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1.29 04:35

【吃便當】家人的感受比出櫃重要

文|鄭進耀    攝影|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黃小愛反串歐巴桑阿桃在網路上大受歡迎。
黃小愛反串歐巴桑阿桃在網路上大受歡迎。

25歲的黃小愛在網路上反串各種女性,誇張的表演大受歡迎,從喜宴上狂包菜尾的中年歐巴桑演到滿口髒話的檳榔西施。他最近工作滿檔,月收入破10萬元,但午餐很簡樸,是麥當勞的炸雞套餐。

「我晚上吃的便當還是前天上節目現場剩的…我對吃的沒什麼講究啦。」他在台北念書4年,只去過一次東區,身為同志卻從沒去過gaybar。黃小愛網路上狂放、上節目口無遮攔滿嘴黃腔,真實世界的他卻出乎意料是個「臭俗辣」。

「我大學去買鹹酥雞,裡面有一根圖釘,我同學氣死了要我拿去退錢,我不敢。」吃飯點餐,服務生送錯餐,他也會默默吃完,不去抱怨;買到過期食物,也會摸摸鼻子就算了。

出生高雄林園的他,有一個姊姊和弟弟,父親是中鋼員工,媽媽開小吃店:「我沒打過一天工,也沒揹學貸,念書時每個月還有1萬元的零用錢。」家中的老二通常為父母忽略,黃小愛每天往外跑,成績也不好:「當時就一直想來台北,感覺可以認識很多男生,然後談戀愛。」

雖然身材微胖,黃小愛午餐不忌口,最愛吃炸雞,他說身材這樣在澳洲反而受歡迎。
雖然身材微胖,黃小愛午餐不忌口,最愛吃炸雞,他說身材這樣在澳洲反而受歡迎。

然而,人生永遠跟預期的不一樣,他考上的學校遠在淡水,「我一個人在台北,沒有朋友,看到同學都出去玩,我一個人在房間裡,晚上睡覺還偷哭了一個禮拜。」潑辣只是假像,黃小愛當gay當得畏畏縮縮,大學時他不敢對人說,身邊也沒有幾個同志朋友。

「別人問我喜歡男生還女生,我以前都不敢承認是gay。」直到當兵時,被分派到行政單位,辦公室裡的學長、學弟全是一群「鶯鶯燕燕」,在一起耍三八、跟長官吵架:「我覺得這樣做自己好自在喔。」退伍後,他坦然接受自己的性傾向,「可是,我就是喜歡異男,每次都沒有結果。」

黃小愛可以花大把時間跟對方聊天,用盡各種貼心招數,「烈夫怕纏女」有時對方竟也讓步跟他牽手、抱著睡覺,黃小愛在自己打造出來的粉紅色泡泡裡充滿期待,只是異男終究愛的是女人,黃小愛只能一再失望。

2016年黃小愛到澳洲打工渡假,微胖身材在異國大受歡迎:「厚,我每天都夜夜笙歌,你不會相信。」說起風光的豔遇,黃小愛終於有一點潑辣的自信一閃而過。他說自己靈魂深處,其實就是住了一個大媽,平常愛在路上看人吵架,看菜市場的媽媽們討價還價,這些都是他的表演靈感。演那些瘋女人就是把平常不敢說的話在表演的時候說出來。

喜劇瘋女人其實很焦慮,每天都在擔心自己的影片不受歡迎怎麼辦?「新的影片一上傳,我一整個晚上不能睡,一直盯著流量和讚數…以前一開始拍片沒人看,反而不會這樣焦慮。」他也擔心家人看到網路的表演,「我扮女人都偷我媽的衣服來穿,她最近好像有點發現…。」黃媽媽身材很好,黃小愛向媽媽偷來的衣服背後的拉鍊永遠拉不上。

黃小愛反串用的化妝品一大包不到一千元。
黃小愛反串用的化妝品一大包不到一千元。

有親戚曾經看到黃小愛的網路表演,跑去跟媽媽說:「妳兒子好像是gay。」媽媽向黃小愛求證,「我本來心一橫,想說,算了,我就乾脆出櫃好了。」黃小愛準備好了就要開口,豈料媽媽先說了一句:「你如果是同性戀的話,我會很難過。」黃小愛硬生生又把要說的話吞回去:「我不是怕我媽要我結婚或是限制我什麼,我是怕家人難過。」

他說,出櫃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真的有一天他們知道了那就知道了,但我也不敢想像他們會怎麼反應。」雖然在澳洲打工夜夜笙歌,但黃小愛從沒談過戀愛,「以前會很急著想找對象,我現在工作很忙,賺錢就好了,戀愛再說。」

這天的採訪,是在她拍「業配」的空檔,導演來了,黃小愛拿出他的化妝包,裡頭的化妝品全是便宜的開架式商品:「這一整包才幾百元,朋友就說,小愛你賺這麼多,可以有質感一點嗎?」說完,他自己都笑了。

現場只有一處媽祖廟有廁所,黃小愛走進廟裡變裝,忽然遲疑了一下:「這樣會不會不敬啊?會不會被趕出來?」潑辣女神心中其實是個害羞小少女。幾分鐘的時間,他變成歐巴桑,又如入無人之境,站在菜市場中央擺姿勢拍照。現實生活需要一些魔法,讓我們脫離現實,變成別人,然後才能說出真心話。

更新時間|2018.01.29 04: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