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2017.11.22 02:54

博崴媽媽走出喪子痛 星國學生搶來台報名面山學校

文|林俊宏    攝影|林俊宏

本名杜麗芳的博崴媽媽,她的獨子張博崴在2011年攀登白姑大山時,發生山難失蹤,警消搜索51天後一無所獲,最後被民間嚮導黃國書花了1天半在離登山口不遠的溪谷尋獲大體。

一群來自新加坡的學生被博崴媽媽成立的面山學校吸引,來台在原住民部落參加登山教育活動。
一群來自新加坡的學生被博崴媽媽成立的面山學校吸引,來台在原住民部落參加登山教育活動。

這些年來,博崴媽媽為了提升官方搜救山難能力的不足,化沉痛為力量,原本是登山門外漢的她,不但親身力行,走向戶外,參加救難團體活動,還拾起書本,一本接一本書地閱覽、還積極推動「面山教育」、「山難救助體制」工作,防制山難發生不遺餘力。

博崴媽媽協助官方成立面山學校後,深入國內外各學校,深根教育孩子登山觀念,不只鼓勵孩子走向戶外,向大自然學習,她的熱情還感召了一群來自新加坡的學生來台,用單車體驗東台灣的自然生態旅行。

今天(21日)是活動的第2天,一群人從花蓮玉里出發,騎著自行車道經歐亞與菲律賓板塊交接處再到東里,隨後轉到中央山脈山下的國際森林自行車道,再繞進池上吃便當,餐後再到大坡池伯朗大道天堂路,並轉進布農族的紅石部落,在面山學校紮營學習體驗戶外生活技能。

博崴媽媽積極奔走,呼籲政府重視登山教育,台東縣政府利用閒置的崁頂國小紅石分校,成立全國第一所面山學校,對於一個媽媽而言,最傷心莫過於失去最心愛的孩子,不過,博崴媽媽做到了!從2011年起,她先在立委田秋堇和中華人權協會的幫助下,陸續在立法院召開公聽會。

會議達成多項結論,包括消防署編列預算強化搜救、定期結合原住民演練山難救援、成立高山型國家公園專屬搜救隊等,並將野外納入緊急醫療救護,修訂了野外緊急醫療救護法,對台灣的山難預防有相當大的貢獻。

一群來自新加坡的學生被博崴媽媽成立的面山學校吸引,來台在原住民部落參加登山教育活動。
一群來自新加坡的學生被博崴媽媽成立的面山學校吸引,來台在原住民部落參加登山教育活動。

失去愛子的博崴媽媽,將小愛化為大愛,即使到現在,只要聽到山難,博崴媽媽總是幫忙打電話向政府機關或各地民間救難團體求救。她的愛子博崴因山區標識不清及官方救援等不力因素,山難過世,台北地院已認定南投縣消防局有疏失、判賠267萬元,南投縣府不服仍上訴中,但博崴媽媽強調,她打官司只是要喚醒政府對於登山安全的重視,提升山友安全,即使官司勝訴定讞,她一毛錢也不要,全都要用來成立基金會,建立安全的登山機制。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