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2.05 07:00

【朱億長番外篇】黃治豪:「媽媽是女強人,從不讓人看見脆弱。」

文|黃文鉅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朱億長(左)和黃治豪(右)母子倆一起走過創業的艱辛,如今生意由黃治豪接班,朱億長慢慢放手退居幕後,也不再像從前那樣剽悍專橫。
朱億長(左)和黃治豪(右)母子倆一起走過創業的艱辛,如今生意由黃治豪接班,朱億長慢慢放手退居幕後,也不再像從前那樣剽悍專橫。

朱億長是撐持知名老店「億長御坊」半世紀的鐵娘子,她說自己是一個滿分的職場女強人,卻是不及格的媽媽。兒子黃治豪怎麼看呢?以下是他的說法:

小時候,爸媽都在南門市場忙生意,不太管我,我放學回到家,幾乎沒有人在,我們那時俗稱「鑰匙兒童」。沒有大人我怎麼吃飯?只能自己炒飯吃。我很喜歡看電視,有時看著看了,就忘了媽媽交代我要先把飯煮好等大人回來。有一次,她下班回來,看我沒有煮飯,問我是不是在看電視?我說沒有。她去摸電視機,熱熱的,知道我說謊,打我一頓。所以我從小心裡就有很多不滿,滿心想著以後我絕對不要走這一行。

爸媽給我一個觀念是,要零用錢就要自己賺。別人家小朋友是家長每個月固定給錢,我不一樣,爸媽從來不給我零用錢,要拿錢,凌晨4點就要起床去南門市場幫忙,幫到一半再去中央市場載菜。我未滿18歲就有了第一輛摩托車,因為爸媽要我上學前先去幫忙載一趟菜,載完才去上學。你知道嗎,載菜身上會有味道,每一次去學校都被同學問:「為何你身上有一股菜味?」

從小媽媽對我的教育很嚴格,除了平常日要幫忙,假日也不例外。小朋友賴床是很正常的事情,假日要早起很痛苦,媽媽以前叫我起床的方式很特別,她會很用力踏在和室地板上走路,走到我房間時特別大聲,如果那時候我還沒起來,她會一腳把門踹開,問我怎麼還不起來!我會怕,以後只要聽到她走路過來的聲音,我第一時間就會先跳起來。

我很早就意識到,家裡經濟不好,我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擁有快樂的童年,像是畢業旅行也不准去,結果被同學罵不團結。當兵退伍那一天,爸媽沒時間來,是爺爺奶奶專程搭計程車來接我,開心帶著我去竹山的廟裡還願,才剛還願完,媽媽馬上打電話來叫我趕回市場幫忙,讓我忍不住覺得她愛工作比愛小孩還要多。

直到長大,我才漸漸明白,媽媽的嚴格,最主要是來自於人生中的幾次經濟壓力。她的人生跌過好幾次跤,我小時候不小心燒了房子、她被人倒債千萬、丈夫中風,這些我都一一看在眼裡。最慘的大概是被倒債那一次吧,我們連員工薪水都差一點發不出去,媽媽的心情幾乎是要步上我外公的後塵去自殺,爸爸安慰他說:「燒掉我也有一半啊,我都沒有那麼難過了,全家一起承擔就好了。」那年我16歲,心想我不能讓這個家散掉,就跟媽媽說,我願意一起下來做生意,她才鬆口氣。

媽媽個性很龜毛,洗雪菜都是一片一片用手搓洗,雪菜的梗裡面有一點一點的東西,像沙子一樣,不用手搓很難洗乾淨,我問說怎麼不直接切掉就好?但她很堅持要一片片手洗。包括炒菜也是,是人難免有失誤,員工有時拿給她試菜,萬一不滿意,她會把整個鐵盤摔到地上說:「炒這什麼爛東西!」到現在,她還是每天親自試菜才放心。

媽媽得憂鬱症之前,我們每個月都會為了做菜的口味吵架,我比較喜歡甜一點,媽媽喜歡清淡一點,常常在配料的落差之間起爭執。以前,媽媽都很霸氣,覺得「我就是要你這麼做,你不要再給我多講什麼。」可是現在媽媽會說:「沒關係你就做看看,看哪個好吃再來決定。」憂鬱症藥物讓媽媽的情緒沒有以前那麼起伏,不然以前媽媽隨隨便便就很容易生氣。她性子也很急,像是店面盤子裡的雪菜百頁賣完了,她打電話到廚房叫我們出菜,剛叫五分鐘,就衝下來問說為什麼還沒出菜?怎麼動作那麼慢?她常常這樣搞得我們壓力很大。

對我們而言,媽媽一直是個女強人,從來不會讓人看到她脆弱那一面,她常自己偷哭,一直到這幾年,她才告訴我們她的脆弱。她跟我說,以前教育我的方式似乎錯了,她告訴我她覺得自己以前應該多關心小孩,不應該把我們單獨丟在家裡。因為我被她教育得太理性了,我變得愈來愈像當年的她,完全以工作為優先,公事公辦又很理性,感性層面偏低,也比較不太會關心家人的情緒。她常提醒我,要多關心我的女兒,不要把太多時間放在工作上,可是現在我除了市場的生意,還要兼顧中央廚房,時間幾乎都固定卡在那邊。

或許,這對我們家人彼此都是最好的轉變,經歷過許多挫折又站起來,我們更能懂得體貼對方,也更明白,做生意賺錢很重要,家人的關懷與支持更加重要。

更新時間|2018.02.02 16: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