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項貽斐

王久良執導的紀錄片《垃圾圍城》曾在2010年促使官方改善北京周圍的垃圾場,王久良認為,該片之所以發揮的作用,媒體是一大功臣。因此接下來的紀錄片《塑料王國》宣傳前就考慮該如何給網路媒體更多圖片、給紙本媒體寫文章、給電視媒體影像素材。

《塑料王國》媒體版於2014年底開始在網路傳播的時候,已經慢慢起了警示作用,通過新聞或微信搜索,可以看到中國政府對廢棄塑料汙染取締、關停的消息。到了2016年底電影版出來,在國際影展獲獎受肯定,也讓中國政府改變政策。從2017年1月起,限制廢棄塑料進口,並在7月18日正式通知世界貿易組織(WTO),年底起拒絕進口高污染廢棄物。

「這個法律政策的改變,是中國將近30年來的第一次改變,也是徹底的改變,現在在山東或其他地方也看不到紀錄片裡的情況。」王久良自信地說,這部紀錄片在這一點上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拍片沒有比這樣的結果更高興的。

以紀錄片發起的兩場「垃圾革命」看見曙光,王久良從2015年開始的新項目《關於中國大地的一切》卻遇到狀況。今年元月王久良於網路平台「一席」的演講中,公布該項目拍到濫採礦石、山河破碎的駭人照片,影片4天內點閱達280萬次,隨即在中國網路上消失。但王久良笑說,「有人基於某些壓力要執行職務,我們都懂。」而他借助影像觀察人類行為對地貌影響,及每位個體與腳下大地關係的計畫依然進行。

王久良說,他最大的興趣是地理、經濟地理。新項目《關於中國大地的一切》是地貌研究的改變,超出攝影的概念,探討現行大規模人工地貌的研究,和背後經濟政治的邏輯。此外,他也正在籌備一部關於四川涼山彝族孩子的劇情片。至於為何要拍劇情片?他說,因為看到紀錄片的不足,「第一、我想更加自由的表達,不想受制於拍攝對象的倫理問題。第二、想更加高效率的表達,不再想為了一個觀念花費6年的時間。因為我的觀察很多、表達欲望強烈,想更加快速的表達出來,劇情片也許是更快的渠道。」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