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8.01.07 22:59

【女高生霸凌跳樓】好幾個人圍攻她一個 連退出社團也不放過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小真告別式時,管樂社的同學演奏她最愛的曲子送她最後一程,卻無法抹滅小真是因社團壓力而輕生的事實。
小真告別式時,管樂社的同學演奏她最愛的曲子送她最後一程,卻無法抹滅小真是因社團壓力而輕生的事實。

去年12月6日,南桃園區高中女學生小真(化名)跳樓輕生,校方對外指稱該生因課業壓力大才走上絕路,但本刊調查發現,事情並沒有這麼單純。

「她是這麼喜歡管樂社,卻也受了很多委屈。」小真的父親告訴本刊,女兒一進高中就加入管樂社,雖然沒有音樂基礎,但小真愛上法國號的美麗樂音,下課後還常把樂器帶回家中練習,鐵杵磨針讓她在1年內瘦了十多公斤,卻也成為社團內的首席並身兼文書工作。

小真熱愛音樂,短短1年就成為社團首席,卻不堪言語霸凌而走上絕路。
小真熱愛音樂,短短1年就成為社團首席,卻不堪言語霸凌而走上絕路。

小真個性極富正義感,她認為社團內部分幹部只會罵人,卻沒有認真處理社團事務,曾數次為學弟妹爭取權益而和同儕發生衝突,並在11月發生一場更激烈的衝突。

11月12日,當時管樂社的社員正為了比賽加緊練習,團練結束後,小真終於忍無可忍而仗義執言,卻遭受多位社員的群起撻伐,更對小真集體言語霸凌。

桃園女高中生小真在社團想為學弟妹爭取權益,卻遭其他幹部言語罷凌。
桃園女高中生小真在社團想為學弟妹爭取權益,卻遭其他幹部言語罷凌。

「那天到底說了什麼我們難以還原,但好幾個圍攻她一個,孩子心理壓力可想而知。」一想到當天女兒受到的委屈,小真爸爸難掩哽咽,他回憶,事情發生的隔天,小真一如往常的穿著制服出門,卻沒有到學校上課。

小真當日獨自搭火車到宜蘭看海散心,直到下午才回家。小真父母找了女兒一天,看到寶貝孩子平安歸來,捨不得說任何的重話,但小真回來後便悶悶不樂,把自己關在房間,父母準備的雞排點心也不吃,原以為女兒休息後心情會平撫些,但翌日上午的場景再次嚇壞了小真的爸媽。

「有發生輕微的自殘,用我的指甲刀,我嚇呆了。」小真爸爸說,那一天,小真隱藏多時的情緒再也難以掩飾,她在父母的安慰下崩潰痛哭,說出這些日子在社團內受到的霸凌和壓力,並在父母的建議下退出管樂社。

小真輕生前在小紙條上留下心聲,闡述受到集體言語霸凌的痛苦與徬徨。
小真輕生前在小紙條上留下心聲,闡述受到集體言語霸凌的痛苦與徬徨。
小真父母整理女兒遺物時,發現她留下的紙條,從文字中讀到她的痛苦掙扎。
小真父母整理女兒遺物時,發現她留下的紙條,從文字中讀到她的痛苦掙扎。

原以為離開傷心地,小真能重新開始,但被霸凌的陰影始終在她心中揮之不去。她退社後,還多次有社員傳訊息給她,雖未使用尖銳字眼,但字裡行間都直衝小真而來,字字句句都讓年僅17歲的孩子難以承受。

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小真選擇藏起心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一切如常,還和姊姊約定寒假要到中國探望外祖父母,正當爸媽終於放心時,悲劇卻驟然襲來。

出事的前一天,管樂社參加一年一度的桃園市學生音樂比賽,小真爸爸懷疑比賽成績不如學生預期,在女兒上學途中,可能有管樂社的成員對她進行言語刺激,最終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她才會在臉書留下「我只想做對的事」之後輕生。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女兒離開後,小真父親曾和校方多次溝通,期望能得到霸凌學生的道歉,但校方卻始終認為查無霸凌情事,消極做法讓家屬難以接受。現今他們只盼愛女的離去能喚起社會對霸凌的重視,別再有下一起悲劇發生。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8.01.08 12:2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