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8.01.16 03:00

【頭家開講】搶搭網路大劇浪 鑫盛集團董事長羅法平

文|邱莞仁    攝影|鄒保祥
出身軍人世家的羅法平,2017年在網路大電影取得好成績後,今年還有2部電視劇、10多部網路大電影即將開拍。
出身軍人世家的羅法平,2017年在網路大電影取得好成績後,今年還有2部電視劇、10多部網路大電影即將開拍。

羅法平一手催生的網路大電影《青天降妖錄》,2017年11月中旬才推出,短短1個月點擊率就衝破3千萬,拿下優酷網大類年度冠軍。

羅法平的父親是前參謀總長羅本立,一家三代都是軍人,但他個性外向、口才便給,不願從軍,由金融業跨足電視圈,在華視待了10年,2004年被迫離職登陸發展,卻因禍得福,接上中國影視起飛的列車。手握兩岸10多部劇本開發,總不願主動提起父親的長子,最想留下的紀錄,其實是父親走過大時代的身影。

「我們投拍的第一部網路大電影《青天降妖錄》,2017年11月中在優酷播,十幾天就破2000萬次點擊率,應該是優酷今年網路大電影的冠軍。」提起《青天》的成功,說起話來高亢急促的羅法平,語氣中掩不住意氣風發。

羅法平小檔案
  • 出生:1963年生(55歲)
  • 家庭:已婚,育有2子
  • 現職:鑫盛集團董事長
  • 學歷:淡江大學航海系、美國阿蘇薩太平洋大學MBA
  • 經歷:中央信託局職員、華視廣告部副理、鈦金瓷影視董事長
  • 休閒散步
  • 座右銘:天道酬勤、厚德載物
  • 經營心法:先有名,後獲利

 

首戰告捷 獲利200%

相較計算票房收入的院線電影,網路大電影是指在OTT(Over The Top)視頻平台上播出的電影,內容多為近年盛行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產權)改編,影視公司與OTT依點擊率拆帳獲利,被視為全新的掘金模式。

《青天降妖錄》是齣玄幻劇,描述由香港演員陳浩民飾演包青天,在人界與妖界辦案,投資人民幣(幣別下同)450萬元,播出前已被優酷以約500萬元買下,播出後因蟬聯兩個月點擊冠軍,又各獲100萬元獎金入袋,預估至今年1月,獲利可達200%。

鑫盛傳媒製作的網路大電影《青天降妖錄》,拿下去年中國視頻平台優酷網大類年度冠軍。(羅法平提供)
鑫盛傳媒製作的網路大電影《青天降妖錄》,拿下去年中國視頻平台優酷網大類年度冠軍。(羅法平提供)

「拍青天沒有什麼商業機密,我歡迎大家來複製。」習慣邊說話邊敲打桌面的羅法平直言,中國是當前全球大華語區的指標市場,但「為什麼講這句話台灣人會笑、大陸人不會笑?能不能抓到中國的口味?什麼題材可以兩邊吃?這比的是後段整合能力,否則你永遠接不到地氣。」

羅法平的自信其來有自,以告捷的《青天降妖錄》來說,除了製作團隊、宣傳發行,他在兩岸三地建立的人脈、演員庫更是關鍵。

他找上2015年一起合作電視劇《飛刀又見飛刀》的老搭檔、香港製作人林國華出馬,遊說當紅香港演員陳浩民接拍,「原本一集300萬元的酬勞,陳浩民願意降成100萬元,未來再依點擊率分紅。」

「我們運氣很好,第一部網路大電影就中了,品牌效益出來了,現在就看我們怎麼去延伸。」謙稱自己靠運氣打開知名度的羅法平,其實已在中國醞釀13年。

 

父名所累 成功嶺差點搞死

1963年出生的羅法平,祖籍安徽,個性外向活潑,父親是前參謀總長羅本立,一家三代都是軍人,但他無心從軍,大學念的是航海系,還曾搭船環遊世界。「大學實習我有一整年都在船上,搭的是長榮的長信輪,經過蘇黎士運河去了埃及,又去了巴拿馬運河,後來拿到國際認證的三副執照。」

不當軍人,但服兵役時,羅法平因父親受到不少「照顧」。「上成功嶺時,我爸在當六軍團司令,我自己沒壓力,但別人壓力很大,我一去,班長就說要培養我當授槍代表,大家在午休,我在練托槍,3、4個班長輪流給我考試。」

羅法平的父親羅本立為前參謀總長。左為弟弟。(羅法平提供)
羅法平的父親羅本立為前參謀總長。左為弟弟。(羅法平提供)
就讀淡江航海系時,羅法平曾在船上實習1年,環遊世界。(羅法平提供)
就讀淡江航海系時,羅法平曾在船上實習1年,環遊世界。(羅法平提供)
自美回台後,羅法平進入中央信託局工作,還代表參加演講比賽。(羅法平提供)
自美回台後,羅法平進入中央信託局工作,還代表參加演講比賽。(羅法平提供)

羅法平笑說:「他們說,你爸是羅本立,你要給你爸爭光,差點搞死我。後來我當兵是海軍,你說我拿陸軍全旅第一名有個屁用呀?白白被操了6、7個禮拜。」

還有一次,羅法平回憶,首次懇親也鬧出不少趣事。「懇親那個禮拜,我們週三就開始割草、刷尿盆,內務一摺再摺,大家都在罵到底是哪個王八蛋要來?我也跟著罵,結果懇親時才發現,原來是六個海軍中將夫人陪我媽來,之後我拜託她再也不要來了。」

或許是考量父親盛名,訪談時一度避談父親的羅法平,遺傳羅本立高大的身材,身高近180公分。年幼時父親常在軍中,一個月才返家一次,但父子都是行動派的個性,員工描述,羅董平時急起來吼,跟獅子沒兩樣。「我是牡羊座,很多事情都是靠執行力,就像我爸一樣,當年他想回安徽祭祖,就申請退役,是台灣第一個退役回鄉的上將。」羅法平說。

退伍後,羅法平赴美攻讀MBA,1991年畢業回台,進入中央信託局負責房屋貸款與工商授信業務,隔年華視業務部招聘職員,他便進入一心嚮往的電視台工作。「我畢業時,台灣錢淹腳目,求學的生涯規劃,好像跟不上時代,所以我就出國念行銷,後來又搞影視,我算是理工男搞文創吧!」

 

風光華視 江霞任內遭撤換

當時台灣為大中華區綜藝流行文化的核心,羅法平在華視擔任業務部副理時,手握週日晚間綜藝節目《超級星期天》,加上改編自日本知名漫畫的偶像劇《流星花園》, 節目火熱,廣告量源源不絕,業務部滿臉春風。

從航海系跨界影視圈,羅法平笑稱自己是「理工男轉行搞文創」。
從航海系跨界影視圈,羅法平笑稱自己是「理工男轉行搞文創」。

羅法平不諱言:「當時電視台很賺錢,幾乎是單月單薪、雙月雙薪,績效獎金比本俸多5到10倍,都是很普遍的情況。」但他進入電視圈的隔年,有線電視TVBS開播,老三台的寡占時代開始限縮。尤其,2004年6月,江霞接任華視總經理,在華視業務部工作10年的羅法平也遭撤換。

有報導指,羅法平是不滿左右手被高層拔除憤而離職,另也有說法稱,江霞對節目部與業務部刻意在二二八牽手護台灣遊行最高潮時切入廣告,導致畫面不連貫而拔除羅法平,讓他黯然離台,赴上海復旦大學攻讀傳媒EMBA班,卻意外替他打開登陸契機。

 

失意登陸 趕上黃金13年

「我在復旦的同學是安徽電視台的廣告部主任,我們常交流,也聊得很投機,後來就到安徽成立影視公司鈦金匙,承包安徽電視台的節目,而也正是2004年到2017年這13年,兩岸影視圈有所變化。」

2004年羅法平離開華視,因禍得福接上中國影視起飛的列車。
2004年羅法平離開華視,因禍得福接上中國影視起飛的列車。

當時中國互聯網正在起飛階段,加上手機硬體推波助瀾,愛奇藝、優酷、騰訊等視頻平台崛起,對台灣專業人才求才若渴。

羅法平感慨地說:「我爸拿過(軍職)最高的青天白日勳章,但他在中國走過的地方沒我多;20年前是港片風行、10年前是台灣,風水輪流轉,現在轉到中國,這是大時代給我們的機會。」

羅法平替安徽電視台製播幸福三部曲《幸福一定強》、《長在麵包樹上的女人》等7部電視劇,「我做的7部全部賣掉、全部播出,養成我們一步一腳印,累積出中國的口味,為什麼台灣的影視公司在中國卡卡的?我已在中國做了13年的功課,而這段經歷是台灣公司老總、團隊沒有的。」

什麼是「網路大電影」?

因應現代人使用手機與平板電腦習慣,2014年,中國視頻平台愛奇藝首度提出「網路大電影」一詞,意指播出長度超過60分鐘,以網路為平台播出的電影。據中國互聯網視聽行業發展報告預估,2017年中國的網路大電影將超過3千部。

相較於成本僅人民幣3、5萬元,內容良莠不齊的微電影,網路大電影更精緻,但製作週期與院線電影相比,只要1到3個月,具備小而美、緊貼社會議題等優勢,還能改善中小成本電影、新人導演,無力支付院線上架費的困境。

2016年播出的《飛刀又見飛刀》,讓羅法平在中國影視市場打響知名度。(翻設網路)
2016年播出的《飛刀又見飛刀》,讓羅法平在中國影視市場打響知名度。(翻設網路)
鑫盛整合港台資源,讓香港當紅演員陳浩民點頭降價接拍《青天降妖錄》。圖為開鏡儀式。(羅法平提供)
鑫盛整合港台資源,讓香港當紅演員陳浩民點頭降價接拍《青天降妖錄》。圖為開鏡儀式。(羅法平提供)

2008年,羅法平結束鈦金匙公司轉往上海發展,將製作目光放向全中國,一面製作網路劇、長篇電視劇,2014年回台成立鑫盛傳媒,2015年投資8000萬元拍攝改編古龍武俠小說的電視劇《飛刀又見飛刀》,累積播放量達23億次。

在兩岸手握十多個IP劇本的羅法平,去年公司營收達新台幣2.4億元,成長125%,他也針對擁有百萬粉絲的作者進行IP開發,譬如他已買下台灣言情小說家千尋的《宮女出任務》等多部作品,目標是今年推出的10部網路大電影,要分別拿下中國3大網路視頻平台冠軍。

改編中國人氣作家李李翔小說的網路劇《大約是愛》,本月6日在寧波開拍,羅法平(右)與導演許珮珊(左)舉行開鏡儀式。(羅法平提供)
改編中國人氣作家李李翔小說的網路劇《大約是愛》,本月6日在寧波開拍,羅法平(右)與導演許珮珊(左)舉行開鏡儀式。(羅法平提供)

此外,他還計畫啟動藝人經紀業務,並邀請中國知名IP改編劇推手白一驄,製作台網連動劇(即網路與電視台同時播出)《重紫》。

 

軍人子弟 想拍成長的故事

鑑於台灣視頻平台的獲利模式尚未成熟,羅法平在台灣則將推出星座短劇及音樂節目試水溫,衝刺付費會員數。

「台灣影視公司不應一片死水,中國影視的巨輪是天時地利人和,挾著巨人的翅膀飛一段,或許將來就跟好萊塢接上了,我希望我們是那個振奮人心的案例。」羅法平說。

羅法平與香港製作人林國華因合作電視劇《飛刀又見飛刀》磨練出革命情感,2人名利雙收。 右圖為《飛刀》衍生商品。
羅法平與香港製作人林國華因合作電視劇《飛刀又見飛刀》磨練出革命情感,2人名利雙收。 右圖為《飛刀》衍生商品。
羅法平與香港製作人林國華因合作電視劇《飛刀又見飛刀》磨練出革命情感,2人名利雙收。 右圖為《飛刀》衍生商品。
羅法平與香港製作人林國華因合作電視劇《飛刀又見飛刀》磨練出革命情感,2人名利雙收。 右圖為《飛刀》衍生商品。

坐在鑫盛集團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總部,說起今年的計畫,羅法平口沫橫飛、自信滿滿。問他這輩子是否有最想拍攝的題材?他卻有些欲言又止:「當時會選拍包青天的故事,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包青天的故居,就在我的老家安徽合肥…」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父親經歷抗日、勦匪、撤退來台,身為外省籍第二代,我想未來適合的時機、醞釀成熟,不管是透過怎樣的方式,我會有想說的成長的故事。」訪談時總不主動提起父親,軍人世家的長子,最想留下的紀錄,或許是父親走過大時代的身影。

後記:敵人亦貴人

採訪結束前,我忍不住問羅法平,當年他在華視「被離職」的原因到底是什麼?羅法平坦然地說:「現在一講都是13年前了,我無法去談細節,只能說,政治就是分贓,她(江霞)懷著使命而來,可能手法粗糙了點,但江霞應該算是我生命中間接的貴人。」

羅法平搞笑地說:「我想她(江霞)沒刻意培養我,但我卻因此到中國發展,做出跟台灣影視公司不同的格局,懷著感恩的心,我想我應該謝謝她。」

更新時間|2018.01.15 03: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