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11.25 23:56

【金馬54】惠英紅影后終圓夢 淚崩謝《血觀音》導演

文|熊景玉 ​唐千雅    攝影|攝影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以當仁不讓的姿態,惠英紅終於圓了自己的夢,成為金馬影后。
以當仁不讓的姿態,惠英紅終於圓了自己的夢,成為金馬影后。

從入圍名單一公布,媒體開始看片,惠英紅就一直是呼聲最高的影后人選。從打女轉行演技派的她,曾憑《心魔》摘下第47屆金馬女配角獎,惠英紅不諱言超想升級當上金馬影后,這次在《血觀音》演出腹黑深沉的棠夫人,強大氣場震懾了觀眾,也打動了評審。

以當仁不讓的姿態,惠英紅終於圓了自己的夢,成為金馬影后。
以當仁不讓的姿態,惠英紅終於圓了自己的夢,成為金馬影后。

當頒獎人李安與金球影后傑西卡雀絲坦在台上念出得獎者惠英紅的名字時,惠英紅先是驚訝不敢相信,隨即握拳為自己振奮打氣,走上舞台前更合掌向台下致謝,而上台時更握了兩秒麥克風柱讓自己鎮定。

她先向大家致歉,表示真的有點暈,之後哽咽地說:「十幾年前我來到金馬獎,當時自己入圍女配角,但沒拿到。當時我覺得自己做得不好,我的希望就是有一天站在這裡拿最佳女主角。

這時惠英紅已經淚崩,繼續說:「2009年我拿了女配角,我告訴自己,我要發揮好,我是專業的,我要每一個角色都讓你們驚奇!」

她繼續說:「感謝評審,感謝導演在那麼多人中選中我。我看到劇本非常想演這個角色,所以在跟導演見面時耍了點小手段,我在試鏡時已經將自己想像的棠夫人演給導演看,這個機會讓我可以發揮小宇宙,給大家看到惠英紅有另一面。

她最後要將影后獎與戲中2個女兒吳可熙及文淇分享,也發下豪語,拿到獎也不會放棄,她希望會再來(金馬獎)!

到了新聞中心後台,惠英紅已經平復情緒,非常開心非常嗨。她說自己原先只是故做輕鬆,誰知一站起身就頭暈眼冒金星。她說:「應該是金馬40那屆,我輸了,但我一直在揣摩很多角色,我找到一個方法就是說,演戲跟人生一模一樣,所有的角色都在人生裡都找得到。我真的在想,也不要貪心,我要再演,演一個讓觀眾覺得,『哇,惠英紅不得了!』的角色,這是我的願望。」

《血觀音》的棠夫人笑裡藏刀,腹黑心機得令人不寒而慄,是惠英紅近年來一次巔峰的演出。(双喜提供)
《血觀音》的棠夫人笑裡藏刀,腹黑心機得令人不寒而慄,是惠英紅近年來一次巔峰的演出。(双喜提供)

惠英紅對工作的敬業,經由楊雅喆事後透露,才令人更有感覺。原來,在《血觀音》剛開拍時,惠英紅罹患失智症多年的母親過世了,她繼續拍攝,直到出殯前才趕回去。說來,每個機會惠英紅都不肯錯手放過,她16歲時演《射鵰英雄傳》的穆念慈,雖是第一次演戲,但惠英紅回頭看看當年自己的表現,仍是滿意的。

「我第一天拍就是拍穆念慈跟爸爸被抓到牢裡去,那場感情戲,我到現在看,都沒發現自己是第一天拍戲。很多人當時都以為我拍了很久,如果有看過這部片子,你們翻出來再看,那場感情戲我調理得非常好。」

之後她簽入邵氏,開始了女打仔的歲月,別人不肯真槍實彈地挨拳,她肯,所以她有機會,甚至以武打電影《長輩》拿下第一屆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但她下一座金像獎影后,竟然要等到快30年後。

中間許多人生浪潮,她面對香港電影的轉型,動作電影市場的改變,她自費拍全裸寫真,為了證明自己不只能演女打仔。但真的就是低潮,到都是小角色或幾乎沒有工作時,她幾年沒開工,痛恨自己,無法看到自己的臉,患了憂鬱症的她,甚至吞安眠藥自殺,醒來看到媽媽的淚眼,惠英紅真的死過再重生。2010年的《心魔》,拿下金像獎影后,惠英紅真的跟心魔當上朋友,方能駕馭它。今年4月才又三度摘下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這次金馬又得獎,更創下了同一人在同一年憑不同角色分別在台港兩地封后的紀錄。

所有的寫實都是惠英紅的能量,她拍以失智症為題材的《幸運是我》。惠英紅的母親就患失智症多年,她知道母親的大腦萎縮成雞蛋大小時,眼淚止不住,也把這種崩潰的悲傷用到《幸運是我》的重要一幕。演的是母親,也是她自己,惠英紅把所有的悲歡都凝成更精練的情緒。

從一開始要與《血觀音》的導演楊雅喆見面,惠英紅就已經「棠夫人上身」;為了唱幾句歌,不惜花港幣8萬元拜師上課學唱歌。惠英紅展現的不只有演技,還有她為角色下的苦功,尤其她片末躺在病床上,喉頭發出瀕死起痰的聲音,那種發自內心深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絕望感,驚人的演技令她一舉擊敗自己的偶像張艾嘉、連奪金鐘電視電影視后、台北電影節影后的尹馨等人。

更新時間|2017.11.26 00: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