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01.17 22:18

彭佳慧被爺奶帶大 不趕快起床就會被水潑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曾經彭佳慧看來面容憂苦,但如今,她被家庭溫柔滲透了,偶爾也洩露了開心幸福的氣息。
曾經彭佳慧看來面容憂苦,但如今,她被家庭溫柔滲透了,偶爾也洩露了開心幸福的氣息。

參加《我是歌手》後,彭佳慧在中國也紅了。「讓我覺得面對鏡頭不再那麼恐懼。大家也認識你超過20年了,多醜大家都看過了。大家現在看我,欸,變漂亮了,其實不是,是因為已經習慣了。人的美醜到後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緣,人緣。」

當彭佳慧有所改變,看出去的風景的確是不太一樣了。比如以前她飆歌像飆車,轟轟往上衝。「我希望以後,即便是飆車,還是很安全。該快的時候快,該慢的時候慢。煞車也不會往後倒,要慢慢的,緩和的動作。」

電影《一代宗師》說「刀的真義在藏,不在殺。」或許歌聲力道根本也是刀鋒與刀背,或殺或藏都道出不同的故事。

嚴母不纏舊夢 找到心底溫柔

早年彭佳慧唱紅〈舊夢〉和〈相見恨晚〉這些懷有傷痕的情歌。如果歌曲的詮釋終究反映了歌手的思考方式,那多年前唱出這些暢銷歌的彭佳慧,她與音樂人陳國華的12年苦戀,當然都糾纏在歌裡。糾纏過了,如今兩人各自結婚有了家庭。自己有3個孩子,彭佳慧的信念往往只是—要讓孩子更好。

有天賦,更需努力。追求歌唱技巧的彭佳慧說:「要後天努力讓天賦更亮,嗓子也是,不唱會生鏽。」
有天賦,更需努力。追求歌唱技巧的彭佳慧說:「要後天努力讓天賦更亮,嗓子也是,不唱會生鏽。」

錄完音,到家3、500公尺前她會先下車走路,緩和自己投入於歌的情緒。「叮咚叮咚一打開門,那個時候我就要變成媽媽。我不能打開門了,還在恍神。因為你在錄音時,你會進入好比自己的黑洞裡面,你一定要在那個狀況裡面,不然會唱不好。」

回到家,彭佳慧的確就是孩子的媽,就算給自己20天、一個月的假,她心裡都不可能沒有牽絆出發去旅行了,「就是會想孩子。」

她是嚴母,為了要孩子知道珍惜,她曾經坐上計程車,帶大兒子到育幼院門口,告訴他,真有一群這樣的小朋友,沒有爸媽。彭佳慧自身,父親在她5歲過世,母親改嫁,她由受日本教育的爺爺奶奶帶大,早上若被叫第二聲沒起床,奶奶就把水往她潑過來了。她形容是嚴格又充滿愛旳環境。

彭佳慧的硬是這樣練出來的,幸福從來不是什麼外出野餐。「幸福得之不易。我從小到大,真的沒有所謂,生下來,要什麼有什麼。我現在擁有的,就是靠自己努力得來的。」

與女兒在一起的彭佳慧,快樂得很青春。(翻攝自彭佳慧臉書)
與女兒在一起的彭佳慧,快樂得很青春。(翻攝自彭佳慧臉書)

她再說起一對雙胞胎女兒老是會作弄她,要金曲歌后來念床邊故事,翻開卻是她最害怕動物的圖片。但除此之外,這些念故事書的片段又補足了彭佳慧某些失落的童年。「好像我們在念給他聽,可是我們都會從那些新的故事書當中得到什麼,其實我們也跟著他們一起成長。」

這些往心裡纏繞的溫柔,讓彭佳慧找到了對自己最大的溫柔。拿金曲獎的同一年,她與改嫁的媽媽和解,數度邀請媽媽來聽演唱會,脾氣跟她一樣硬的媽媽,去年底終於肯出席了。

彭佳慧很開心,她在母親身上看到了自己,原來人的改變幅度也可以很大,可以更寛容,可以更體諒,更可以往別人的世界裡,看到過去從沒想過的餘裕。於是,當彭佳慧冷靜飆起聲線,那甩尾的拋物線都可以圓融。

 

場邊側記

面對訪問,彭佳慧還真沒能練到收放自如,除了對鏡頭緊張,你可以感覺在某些問題,彭佳慧硬是轉了個彎,轉向的足跡如斧鑿,絕對易察。

再遇到真的不想答的,她會說已經聊過太多次了,不想再說這個。

風格直接剛硬,是彭佳慧的個人識別,絕對沒因學會多少柔軟了你就認不出。

 

化妝:李佳溈、髮型:JsLee(FOUR Hair Concept)、造型:陳慧明

場地提供:Chelsea Media Studio 趨勢多媒體實景攝影棚

更新時間|2018.01.17 11:3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