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11.25 13:00

【全文】台灣婦黑學南韓買單 楊雅喆聯手美術設計說好戲

文|項貽斐     攝影|蕭志傑
飾演棠夫人的惠英紅(右)與陳莎莉在接待廳喬事情,牆上將軍像出自美術設計蔡珮玲之手。(双喜提供)
飾演棠夫人的惠英紅(右)與陳莎莉在接待廳喬事情,牆上將軍像出自美術設計蔡珮玲之手。(双喜提供)

電影《血觀音》編、導、演素質整齊,在今年金馬獎入圍7項,除由女性角度描述台灣金權政治的黑暗,更用美術設計來說故事,顏色、空間、擺設、道具均反映時代情境、呼應角色性格。

《血觀音》雖是台灣的白手套題材,卻有南韓片商相中,洽談翻拍版權。畢竟金錢賄賂、情色詐欺、拉幫結派沒有國界,好的創意,自然行走四海。

「你今天要吃土雞嗎?」「上次2斤的怎樣?」這不是菜市場的對話,而是賄賂的暗語。7年前,導演楊雅喆看到一則法官集體收賄新聞,幫忙收錢的都是他們的老婆或小老婆,談判時不講事由與價錢,是用「土雞」「幾斤」等代號。後來得知,其中一位法官專收骨董,戲如人生,社會新聞就成為電影《血觀音》的靈感。

「拿骨董文物賄賂的事,骯髒又美麗,而且幾乎沒人寫過白手套的故事,所以《血觀音》主角的職業就這麼定了。」楊雅喆編寫的故事,橫跨30年,圍繞惠英紅、吳可熙與文淇飾演的外省將軍遺族、棠家母女3人,棠家表面是骨董商,暗地周旋於政商之間,打通關節。如何講述這則優雅華貴又心機算盡的殘酷物語?楊雅喆借重今年四度入圍金馬獎的美術指導蔡珮玲,塑造影片氛圍。

《血觀音》中的美術設計圖,棠家華美接待廳採和洋融合風格,鋪上榻榻米之外,也有沙發、地毯。(双喜提供)
《血觀音》中的美術設計圖,棠家華美接待廳採和洋融合風格,鋪上榻榻米之外,也有沙發、地毯。(双喜提供)

儘管美術預算只有500萬元,卻得呈現權貴世界與時代感,戲稱是楊雅喆「腦粉」的蔡珮玲,硬著頭皮接下,「除搭景、擺設、大小道具都要考究,又得兼顧角色階級,真是一大挑戰。」

開拍前,楊雅喆先與美術、造型、攝影、燈光等部門討論全片統一的美學。「這劇本寫上流社會的骯髒事,他們很華美,就像各色盛開的花掉到淺淺的水裡,顏色還很斑斕但已朽爛。」各組分頭尋找「華美但朽爛的味道」,而在美術顏色上則用紅、藍、黑定調。

導演楊雅喆 (右)與美術指導蔡珮玲在《血觀音》中以顏色、空間、擺設、道具反映時代情境、呼應角色性格。
導演楊雅喆 (右)與美術指導蔡珮玲在《血觀音》中以顏色、空間、擺設、道具反映時代情境、呼應角色性格。

蔡珮玲為電影美術蒐集資料時,常由一個代表人物投射,「整個team從一個人去找資料,出來的設計就會在同一個世界。」由於《血觀音》是以30年前外省將領女眷為主,因此從蔣宋美齡身邊的官夫人發想;此外,棠家3母女都會畫畫,所以又從棠夫人為出發點,參考張大千的第一女弟子、書畫家方召麐的形象。確定由惠英紅出飾棠夫人後,又將服裝由外省「貴婦幫」的旗袍改成更西式、新潮的感覺。

楊雅喆強調,「其實無論美術或攝影,一切都是從棠府3人的心理動態思考。」片中棠府選在高雄橋頭糖廠的日式廠長宿舍,場地不算大,但楊雅喆要求得有「視覺上的庭院深深深幾許與叢林感」,讓人摸不清底細。蔡珮玲也想出因應之道:「利用鏤空或拉門上的玻璃切割,製造穿透的幻覺。但日式建築主色多為褐色,拉門的玻璃花色、壁紙與演員的服裝色彩就必須仔細考慮,用其他顏色來破掉棠府沉重的基調。」

 

面對拮据的經費,蔡珮玲另有應變之道:能租就租,自行動手,連將軍畫像都自己畫。

蔡珮玲表示,棠府日式房子的牆壁是白色的,鏡頭前很刺眼,與整體氣氛不搭,因是古蹟,不能整修,只好把壁紙貼在珍珠板,再用上下卡住的方式貼緊牆壁。棠府有兩個和洋融合的接待廳:自家用的樸實、招待賓客的華美,美術組還在華美接待廳原本的木地板上鋪上訂製榻榻米,「因為棠家人就是要告訴這些來討茶水喝的賓客:不管你們的身分是什麼,進了我家門就是得脫鞋,跪著。」

日式建築主色多為褐色,演員吳可熙(左)、文淇的服裝色彩可緩和沉重的基調。(双喜提供)
日式建築主色多為褐色,演員吳可熙(左)、文淇的服裝色彩可緩和沉重的基調。(双喜提供)
2012年以《星空》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的蔡珮玲(左二),與導演林書宇(中)、演員林暉閔(右二)等一起走星光大道。(東方IC)
2012年以《星空》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的蔡珮玲(左二),與導演林書宇(中)、演員林暉閔(右二)等一起走星光大道。(東方IC)

電影的「控制」主題,也延伸至美術道具。「像棠真的房間,其實不是少女的房間,是棠夫人為她搭配的。小女孩不會有陰鬱的窗簾,也不可能用可掀式骨董書桌。裡面沒有棠真可決定的東西,雖然是她的空間,但不屬於她。」

配合棠夫人骨董商背景,棠家的家具也從蒐藏家那裡找,即使擺飾的小東西都是真品,連燈都是骨董。蔡珮玲面對拮据的經費,另有一套應變之道:能租就租,自行動手。片中的將軍畫像,外包可能很貴,於是蔡珮玲自己畫,省時又省錢。「沒足夠資金租家具,就用布搭配,因為簡單快速,換一條布就變成另一張沙發。」

蔡珮玲今年以《血觀音》4度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
蔡珮玲今年以《血觀音》4度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

蔡珮玲笑說,美術組多半有蒐集癖,到處撿東西,楊雅喆還虧美術組是「垃圾組」。她愛蒐集布料、某個助理的媽媽喜歡蒐藏老東西,劇組常去她家搬。美術組甚至在高雄找到一個阿嬤,有兩間透天厝的舊物,片中警察局裡的屏風、躺椅就是從那裡挖來的。

美術組的製作費一半花在棠家,但蔡珮玲做《血觀音》想最久的,一個是冥婚、一個是最後醫院的場景。冥婚是喪事但卻是婚禮,必須考慮傳統、也要符合電影的荒謬感,所以依據民俗資料搭冥婚的竹棚、使用粉紅、綠、黑等奇怪顏色,還有蚌殼精、雙生子,婚禮愈盛大、感覺愈恐怖。

結尾的醫院戲,如何設計出角色心境的空間,讓蔡珮玲傷透腦筋。製片組一直尋找高級病房,但愈高級的病房愈像臥室,她不要。「最後想到,應該要像畫廊。年老的棠夫人被送到高挑、簡潔、優雅、但很疏離的環境中,地板光潔如鏡,因為她只是藝術品,被供在那裡。」

除了曾與楊雅喆、林書宇、侯季然等台灣導演合作,蔡珮玲也是王家衛監製電影《擺渡人》的美術設計。「王家衛地位很高,但非常用功、幾乎不睡覺,不停搜尋世界上所有的資料丟給我、每天都有新想法,卻不講明要怎樣的美術風格。」蔡珮玲透露,「幸好我大概一星期後捉到他要的中心思想,答案就是art deco(裝飾藝術)。他常在深夜11、2點通知2天後要搭某個景,逼得我當晚把所有的圖做出來、還要估價,第2天一早準時發包。」

《血觀音》裡的醫院病房的設計圖。(双喜提供)
《血觀音》裡的醫院病房的設計圖。(双喜提供)
《血觀音》裡的醫院病房依照設計圖,打造出潔白優雅又冰冷疏離的感覺。(双喜提供)
《血觀音》裡的醫院病房依照設計圖,打造出潔白優雅又冰冷疏離的感覺。(双喜提供)

 

《血觀音》裡女人的穿針引線都是權謀,電影如果掌握到新鮮的題材、共通的人性,就能引來共鳴。

經歷《擺渡人》的震撼教育,蔡珮玲認為,王家衛就是在測試,「因為有答案可能會限制發展,所以他故意不給答案,讓你想出他沒看到的。」蔡珮玲接下《血觀音》,更能隨機應變,在一個半月交出亮眼成果。

《血觀音》入選今年釜山影展「亞洲之窗」單元,在當地放映後,翻譯告訴楊雅喆:「這個片子在韓國一定中,因為我們有朴槿惠。」果然不久就有韓國片商洽詢翻拍版權。楊雅喆表示,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女性密友操弄,和《血觀音》裡女人的穿針引線都是權謀,「閨密門」無分地域,就是這麼一回事。電影如果掌握到新鮮的題材、共通的人性,就能引來共鳴。

蔡珮玲在金城武與張榕容主演的《擺渡人》中,捕捉到監製王家衛希望的裝飾藝術風格。(澤東提供)
蔡珮玲在金城武與張榕容主演的《擺渡人》中,捕捉到監製王家衛希望的裝飾藝術風格。(澤東提供)
楊雅喆
  • 生日:1971年7月17日
  • 學歷: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
  • 重要獎項肯定:
    1. 2002年《違章天堂》獲金鐘獎最佳導演、編劇
    2. 2008年《囧男孩》獲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
    3. 2012年《女朋友。男朋友》入圍金馬獎最佳影片、導演等7項
    4. 2017年《血觀音》入圍金馬獎最佳影片、導演等7項
蔡珮玲
  • 生日:1976年4月8日
  • 學歷:復興商工美工科日間部畢業
  • 重要獎項肯定:
    1. 2009年《如夢》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
    2. 2012年《星空》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
    3. 2013年《南方小羊牧場》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
    4. 2017年《血觀音》入圍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

更新時間|2017.11.20 18:5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