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1.30 06:38

放棄主教任命權 教廷對北京大讓步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北京官方認可的教會在耶誕夜舉行的彌撒。(東方IC)
北京官方認可的教會在耶誕夜舉行的彌撒。(東方IC)

中國影響力正不斷向外擴展,從北韓、南中國海、到南太平洋島國,從印度周邊到非洲,再到澳洲的政壇和校園,如今中國的影響力又進入了一個新領域——天主教教廷。它所帶來的衝擊,不僅止於台灣與歐洲唯一邦交國之間的關係,或是中國境內的1200萬天主教徒。

主教任命權 , 一直是北京和梵蒂岡建交的最大障礙 。 如今 , 傳言可能出現重大突破 , 但也可能是教廷的大退讓 。

過去,教廷不乏對於特殊主教任命的前例,不過外傳教廷要求廣東汕頭教區的莊建堅主教讓位給中國「自選自聖」的主教黃炳章卻是首開先例的「創新」做法。黃炳章從1998年以來就同時擔任全國人大代表。黃炳章也在2011年也因接受北京授予的主教職位,被當時本篤十六世教宗逐出教籍。

自1957年毛澤東時代北京成立「愛國教會」之後,天主教的活動就被打入地下。在不同時期,地下教會的神職人員和信徒經歷「再教育」、勞改、入監、拘禁等各種迫害。如今由具有全國人大代表身分的黃炳章獲得晉任,而教廷合法任命的88歲主教莊建堅被降級,正好說明了梵蒂岡如今對北京態度上的重大變化。在去年耶誕節前,莊建堅奉命到北京,在釣魚台賓館會見中國官員和教廷的代表團。據《亞洲新聞》(AsiaNews.it)——一個隸屬於天主教「宗座外方傳教會」(Pontifical Institute for Foreign Mission)的新聞機構——的報導,會談中莊建堅主教聽到要他辭職的要求時「忍不住落淚」。

另一方面,教廷認可的閩東教區主教郭希錦,也傳聞將降格成為中國「自選自聖」主教詹思祿的輔理主教或助理主教,詹思祿也是中國的全國政協委員。有報導說郭希錦在去年復活節期間遭監禁,被送去參加20天的「學習課程」,期間還被要求簽署文件,聲明自願降級為助理主教。梵蒂岡的代表團也已在福建會見詹思祿。

「愛國」教會和地下教會之間確實有些交集。不過梵蒂岡過去一向堅持主教任命權和教會傳授教義的獨立性。早在1981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就曾經要幕僚找尋改善梵蒂岡與北京的關係,多年來雙方關係進展緩慢最主要關鍵點就在於主教任命權的爭議。

教廷中有些人相信建立中國和梵蒂岡你更密切的關係有助於人權的進展。北京官方的英文環球時報以跨頁的報導,刊出了梵蒂岡的宗座科學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長同時也是教宗好朋友桑齊斯主教(Bishop Marcelo Sanchez Sorondo)讚揚中國禁止死刑犯器官交易,支持志願器官捐贈的措施。

桑齊斯主教是在去年8月在中國參加相關主題的研討會,當時他邀請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的主委參與聯合國的會議,分享打擊全球器官交易的「中國方案」。

不過這個發展也讓另外一些人感到憂心。已退休的香港樞機主教陳日君日前親自到梵蒂岡向教宗陳情,阻止主教「被辭職」的事件發生。去年,陳日君表示,他並不反對對話,而是反對「壞的協議」,那將是「對耶穌的背叛」。這次他也表示,如果中梵建交的協議是不好的,「我絕不介意成為其最大阻礙!」

耶穌會出身的方濟各教宗對於在中國傳福音抱強烈使命感。(東方IC)
耶穌會出身的方濟各教宗對於在中國傳福音抱強烈使命感。(東方IC)

方濟各教宗對於與中關關係正常化懷抱著歷史的使命感。但中梵關係正常化,照理而言應該是雙邊的互相妥協和承認,如果教廷承認北京官派的主教並解除他們的除籍令,北京也應承認教廷任命「地下」主教。但如今的傳聞讓雙邊協議顯得一邊倒。陳日君擔心教廷將重演一九六零年代「東方政策」(Ospolitik)的失敗。當年的教廷為了緩和與蘇聯關係,而犧牲了匈牙利首都主教敏真諦(Joseph Mindszenty)。敏真諦遭到共黨政權刑求監禁之後,在布達佩斯接受美國大使館長期庇護達十五年,一開始教廷曾一度命令他離開匈牙利。敏真諦說,要他拋棄他的牧眾,是「他人生最沈重的十字架」。

此外,紐約時報也指出,北京當局對非政府組織如今規範日趨緊縮,其中也包括宗教團體。二月一日開始實施的「宗教事務條例」,預計將讓地下教會的運作更加困難。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The Australian

更新時間|2018.01.30 07:5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