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台灣
2017.11.27 10:00

台東水電工開民宿 大膽讓水管爬上門牆

文|牟迎馨    攝影|李明宜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這間客房從床架到牆面充滿水電工的突發奇想。
這間客房從床架到牆面充滿水電工的突發奇想。

拿起電話訂房,響了許久,話筒另一端傳來嘈雜的聲音,「不好意思,我正在做水電,有點吵。」民宿主人黃清譽扯大嗓門說,「我等一下查查有沒有空房。」我開始幻想這位台東水電工,畫面出現的不是猛男,而是三頭六臂的超人。

黃清譽(右)和女友嚴卉雅(左)共同經營民宿,用心款待旅人。
黃清譽(右)和女友嚴卉雅(左)共同經營民宿,用心款待旅人。

7時許,夜空拉上黑幕沒多久,池上小鎮已染上睡意,後火車站的中華路燈火闌珊,只有少數幾戶人家亮起燈火,「原來宿」的昏黃光色滲著不安份的個性,這場景很跳tone,畢竟池上是樸實的農村。

紅色的貨櫃屋大門在社區裡很搶眼。
紅色的貨櫃屋大門在社區裡很搶眼。
杯架用的是水電材料,粗獷有型。
杯架用的是水電材料,粗獷有型。

推開貨櫃屋大門,我的腦海冒出工業風,「工業風很簡單,不過很冷,我想營造的是鐵、木、石的原本模樣。」黃清譽溫柔解讀民宿的空間風格,下方寫著英文「Original Hostel」,原來,這是粗獷的原始風。

老屋縱深長達30公尺,大廳吧檯、沙發區各有閒情角落。
老屋縱深長達30公尺,大廳吧檯、沙發區各有閒情角落。
牆櫃擺滿各式書籍。
牆櫃擺滿各式書籍。
T恤做成面紙盒。
T恤做成面紙盒。

最叫人跌破眼鏡的是,留著型格小鬍子的清譽是水電工,只有25歲。「高中畢業後,我就離鄉到台北,跟在做建築的舅舅身邊,學水電。」他暗自偷學設計師、裝潢師傅的專業,心想有機會要打造自己的房子,2年前返鄉在表姊的民宿當管家,沒想到,第一個作品就是自己的民宿。

空間裡漫溢木頭芬多精氣味。
空間裡漫溢木頭芬多精氣味。

「租下這棟3層樓民宅,我第一件事先買工具。」黃清譽一手包辦拆除、水電、木工和裝潢,沒日沒夜,一個睡袋直接躺在工地裡,「坦白說,我是邊做邊想,翻閱雜誌,看人家如何設計空間。」他順著感覺走,去年初,夢想中的民宿總算完工。

水管門把抓住目光。
水管門把抓住目光。
房門口的鞋櫃,讓人忍不住又拍了張照片。
房門口的鞋櫃,讓人忍不住又拍了張照片。
大鐵桶洗手台,讓浴室時髦起來。
大鐵桶洗手台,讓浴室時髦起來。

很難想像,窮小子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打造出不做作的時尚空間。吧檯以鐵網包覆卑南溪撿來的圓石,櫃架、門把由水管接合而成,牆面傾斜出幾何線條,客廳拔地矗立苦楝枯木,四周以木材堆疊滿滿的森林氣息,原來,原來宿也是原來樹。

很多設計師偏好紅色,這間房嗅得到黃清譽對室內設計的熱情。
很多設計師偏好紅色,這間房嗅得到黃清譽對室內設計的熱情。
客房空間不大,細節看得出巧思。
客房空間不大,細節看得出巧思。

4個房間塗上強烈色彩,紅、黑、白、灰藍,「很多室內設計師喜歡用紅色。」黃清譽炯亮的眼珠露出作夢神情,他大膽出手、揣摩色彩應用,原木床架有型有款,搭配木料桌櫃、汽油桶洗手台,還有天線交錯的空中陽台,既衝突又和諧,這不受拘束的創造性格,是故鄉給他的養份。

這一間客房叫黑爵,有種神祕氣質。
這一間客房叫黑爵,有種神祕氣質。
黑爵房有露天陽台,放眼是小鎮屋頂風光。
黑爵房有露天陽台,放眼是小鎮屋頂風光。
蔬食早餐吃得到主人家的健康心意。
蔬食早餐吃得到主人家的健康心意。

往下繼續閱讀

多了民宿主人新頭銜,黃清譽沒放棄水電本業,還開始學鐵工,三不五時到隔壁的「金豐興鐵店」串門子,打鐵鋪走過百年歷史,火爐、風箱、鐵砧、鐵鎚封存在農業時空,儘管傳統農具沒落,店裡不再常有火苗飛竄,7旬老頭家黃錦龍津津樂道老行業點滴,細說鋤頭、鐵耙、犁耙、鐮刀、刈耙等農具,小街的溫暖和人情,始終沒走味。

「金豐興鐵店」老闆黃錦龍示範傳統打鐵。
「金豐興鐵店」老闆黃錦龍示範傳統打鐵。
打鐵鋪牆面掛滿各式農具。
打鐵鋪牆面掛滿各式農具。
原來宿
  • 地址:台東縣池上鄉中華路59號
  • 電話:0928-814-320
  • 房價:平日雙人房2,000元,含早餐。
金豐興鐵店
  • 地址:台東縣池上鄉中華路59-1號
  • 電話:089-862-340
  • 營業時間:08:00~17:00

更新時間|2017.11.24 14: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