。重重保障看似能保護消防員的人身安全,但緊要關頭時,這些設備全部都沒派上用場。

新竹縣消防局初步調查發現,林永軒並未以無線電求救,且因「不明原因」沒聽到空氣瓶殘壓警報,救命器又疑似被林永軒身體壓住且浸在水中,在場所有人都沒有聽到救命器的尖銳聲響,3項保命工具全沒派上用場,才導致林永軒喪命。

 

未遵鐵則 同梯友難釋懷

除了保命工具沒派上用場之外,「同進同出」鐵則遭破壞恐怕才是最根本原因。林永軒被獨留火海,官方解釋是:「他走在後面,沒人注意到他沒撤離。」但這樣的說法難以說服林永軒同為消防員的同學。

陳茂軒與林永軒是警專33期畢業生,雖是隔壁班同學,但在每天的訓練和相處中培養出堅定情誼,畢業後仍彼此關心,原想著找時間相聚,沒想到竟接到噩耗。

林永軒的同學陳茂軒質疑「同進同出」鐵則遭破壞,才會導致年輕生命在火海中逝去。
林永軒的同學陳茂軒質疑「同進同出」鐵則遭破壞,才會導致年輕生命在火海中逝去。
林永軒父親(左3)強打精神處理愛子後事,消防弟兄也前來送這位年輕學弟最後一程。
林永軒父親(左3)強打精神處理愛子後事,消防弟兄也前來送這位年輕學弟最後一程。

「每次穿消防衣就會想到永軒,也不敢想他在走之前受了多大痛苦。」同在消防局服務的陳茂軒說,同進同出是消防員最基本的鐵則,最少2人1組能相互注意狀況,情況危急時還要在彼此身上綁繩,一有動靜便能立刻知道,在這樣的鐵則下,「走在後面」的解釋難以讓人相信,林永軒被遺忘在密布的濃煙中恐怕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一件消防衣要2到3人分,怎麼救火?」陳茂軒說,六都以外的消防設備普遍不足,消防衣每3年要換一次,但資金不充裕的縣市卻輪著穿用,消防人力短缺導致長時間執勤更是問題,都是壓倒消防員的最後一根稻草。

消防員的裝備重達40公斤,每次出勤更是以命拚搏。
消防員的裝備重達40公斤,每次出勤更是以命拚搏。
一旦消防員30秒沒有移動,救命器便會發生尖銳聲響,但在上月27日的現場救災人員卻沒人聽到,讓林永軒的同事相當自責。
一旦消防員30秒沒有移動,救命器便會發生尖銳聲響,但在上月27日的現場救災人員卻沒人聽到,讓林永軒的同事相當自責。

林永軒的親友則希望別再讓更多打火兄弟變成淚眼下的英雄,期盼年輕生命的離去能喚起官員們對消防安全的重視,而不是再次陷入「今日公祭,明日忘記」的循環之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