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校方無視社團霸凌 女高中生跳樓輕生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林俊耀
桃園女高中生小真在社團想為學弟妹爭取權益,卻遭其他幹部言語罷凌。

桃園某高中12月6日驚傳跳樓案件,高二的小真(化名)不幸身亡,校方對外宣稱小真是因課業壓力大才自殺,但本刊調查,小真在社團遭受長期集體言語霸凌,陰影在她心中揮之不去,留下「我只想做對的事」等語後輕生。小真父母質疑社團教練和輔導老師未善盡職責,校方更沒有做好安全維護才發生悲劇,期望小真的離開能喚起大眾重視,別再有下一個年輕孩子走上絕路。

2017年最後一天,大多數高中生都在興奮規劃晚上的跨年行程,卻有一群管樂社學生穿著黑衣,為跳樓身亡的社員小真(化名)演奏她最愛的曲子,曲音未停就有學生哭得不能自己,只能強忍淚水送曾經的夥伴最後一程。

 

告別式上 父母哀慟哭斷腸

靈堂上,遺照裡的小真依舊笑得甜美優雅,告別影片播出她從牙牙學語的嬰兒,變成亭亭玉立少女,深愛小真的家人和朋友卻再也無法見到她燦爛笑容,母親悲慟到難以站立,父親拿起麥克風想向在場親友致謝,但還沒開口就哽咽得難以成言,場面肅穆哀戚。

靈堂上,遺照裡的小真笑得甜美優雅,但深愛她的親友卻再也無法見到她的燦爛笑容。

本刊獲得小真家屬同意,向社團指導老師及同學詢問小真在校狀況,老師立刻拒絕,也不希望記者訪問同學,過度刻意的保護動作,反而凸顯校方在小真死亡一事,似有疏忽之責。本刊進一步追查發現,小真的死並非如校方所言,是課業壓力導致,真正原因來自社團的集體言語霸凌。

小真的離開發生在12月6日,那天她一如往常出門上課,是班上第2個抵達教室的學生,但連第一節課都還沒開始,她便獨自走到教學大樓4樓,毫不猶豫地一躍而下,桃園市消防局在上午7時55分接獲通報,趕到時小真已無生命跡象,送醫後宣告不治。

案發後,校方表示小真曾因情緒問題接受輔導,之後學習狀況都恢復正常,對外宣稱她是因課業壓力大才走上絕路,但本刊調查發現,事情並沒有這麼單純。

 

進管樂社 仗義直言遭群攻

「她是這麼喜歡管樂社,卻也受了很多委屈。」小真的父親告訴本刊,女兒一進高中就加入管樂社,雖然沒有音樂基礎,但她愛上法國號的美麗樂音,下課後還常把樂器帶回家練習,鐵杵磨針讓她一年瘦了十多公斤,卻也成為社團內的首席,並身兼文書工作。

小真個性極富正義感,她認為社團部分幹部只會罵人,卻沒有認真處理社團事務,曾數次為了替學弟妹爭取權益,而和同儕發生爭執,並在11月發生激烈衝突。

小真告別式時,管樂社的同學演奏她最愛的曲子送她最後一程,卻無法抹滅小真是因社團壓力而輕生的事實。

11月12日,當時管樂社的社員正為了12月初的比賽加緊練習,團練結束後,小真終於忍無可忍仗義直言,卻遭多位社員群起攻伐,遭受集體言語霸凌。

「那天到底說了什麼,我們難以還原,但好幾個圍攻她一個,孩子心理壓力可想而知。」一想到女兒當天受的委屈,小真爸爸難掩哽咽。

桃園某高中驚傳校園霸凌導致自殺案,校方則認為學生輕生原因主要是個人情緒和個性問題。

 

臉書留下 我只想做對的事

小真爸爸說,集體言語霸凌的隔天,小真一如往常穿著制服出門,卻沒到學校上課。她獨自搭火車到宜蘭看海散心,直到下午才回家。父母找了她一天,看到寶貝孩子平安歸來,捨不得說任何重話,但小真回來後仍悶悶不樂,把自己關在房間,父母準備的雞排點心也不吃。原以為女兒休息後心情會平撫些,但翌日上午的場景再次嚇壞小真爸媽。

「有發生輕微的自殘,用我的指甲刀,我嚇呆了。」小真爸爸說,那一天,小真隱藏多時的情緒再也難以掩飾,她在父母的安慰下崩潰痛哭,說出這些日子在社團受到的霸凌和壓力,並在父母建議下退出管樂社。

想到女兒受的委屈,小真父親數度哽咽,只盼得到霸凌學生的道歉。

原以為離開傷心地,小真能重新開始,但被霸凌的陰影始終在她心中揮之不去,她退社後,還多次有社員傳訊息給她,雖未使用尖銳字眼,但字裡行間都直衝小真而來,字字句句都讓年僅17歲的孩子難以承受。

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小真選擇藏起心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一切如常,還和姊姊約定寒假要到中國探望外祖父母。正當爸媽終於放心時,悲劇卻驟然襲來。

出事的前一天,管樂社參加一年一度的桃園市學生音樂比賽,小真爸爸懷疑比賽成績不如學生預期,在小真上學途中,可能有管樂社成員對她進行言語刺激,最終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她才會在臉書留下「我只想做對的事」之後輕生。

小真父母整理女兒遺物時,發現她留下的紙條,從文字中讀到她的痛苦掙扎。

「我不想追究孩子的刑事責任,只希望他們能道歉。」小真爸爸說,事發後,他曾多次與校方溝通,希望找出霸凌的學生向女兒道歉,讓亡者安心,也讓犯錯的學生放下心中愧疚,學校卻始終找不到人,令家屬難以接受。

 

霸凌事件 校方堅稱是口角

小真爸爸更逐一點出校方疏失,他提到當天社團團練,指導老師卻未在場,不能即時排解衝突,輔導老師也沒有發現孩子不對勁。更讓他生氣的是,校園本該是孩子安心學習的地方,卻沒有相對應的安全措施,事發至今已一個月,案發地點除了加裝監視器,圍牆邊仍未進行補救,隨時都可能再發生意外。

告別式時,家人特地放上小真最愛的法國號,期望她能走得安穩。

相較於至今淚未乾的父母,學校說法就顯得輕描淡寫。學務主任表示,當天團練有指導老師在場,練習完才離開,案發後曾詢問社團成員,判定團練後的吵架只是口角,「是為了社團更好發生的爭執」,堅稱絕無霸凌事件。

學務主任說,小真國小時曾有好友與她漸行漸遠,小真認為是種「霸凌」,雖然發生悲劇的原因難以釐清,但從她寫出的文字可以知道小真是心思極為細膩的孩子,輕生之舉應和情緒個性有關。

校方在案發後有加強輔導學生情緒,並將在寒假加裝風雨窗,主要用意是遮風避雨,也能保護學生安全。

 

心態敷衍 竟指課業壓力大

「她曾說她想念東華大學中文系,長大後想當個作家。」小真爸爸說,女兒在文學上有極高的天分,文科成績一直是排名全校前5名,小小年紀就在網路上寫小說賺稿費,但沒想到才華洋溢的孩子,最終只能活在永遠的17歲。

學校肩負著教育輔導學生的重責大任,但該校對於已出現警訊的女學生卻未加強輔導,僅形式上表達關懷,並未深究學生情緒低落的主因,找出問題加以解決,以致學生不堪壓力而輕生,事後竟又推責指為課業壓力導致,如此敷衍的心態若不迅速改正,難保不會再出現下一個悲劇。

痛失愛女的小真父親,如今只能睹物思人,看著書包回憶女兒還在時的歡樂時光。

 

專家說法

霸凌是主觀感受 應勇敢求救

女高中生小真受言語霸凌而輕生,中國民國職能治療師公會理事長張自強表示,每個人對於言語霸凌的接受度和感受不同,如因此產生焦慮壓力,應勇敢向周遭親友師長求救,別因羞於開口讓負面情緒不斷滋生。

張自強也提醒家長隨時注意兒女情形,服裝、作息、態度的改變都可能是警示,若孩子不想以口語表達,也可用通訊軟體、臉書等方式溝通,或向同學探詢,適時提供協助和陪伴,讓兒女知道身邊永遠有人支持他。

  • 教育部「去霸凌、高關懷」專線 0800-200-885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8.01.19 06:50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