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7.11.26 06:34

【影評】《血觀音》 走不出的輪迴

文|翁健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血觀音》讓觀眾看到官夫人、貴婦、社交名媛建構起一個有趣的人脈網路,這個網路當然不是來當閨密用的,是來暗渡陳倉。(双喜提供)
《血觀音》讓觀眾看到官夫人、貴婦、社交名媛建構起一個有趣的人脈網路,這個網路當然不是來當閨密用的,是來暗渡陳倉。(双喜提供)

有時候,人生一時無法解答的疑惑,會在多年後的電影院出現答案。像是我在時尚雜誌的短暫工作期間,完全無法理解他們的生態,還有自命高人一等的總編是在跩什麼鬼。誰想到數年後冒出一部《穿著Prada的惡魔》,讓我看的津津有味,原來發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亂七八糟蠢事,是讓我看懂這部片呀!

《血觀音》以女性的觀點,看待金權政治運作下的另外一個面貌,裡頭影射有藍也有綠,大家可以自己對號入座。(双喜提供)
《血觀音》以女性的觀點,看待金權政治運作下的另外一個面貌,裡頭影射有藍也有綠,大家可以自己對號入座。(双喜提供)

後來我又在另外一個公司上班,無法明白老闆幹嘛那麼在意人際關係,花那麼多力氣在社交,幾乎成天都在「認識人」,都在繞著別人轉,完全沒有自己的人生(好無聊)。結果這些困惑在《血觀音》得到解答,啊,這就是所謂交際花的人生!交際花不是只有陪人家喝酒、吃飯、逛街、買東西、喝下午茶、當閨蜜這麼簡單,真正的交際花要像《血觀音》的棠夫人那樣,左右都要逢源。

但《血觀音》的創作動機當然不是來解決我的疑惑,翻翻政治版、社會版,從慶富的一銀超貸、大巨蛋的二審判決,這些新聞都圍繞著「如何圈地」「如何官商勾結」「如何炒作」幾個主題,但這些人是怎麼辦到的?《血觀音》恰好可以回答這一切,只是換一個角度,從事情的另外一面切入,從那個結交三教九流、附庸風雅的棠夫人切入。

當然所有以利益交換為出發點的人際關係,都是異常脆弱,只要有事情發生,大家都會急著互相切割、棄船。 (双喜提供)
當然所有以利益交換為出發點的人際關係,都是異常脆弱,只要有事情發生,大家都會急著互相切割、棄船。 (双喜提供)

某個程度,你也可以把這部片,當成導演楊雅喆上一部作品《女朋友‧男朋友》,第三段的解答。還記得故事來到第三段,劇中人變成了壯年,他們應該是享受人生夢想的實現。但事業有成的林美寶只能跟王心仁談地下情,陳忠良也只能被動等待已婚的情人徐強來找他,為什麼當年他們一起奮鬥、期待台灣美好的未來,真正發生時,他們只能坐困愁城?台灣發生了什麼事?民主社會怎麼了?

惠英紅(中)飾演棠夫人,吳可熙(左)飾演棠寧,14歲的文淇飾演棠真。(双喜提供)
惠英紅(中)飾演棠夫人,吳可熙(左)飾演棠寧,14歲的文淇飾演棠真。(双喜提供)

《血觀音》成了所有失落的解答,只是這回透過女人的明爭暗鬥,更放大了人性的陰暗面。對於這樣的共業,我們往往閉口不談,以為關了一個總統、判了一個高官的重刑,就可以解決一切。不,《血觀音》告訴我們,假使我們不願意面對自我的劣根性,我們永遠都會困在這裡頭,走不出的輪迴。就像棠真覺得這一切沒有什麼不好,但已經覺得「這一切實在很不好」的棠寧,不管怎樣勉強自己、醉生夢死,也沒有辦法習慣與接受。

至於我們自己,會變成棠真還是棠寧,抑或者棠夫人,這倒是最有意思的問題。

更新時間|2017.11.22 16: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