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鄒保祥

橘熊科技創辦人王蘭芳與擔任總經理的另一半秦永澤共用辦公室,介紹他出場前,她習慣以「我的先生是乾貨」,一語雙關描繪其務實個性。夫妻倆,一個感性、一個理性,截然不同的成長背景,因工作相識相戀,秦永澤曾創業失敗,王蘭芳不離不棄陪伴還清2千萬元債務,無怨無悔的她笑稱:「我是投資績優股!」

當輔大中文系畢業的王蘭芳,遇上政大經濟系的秦永澤,會擦出什麼火花?「我們兩是很極端的人!他是比較理性的人,我是比較感性的人,一開始常吵到翻桌呀!」創業第1年秦永澤即加入團隊,夫妻倆每天同進同出、共用辦公室,經過多年磨合,已有到家不談公事、減少吵架發生率的默契。

 

個性迥異 感性妻遇上理性夫

王蘭芳自認數字觀念弱,舉例來說,看到1件漂亮衣服,她腦中會立刻浮現「我可以訂多少錢」,但先生習慣精算成本,再回推「可以賣的價格是多少錢」,王蘭芳坦言:「我們中間會有段數字的拉鋸,但通常都是依他,他比較負責整個營運數字的部分。」

夫妻倆都是工作狂,女兒還在襁褓時期,就在公司陪爸媽加班。(王蘭芳提供)
夫妻倆都是工作狂,女兒還在襁褓時期,就在公司陪爸媽加班。(王蘭芳提供)

人的個性養成和家庭教育與成長環境息息相關。秦永澤出生軍公教家庭,父親是教官,從小養成嚴謹個性,劍及履及的行事作風,偶爾會給員工造成不小的壓力。王蘭芳皺著眉頭說:「有時候我可能覺得這太操了,員工已經快受不了了、快哭了,我會說『要不要緩一緩?』,但他通常會很堅持地回答『這個再不做就來不及了!』」

又或者官網改版,「我會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客人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路徑,但他就會覺得這樣是不對的,一定要力求完美。」王蘭芳常提醒秦永澤感覺一下周邊同事的感覺,但往往得到的回應是「我看到的是市場的冷酷」,讓她又好氣又好笑。

王蘭芳(左)與秦永澤每天同進同出,夫妻倆共用一間辦公室。
王蘭芳(左)與秦永澤每天同進同出,夫妻倆共用一間辦公室。

 

創業失敗 上司下屬角色對換

旁人好奇,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如何相識相戀?王蘭芳快人快語答:「2000年我轉換工作去當他的特助,當時他是一個擁有大約200名員工的公司老闆,做網路線上教學,但因為年輕人創業,完全都不懂得財務控制,資金燒光後,就直接泡沫化……」

若不是被妻子「破梗」,秦永澤其實不輕易談起過去。當年,他和台大研究所學長一同創業,公司拿到富邦與蕃薯藤創投基金,旁觀者清的王蘭芳分析:「他們一心一意只想把商品做得更好,但通路根本沒打出去,還在設計廣告要怎麼推時,就在忠孝東路四段的富邦大樓租了400坪辦公室,有點是小孩玩大車。」

王蘭芳清楚記得,自己5月應徵上特助,公司9月就收攤,她陪著秦永澤慘烈收尾,包括人員遣散與退保全都自己來,她苦笑說:「那時會覺得,怎麼會有人能把事情處理的這麼混亂?」此役也讓秦永澤背負2000萬元債務,創立橘熊科技的前1、2年,夫妻倆賺到的錢都拿去還債。

記者好奇問王蘭芳怎麼有勇氣嫁給秦永澤?她直覺答:「笨呀!」下一秒趕忙澄清「我有眼光!投資績優股!」旁人一陣爆笑後,王蘭芳才認真回答:「他的潛力不該是這樣,他有些特質確實適合創業,但就是要有人幫他,尤其是處理人的事情。」

王蘭芳一家人感情親密,辦公室牆面放著女兒的圖畫。
王蘭芳一家人感情親密,辦公室牆面放著女兒的圖畫。

 

病床承諾 父親缺席婚禮留憾

創業失敗的打擊,讓一路從建中、政大念到台大研究所一帆風順的秦永澤,一度意志消沉,屋漏偏逢連夜雨,秦永澤與王蘭芳的父親雙雙罹癌,同住在榮總癌症病房。

「那時我們還在交往,Jack(秦永澤)有跟我爸打過幾次招呼,但他們沒有認識深,Jack的父親先走,我有跟他爸爸說『往後我們會好好撐下去』,我爸在最後彌留時,我也跟他說『爸爸放心,會有人照顧我』。」父親沒能看見小倆口的打拚成果,甚至來不及參加女兒的婚禮,提及此,一向堅強樂觀的王蘭芳,忍不住淚眼潰堤。

相互扶持走過生命最低潮,夫妻倆於公於私都是最佳伴侶,王蘭芳感性的說:「我們兩人的感覺是,結婚了就是一輩子的事情,對方就是親人,就算今天吵架了,明天自然會合好。」「到後來我就會知道,什麼事情就讓他出面去處理,我可能就在後面收拾員工的情緒。」

「Jack是乾貨,絕對沒有灌水!」創業失敗的經歷,也讓秦永澤在財務控管上更精準,橘熊科技成立14年,只有1次因生產量較大,向合作廠商商量延長1個月票期,夫妻倆專注深耕本業,隔周親自飛大陸生產廠盯廠,不做風險過高的投資。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