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7.12.15 11:00

【頭家開講】酸甜苦辣搶蘸龍頭 

品高企業董事長吳登良、協理吳宥澄

文|呂明潔    攝影|陳俊銘    影音腳本:鄒雯涵 
品高從食品包裝機起家,吳登良(右)與兒子吳宥澄(左)將醬料市占率做到全台最高,不只幫統一超商等品牌代工,自有品牌也占總體營收一半。
品高從食品包裝機起家,吳登良(右)與兒子吳宥澄(左)將醬料市占率做到全台最高,不只幫統一超商等品牌代工,自有品牌也占總體營收一半。

擔任配角的醬料,卻是吳登良事業的主角。40年前,他創立品高製造包裝機,初期生意慘澹,直到連鎖速食店攻台,他以機器生產商優勢拿到代工調味包的訂單才好轉。他也自創品牌,如今是全台市占率最高的醬料工廠,統一超商和麥當勞都找他代工,並打進中國市場,合併海外營收8億元。

不過,3年多前二女兒病逝後,吳登良幾乎半退休,獨子吳宥澄接班,推出高單價品牌,希望搭上中國一帶一路的列車,將醬料賣到歐洲。

吳登良小檔案
  • 出生:1946年(71歲)
  • 家庭:已婚,育有3女1子
  • 現職:品高企業董事長
  • 學歷:文化大學企管研究專班
  • 經歷:經濟部中小企業榮譽指導員中區主任委員
  • 休閒:彈鋼琴、爬山
  • 座右銘:成功不是絕對,江山沒有永久,唯有變才是不變的真理
  • 經營心法:與時俱進
吳宥澄小檔案
  • 出生:1985年(32歲)
  • 家庭:已婚,育有2子
  • 現職:品高業務協理、品高中國區總經理
  • 學歷:虎尾科技大學生物科技系
  • 經歷:品高業務專員
  • 休閒:組模型、下廚、看電影
  • 座右銘:做人不願意做的事,做人做不到的事
  • 經營心法:深入基層、了解需求

窗明几淨的全透明式品高廠房內,多台包裝機正高速填充各式醬料,阿舍乾麵營運部經理羅大為帶隊檢視代工阿舍醬包的生產環境。品高第二代吳宥澄一派輕鬆地說,客戶巡廠是常態,還有廠商會打電話來說「十分鐘後到,突襲檢查。」語畢他趕往研發室,試吃為便利商店研發、明年將推出的涼麵醬汁和沙拉醬新口味。

品高堪稱食品界隱形冠軍,代工客戶包括許多大品牌,例如統一超商、麥當勞和爭鮮。
品高堪稱食品界隱形冠軍,代工客戶包括許多大品牌,例如統一超商、麥當勞和爭鮮。

 

醬料龍頭 發想超前

消費者或許對品高這個品牌陌生,但在食品界,它是全台市占率最高的醬料廠,去年台灣營收4億多元,不只幫台灣多家超商代工沙拉醬、關東煮醬、糖漿等,速食龍頭麥當勞的漢堡醬、胡椒鹽、糖包也出自品高。而熱賣30多年的黑胡椒牛排醬市占6成,不僅提供牛排館、餐廳,還打進量販通路。

品高最熱賣、也最為人熟知的商品是黑胡椒牛排醬,市占率高達6成。(60元/300g)
品高最熱賣、也最為人熟知的商品是黑胡椒牛排醬,市占率高達6成。(60元/300g)

創立40年的品高能成為醬料龍頭,在於它從製作食品包裝機起家,除可降低成本,包裝變化也多,最快機型一分鐘可包裝超過800包,為全台之最,因此能做自有品牌兼代工。

71歲的董事長吳登良,聊到機械很自豪,迫不及待打開電腦秀設計圖:「電腦我還是非常強,用Autocad畫機械設計都會。我們連熱熔膠包裝機都能做,德國漢高集團主動來買,幫Nike球鞋做的塗膠就是用我們的機器包裝。」還有近期組裝中的膠囊咖啡製造機,正是明年重點產品,「這台一天可以包10萬到20萬顆膠囊,速度很快,將來一杯膠囊咖啡不用10塊錢吧!」

兒子吳宥澄形容父親吳登良做事很衝,為了喝一杯牛奶可以養一頭牛,想法常常走在市場前。例如早在2008年吳登良就想賣咖啡,還買了烘豆機,但定價太高,咖啡豆一磅500元,生意沒做起來。吳宥澄認為:「當時大家習慣喝三合一咖啡,所以賠了幾百萬元,但現在的人喝咖啡比較講究了,我們才繼續做,他有些概念當下做不起來,但10年、20年後都會興起。」已竣工的第二工廠將在明年啟動,專做咖啡、粉類產品,以及方便高齡者咀嚼的介護食品。

 

標會創業 沒錢過年

吳登良出生在雲林務農家庭,有十幾個兄弟姊妹,「大家庭生活困苦,父母在家種田,我們必須到台北賺錢,幫弟弟妹妹們繳學費。」高職讀到土木科,他退伍後上台北做工地監工,賣過美軍離台留下的二手車,在60年代一個月賣1、2輛車,能賺好幾萬元。

後來台灣瘋海釣,吳登良也做蚯蚓買賣,「結了婚,孩子陸續出生,壓力蠻大的,我到日本看人家怎麼養蚯蚓。」他發現日本以充氮氣方式將蚯蚓小包裝出售,而台灣當時以機器自動分裝的概念還不盛行,1977年吳登良投入機械製作,「那時我標會,用50萬元買了一台二手包裝機,自己拆解研究,再生產。」

40年前,吳登良在日本看到蚯蚓包裝機得到靈感,因此做起食品包裝機的買賣生意,至今廠內8成機器仍是自製。
40年前,吳登良在日本看到蚯蚓包裝機得到靈感,因此做起食品包裝機的買賣生意,至今廠內8成機器仍是自製。

當時進口機器一台要價200萬元,吳登良自製的機器只賣100萬元,依然乏人問津,「一百多萬可以買房子啦,人家寧願要你代工包裝,接到的單也不多,創業前2年很苦,連過年都沒錢,只有家兄借我5千元。」低潮說得稀鬆平常,獅子座的吳登良重面子,認為再苦都只是創業必經的歷程。

 

搭麥當勞 轉型代工

1984年,是吳登良的事業轉型期。當時台灣正值國外連鎖速食店戰國時期,吳登良嗅到商機,向麥當勞毛遂自薦,以低價、速度更快的包裝機生產商優勢,拿下麥當勞訂單,曾代工番茄醬、糖醋醬。直到店數增加,需求量變大,麥當勞才改為亞洲區聯合採購。

吳登良早就知道,做代工只能賺蠅頭小利,遇上抽單,風險很大,1984年就成立自有品牌。由於年輕時,他曾在雲林食品罐頭工廠工作,對食品加工有概念,請到研發人員後,從代工包裝跨入調味料市場。

品高早期的包裝機尚未自動化,需倚賴大量人工操作。(吳宥澄提供)
品高早期的包裝機尚未自動化,需倚賴大量人工操作。(吳宥澄提供)

從代工生產做到設計代工,吳宥澄還記得:「2003年麥當勞主打黃綠紅的搖搖薯條,它的咖哩粉、海苔粉和辣椒粉就是我們做,胡椒鹽、糖包到現在都由我們代工生產。」

1980年代,量販店興起,吳登良觀察到市場流行平價牛排,推出黑胡椒牛排醬、烤肉醬進駐大賣場,「營業員帶鍋子到賣場提供試吃,搭上澳牛開放進口順風車,黑胡椒牛排醬就這樣紅起來,至今仍是銷售第一的產品,消費者在家就能做出牛排館的味道。」1989年,品高在雲林斗六蓋1500坪廠房。

吳宥澄認為,品高的強項是製作複合式醬料,「原味沙拉醬一直以桂冠市占最高,想在紅海之中切藍海,就是做調味型沙拉,例如優格、芥末或千島風味,20幾年前我們就做了。」

因為代工量大,品高幾乎每天都得研發各種新調味品,經過吳宥澄(左3)等主管試吃後,再提案給客戶。
因為代工量大,品高幾乎每天都得研發各種新調味品,經過吳宥澄(左3)等主管試吃後,再提案給客戶。

另外,吳登良對市場的敏銳度也是關鍵,1990年代小火鍋流行,品高推出高湯產品,「很多連鎖火鍋店會叫貨,我們高湯市占8成,一桶3公斤裝的高湯,冬天曾經一個月賣到800桶。」

看上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經濟發展,吳登良1992年與當地人合夥在遼寧鞍山設400多坪工廠,主打麻辣汁,深受東北人喜愛。

吳宥澄驕傲地說:「剛去時,營業員是騎著三輪車,挨家挨戶推銷,非常土法煉鋼。現在東北有道菜叫麻辣拌,幾乎都用我們的麻辣汁做。」目前上海松江和東北撫順都有設廠,通路遍及華潤萬家、家樂福、大潤發和沃爾瑪,去年大陸營收4億元,接著他瞄準中國一帶一路商機,準備賣進歐洲。

品高以複合式調味在市場上取勝,例如沙拉就有千島等多種風味,以區別知名品牌的原味沙拉。
品高以複合式調味在市場上取勝,例如沙拉就有千島等多種風味,以區別知名品牌的原味沙拉。

 

次女病逝 獨子接棒

問起年代久遠的創業細節,吳登良有時忘記或離題,吳宥澄總細心在旁補充說明,知道父親不愛受訪,他提醒記者別訪太久,對父親充滿敬畏,「他再忙都一定回家吃飯,可是他上桌我們都不敢講話。小時候我很胖,他看我不順眼,我們家對兒子是窮養,我3個姊姊都有零用錢,只有我沒有。」

吳宥澄到大學都在雲林讀書,不能離家,「爸媽不放人,可能是獨子的關係。其實我升高中試圖想離開家,考上台中的學校,畢業證書都交了,結果我父親派人把畢業證書拿回來,幫我報名雲林的高中。」吳宥澄的青春期不是沒有叛逆,只是體貼更多,因為二姊吳珍玓罹患罕見疾病多發性硬化症,他知道,堅強的爸媽也需要安全感。

以二女兒小名「玓玓」命名沙拉醬品牌,包裝袋附上解釋,「玓」字意指明珠的色澤。
以二女兒小名「玓玓」命名沙拉醬品牌,包裝袋附上解釋,「玓」字意指明珠的色澤。

二姊從國中開始發病,嚴重時行動不便、癱瘓,好轉時才能到品高上班,吳宥澄感慨說:「我姊還在的話,今天就是她來受訪,她能力比我好,很有霸氣,還是國際扶輪青年服務團團長,很活潑。」

3年多前吳珍玓過世,吳登良親自寫的弔唁文仍放在辦公室,照片中女兒一直掛著燦爛笑顏,他平靜地說:「為了治病,什麼方法都試了,她滿樂觀的,是笑著離開。」女兒的照片,他按不同時期分門別類,小心翼翼存放電腦雲端,老父的思念是連帶女兒的份好好生活,也以她的小名「玓玓」命名沙拉醬品牌。

以二女兒小名「玓玓」命名沙拉醬品牌,包裝袋附上解釋,「玓」字意指明珠的色澤。
以二女兒小名「玓玓」命名沙拉醬品牌,包裝袋附上解釋,「玓」字意指明珠的色澤。

吳登良從未要求孩子接班,2011年吳宥澄自動返家從業務專員做起,如今擔任協理。他自認個性活潑,喜歡做生意,希望分攤父親重擔,「我小學就跟著爸媽應酬,還被偷偷灌酒,覺得很好玩。」另2位姊姊現今分別負責台北與上海分公司。

已在品高工作20年的廠長郭正炎比較吳登良父子的管理方式,董事長較大而化之,吳宥澄重視過程更甚成果,「只要一件貨出錯,不論什麼原因都要寫報告,以前老闆不會管那麼細。」除了管理,吳宥澄也投入更多資源研發產品,將研發人員增加到10名,並培育合適的人兼任業務,「研發清楚這醬料旳賣點,才有辦法回答防腐劑A跟B差別在哪裡。」目前品高也推出新品牌EZ Kitchen,推出單價較高的黑胡椒松露蘑菇醬等產品,希望打進精品超市。

 

落實愛家 5點關廠

品高全台有7間營業所,負責通路、客戶,採產銷分離,自負盈虧,過去新產品常賣不動,吳宥澄無奈說:「營業所會說市場不要這種口味,變成業務控制總公司的營運方法,但這錯了,以前我們只負責生產,不了解市場,現在我們要更了解,再輔導營業所。」例如一般人的刻板印象是夏天才吃沙拉,「事實上沙拉醬在冬天還是有市場,搭配促銷,也賣得很好,等大家熟悉這個味道,夏天調回原價,消費者還是會買。」

產銷分離來自吳登良不愛應酬,重視家庭生活,連午餐都堅持步行20分鐘回家吃太太的料理,品牌logo上的「Enjoy Family」落實在公司,五點一到,工廠全暗,員工準時下班。

重視家庭生活,吳登良(左3)幾乎不應酬,每天回家陪孩子吃飯。(吳登良提供)
重視家庭生活,吳登良(左3)幾乎不應酬,每天回家陪孩子吃飯。(吳登良提供)

吳宥澄說:「我爸認為,家庭顧好了,才有心思好好上班,何況還有客戶會要求社會責任。」這類稽核會檢視員工薪資和工時,看工廠是否尊重勞權,也隨機抽樣員工個別訪談,他搞笑形容,「很像檢察官問案,還要隔離偵訊,少一分,可能百萬訂單就沒了。」關上工廠大門,他的晚餐例行性和父親一起,氣氛不再如兒時沉默,因為2人的腳步,有相同方向。

半退休狀態的吳登良(右)每天下午固定爬山運動,有時兒子吳宥澄(左)會接父親回家。
半退休狀態的吳登良(右)每天下午固定爬山運動,有時兒子吳宥澄(左)會接父親回家。

 

後記 總有一天等到你

身為天生生意囝,吳宥澄是這麼做生意的。

品高工廠旁有家新開炸雞店,開幕期間買1送1,有天吳宥澄買來請全公司同仁當下午茶,至少100多份,業務底的他忍不住向炸雞店老闆推銷說:「反正你會用到大量胡椒粉,如果和品高進貨,1個月我們訂1次炸雞。」連小單生意也不放過。吳宥澄很有自信地說,就算一開始店家和大盤商進貨較方便,久了就會知道怎麼做比較省成本,「這種生意就是,總有一天等到你。」

 
 

更新時間|2017.12.14 13: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