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她2003年出生於台灣,4歲移居至中國,8歲拿到新絲路中國少兒模特兒大賽全國總冠軍,10歲拍戲,14歲這刻當下,她同時以電影《嘉年華》與《血觀音》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與女配角的提名,台上爆淚成為女配角得主。各式聲響只是下前奏鼓點,一切才剛開始。

秋接著冬,天氣並不太穩定,早上還算和煦的微風,下午可能轉為陰冷綿雨。看《血觀音》裡文淇情緒的變換,人也如同經歷氣候驟變。訪問時這才發現,原來文淇的年紀在台灣還看不了分級輔15的《血觀音》。

文淇曾是兒童模特兒大賽的總冠軍,之後成為童星,零星參與戲劇演出。當導演楊雅喆苦惱於《血觀音》的小女兒一角要找誰來演時,有人介紹一個現在住在中國的台灣女孩文淇給他,說她很會演。

大家對她的注目及讚賞,獅子座的文淇說了:「其實都會對我有壓力,很怕下一次可能沒有大家想像的好。」
大家對她的注目及讚賞,獅子座的文淇說了:「其實都會對我有壓力,很怕下一次可能沒有大家想像的好。」

明明知道就是個孩子,但前後兩場文淇的關鍵戲,情欲之血之色,如泥土吹來古老而複雜的氣味,是有刻度指標的,可以把人的心調暗了一格再一格,是那樣的黑。但畢竟青春正如膠原蛋白一樣飽滿不缺,14歲的文淇本人當然是亮晶晶的,咯咯笑時,眼睛與臉頰興奮擠到了一起,所有說話尾音也往上飄。

戲裡演她母親的惠英紅,之前接受本刊專訪時,說起文淇令她印象之深:「我真的覺得這個女孩很像我,因為很少14歲能那麼淡定。她在現場很淡定,可是她的氣場很強大,因為這幾年,可能都習慣了,年輕演員第一天跟我對戲的時候,會害怕我。可是文淇沒有耶。」

聽到惠英紅這樣說她,而且是種極大的讚美了,文淇又孩子氣咯咯笑,「真的嗎,沒有耶,我看到她很緊張。」

 

冷冰冰看著惠英紅抓狂起來

其實文淇根本怕死了⋯「我真的被她嚇到,是我們剛剛認識,剛剛開始拍,拍到有一場戲時,全是紅姐的台詞,而且台詞裡還有日語,非常難背,她一直背,結果講不對。」「她就自己崩潰發飆,自己尖叫打自己。我們當時所有人就默默的看著她,我自己心裡有被嚇到,我就想,敬業的演員就是這個樣子。」

以14歲來說,看到惠英紅瘋狂之後,觀察之餘還能交出心得報告,文淇也算得上是十分冷靜了。

文淇的成長過程是明亮順暢的,所以演戲時,周遭的人都特別留心她的心理狀態。
文淇的成長過程是明亮順暢的,所以演戲時,周遭的人都特別留心她的心理狀態。

她表情常常超齡,但一笑,就又切換回去。棠真是一個被創造出來的角色,文淇卻是真實的,在沉著淡定中展示了她性格的力量,她瞇起眼,「只要上戲,我就會完全進入那個狀態,完全不會不好意思或害怕。」

最早先楊雅喆說文淇個性中二時,文淇曾反駁自己並不是。「我一開始真的想要洗刷,但難以抵擋中二的魅力。 」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