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11.30 06:31

【鏡大咖】中二怪奇物語 文淇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大家對她的注目及讚賞,獅子座的文淇說了:「其實都會對我有壓力,很怕下一次可能沒有大家想像的好。」
大家對她的注目及讚賞,獅子座的文淇說了:「其實都會對我有壓力,很怕下一次可能沒有大家想像的好。」

她2003年出生於台灣,4歲移居至中國,8歲拿到新絲路中國少兒模特兒大賽全國總冠軍,10歲拍戲,14歲這刻當下,她同時以電影《嘉年華》與《血觀音》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與女配角的提名,台上爆淚成為女配角得主。各式聲響只是下前奏鼓點,一切才剛開始。

不只在童稚上展示天真,更掘出暗黑蠢蠢欲動的能力。眼神曾往地獄中凝視,臉上依然如同未曾經歷過,花朵一樣綻放笑容。

演戲是文淇往內心與世界雙向探索的物語,以為世間種種情事已經夠怪夠奇,偏偏就有文淇這樣的人,太過純真、太過年輕、太過威能,大人世界裡的大人看到她皆為之一震,欸,不必太費心去冒險去追劇,眼前就是活生生的怪奇物語。

秋接著冬,天氣並不太穩定,早上還算和煦的微風,下午可能轉為陰冷綿雨。看《血觀音》裡文淇情緒的變換,人也如同經歷氣候驟變。訪問時這才發現,原來文淇的年紀在台灣還看不了分級輔15的《血觀音》。

文淇曾是兒童模特兒大賽的總冠軍,之後成為童星,零星參與戲劇演出。當導演楊雅喆苦惱於《血觀音》的小女兒一角要找誰來演時,有人介紹一個現在住在中國的台灣女孩文淇給他,說她很會演。

除了符合於年紀的天真清麗之外,文淇能演出最難詮釋的黑暗,又可以像睡蓮一般,冷靜到無動於衷。
除了符合於年紀的天真清麗之外,文淇能演出最難詮釋的黑暗,又可以像睡蓮一般,冷靜到無動於衷。

明明知道就是個孩子,但前後兩場文淇的關鍵戲,情欲之血之色,如泥土吹來古老而複雜的氣味,是有刻度指標的,可以把人的心調暗了一格再一格,是那樣的黑。但畢竟青春正如膠原蛋白一樣飽滿不缺,14歲的文淇本人當然是亮晶晶的,咯咯笑時,眼睛與臉頰興奮擠到了一起,所有說話尾音也往上飄。

戲裡演她母親的惠英紅,之前接受本刊專訪時,說起文淇令她印象之深:「我真的覺得這個女孩很像我,因為很少14歲能那麼淡定。她在現場很淡定,可是她的氣場很強大,因為這幾年,可能都習慣了,年輕演員第一天跟我對戲的時候,會害怕我。可是文淇沒有耶。」

聽到惠英紅這樣說她,而且是種極大的讚美了,文淇又孩子氣咯咯笑,「真的嗎,沒有耶,我看到她很緊張。」

 

冷冰冰看著惠英紅抓狂起來

其實文淇根本怕死了⋯「我真的被她嚇到,是我們剛剛認識,剛剛開始拍,拍到有一場戲時,全是紅姐的台詞,而且台詞裡還有日語,非常難背,她一直背,結果講不對。」「她就自己崩潰發飆,自己尖叫打自己。我們當時所有人就默默的看著她,我自己心裡有被嚇到,我就想,敬業的演員就是這個樣子。」

以14歲來說,看到惠英紅瘋狂之後,觀察之餘還能交出心得報告,文淇也算得上是十分冷靜了。

文淇的成長過程是明亮順暢的,所以演戲時,周遭的人都特別留心她的心理狀態。
文淇的成長過程是明亮順暢的,所以演戲時,周遭的人都特別留心她的心理狀態。

她表情常常超齡,但一笑,就又切換回去。棠真是一個被創造出來的角色,文淇卻是真實的,在沉著淡定中展示了她性格的力量,她瞇起眼,「只要上戲,我就會完全進入那個狀態,完全不會不好意思或害怕。」

最早先楊雅喆說文淇個性中二時,文淇曾反駁自己並不是。「我一開始真的想要洗刷,但難以抵擋中二的魅力。」

 

笑咪咪一秒變回中二起來

乖巧的她,後來真的也就從了,接受這種設定。「沒關係,在他心中,我是中二少女。我已經習慣了。我一開始覺得自己沒有那麼中二。他就一直說:『妳是裝成熟』,後來我就感覺被洗腦了,隨便啊。」活跳跳的中二,也不忘回頭戲謔婊楊雅喆:「導演跟我講話時,會切換講話的方式,就少女。」

「我會認真去做,可能成熟懂事還算不上。」文淇以《嘉年華》入圍金馬女主角獎,演劇中身世可憐的黑工少女時,她還不到14歲。那個角色,打掃房務身手俐落,心中知道一個骯髒的祕密,臉上的表情卻必須木然厭世。

就算動作長相都還稚氣,文淇眼神裡往往有戲,戲不是來自人生經驗,而是領悟的天分。
就算動作長相都還稚氣,文淇眼神裡往往有戲,戲不是來自人生經驗,而是領悟的天分。

當戲裡所有的情緒都往內裡壓的時候,根本就和文淇體內正萌發的青少年性格相互拔河,矛盾與變化同時要找她。

文淇沉了0.3秒後承認,「演完那個角色有點跳脫不出來吧。」

「到後面覺得好痛苦之類的,因為整個故事就是很壓抑,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有一段時間,覺得太痛苦,乾脆就沉浸在痛苦的角色裡。其實就是不想出來,可能覺得太累了,剛進去,結果又要被拉出來。」後來媽媽察覺到她的狀態,要文淇多和朋友家人聊開心的事,她瞇瞇眼笑了起來:「變回,中二。」(果然過度敬業,完全接受了中二角色設定。)

 

嘴嘟嘟很少女煩惱起來

她的威能之一。雖然這是當天第15個通告(!)但文淇思緒集中,會好好聆聽別人說話,剛剛才提及的事,過一會她有更多想法,會繼續以她的方式回應。

威能之二,是那些總是往心裡找,痛苦的事情,她很快就能忘掉。

「當我回憶起拍片的經歷,我往往只記得好的事情,痛苦的事情都一併忘掉,不會特別記得痛苦,對我來說非常好。《嘉年華》能不看就不看。在釜山影展看《血觀音》,看完有一小會兒壓抑,睡覺之前就沒有了。」

文淇承認,她常演她不能理解的事,總是透過溝通與想像,去觸到人性的怪奇世界。
文淇承認,她常演她不能理解的事,總是透過溝通與想像,去觸到人性的怪奇世界。

要怎麼演,就看著一個人在眼前這樣死掉,她還沒看過生老病死,原本怕文淇演不好的楊雅喆,曾威脅要她去看小動物死掉的影片,但終究,文淇就把恐懼、欣喜與迷茫全都凝在眼神裡。第一次看完電影,她想起些什麼?「覺得很震撼,回憶起拍片時很多事情。殺死翩翩,人生沒有想像過這樣的事,一個少女,在棠真身上發生了什麼。」說完她又張大眼睛輕聲笑了起來。有些黑影,來了又走了。

不同的濕度與氣溫條件,讓每一片雪花裡的冰晶形狀都如此獨一無二。文淇4歲隨台商父母移居中國,說起6歲為何進藝術班就讀,她說:「其實只是因為家在學校旁邊,拉筋、壓胯、跳舞。我每天哭,說不要上藝術班,但不知不覺堅持了6年。」

為了演戲,缺課時她請家教補課,拍到太累,她會裝病。「跟老師講時,我有點難受。其實我還滿乖的啊。」

文淇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台上飆淚,謝導演楊雅喆看到她的中二。(楊兆元攝)
文淇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台上飆淚,謝導演楊雅喆看到她的中二。(楊兆元攝)

文淇想起紅姐惠英紅與她一起競逐最佳女主角,又與桃姐葉德嫻同組廝殺搶女配角,怪物少女的旅程如此驚奇,是一下從地球咻咻衝進了外太空星群。「金馬對我來說真的很遙遠,覺得是很久很久以後才會遇到,當時一知道入圍,覺得太不可思議。」最不可思議的應該是,最後她跟惠英紅各自都拿下獎,整場金馬,文淇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就連這樣都有一種莫名的萌。

「演到現在,就真的想把演員當成是自己的職業。」但除此之外的事,文淇的煩惱,就真的是國中生的煩惱。現在國三,明年要考高中入學考的她說,除了請家教,有空就拚命讀。

在微博上,文淇顯示了自己中二幼稚的那一面。(翻攝自文淇微博)
在微博上,文淇顯示了自己中二幼稚的那一面。(翻攝自文淇微博)

還有她正處於成長期,有著受到內分泌影響、難以掌握的身材。「大家(同劇的溫貞菱、吳可熙)都很瘦,我就很容易走形,膠原蛋白很多(這究竟是炫耀還是煩惱?)很容易發胖,不能吃愛吃的東西。」文淇說起珍珠奶茶、巧克力、鹽酥雞、蛋糕,眼睛裡一閃一閃,面容清澈透亮,說自己很容易因為吃就得到滿足快樂,是多美好的少女時代。

 

場邊側記

要文淇玩仙女棒,她沒有拒絕,事實上,不管是台灣仙女棒或是中國用語的冷煙花,文淇都沒有玩過。看仙女棒在手上綻放,文淇卻是很害怕。拍照經驗再豐富,此刻她就只是個孩子。

怪物少女 文淇

2003年8月10日生,4歲與父母移居中國。2013年開始參與拍攝公路電影《過山車》,以電影《嘉年華》和《血觀音》分別獲得第54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與最佳女配角的提名,最後奪下第54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

更新時間|2017.11.29 21:5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