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02.09 14:15

【全文】《花甲》夯到進院線 瞿友寧數據分析攻賀歲檔

文|劉慧茹    攝影|楊兆元    繪圖│楊茜婷 
《花甲大人轉男孩》延續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描述主人翁鄭花甲退伍返鄉的故事。(氧氣電影提供)
《花甲大人轉男孩》延續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描述主人翁鄭花甲退伍返鄉的故事。(氧氣電影提供)

台劇《花甲男孩轉大人》因叫好叫座,改編成電影《花甲大人轉男孩》搶攻今年春節賀歲檔。儘管有漫威英雄片《黑豹》及奧斯卡入圍片《水底情深》《意外》夾擊,導演瞿友寧毫不畏懼,要用獨特的台式情感吸引觀眾入場。

《花甲》宣布開拍至上映僅4個月,瞿友寧除參與編寫劇本、集合30多位演員,還籌了近1億元資金,祕訣在於對商業市場多年的觀察。他透露:「只要過程中清楚與投資方溝通,達成各取所需的共識,就能更緊密結合。」

2016年推出的植劇場,有愛情成長、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原著改編四大類型系列劇集,其中又以去年播出、改編自楊富閔原著小說《花甲男孩》的7集戲劇《花甲男孩轉大人》最受歡迎,創下無線台最高收視率4.16%、總收視人口約147萬人的好成績,進而催生出電影版《花甲大人轉男孩》。

《花甲大人轉男孩》延續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原班人馬(右起嚴正嵐、盧廣仲、江宜蓉、蔡振南)也將在大銀幕出現。(氧氣電影提供)
《花甲大人轉男孩》延續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原班人馬(右起嚴正嵐、盧廣仲、江宜蓉、蔡振南)也將在大銀幕出現。(氧氣電影提供)

戲劇《花甲》找來知名歌手盧廣仲跨界主演,並以蔡振南、龍劭華、謝盈萱多位資深演員,帶領嚴正嵐、江宜蓉、劉冠廷等植劇場培育的新演員模式,成功演繹通俗又感人的台灣在地故事,也實現植劇場企圖改善製作環境、培植新人的理念。

集合威秀影城董事長吳明憲(左起)、秀泰影城總經理廖偉銘、國賓影城董事長張中周、新光影城董事長吳昕昌代表四大影城投資,讓瞿友寧首部商業電影風光誕生。(讀者提供)
集合威秀影城董事長吳明憲(左起)、秀泰影城總經理廖偉銘、國賓影城董事長張中周、新光影城董事長吳昕昌代表四大影城投資,讓瞿友寧首部商業電影風光誕生。(讀者提供)

而電視版的成功,亦帶動了電影《花甲》開拍,雖然拍攝期僅短短34天,卻吸引童子賢的「藝碩文創」,以及「威秀」「秀泰」「國賓」「新光」四家影城、「樂到家」「華映娛樂」等資金投入,加上1千600萬元的輔導金,總製作成本加宣傳行銷預算,估計近億。導演瞿友寧受訪時強調,「我們絕非莽撞進入市場或靠電視劇熱潮撈錢。」

瞿友寧透露,去年6月初,因蔡振南、盧廣仲父子一鏡到底的吵架片段,在臉書爆紅,創下400萬個按讚紀錄,才興起拍電影版的念頭。當時不確定是否能拍成,但考量觀眾討論度會隨時間減弱,初步認為該把握2018年的春節檔期上映,於是私下召集編劇群及原著作者楊富閔,一同討論電影劇本走向。

「我們陸續回推後製、拍攝、劇本各階段所需時間,訂好時程及進度,著手編寫劇本,直到8月底完成初稿,確信能執行,才對外公布。」同時間,瞿友寧加速籌措資金,戲劇的高人氣則是最大助力。

 

瞿友寧收集數據,分析目標群眾,甚至找來「看過」與「沒看過」《花甲》的2派編劇調整劇本。

他旗下的「氧氣電影公司」最先投入第一筆資金,並採用13位植劇場培養的新演員,藉此實踐「植劇場亮星計畫」培育新人的理念。因和碩董事長童子賢是植劇場最大股東,瞿友寧於是向童子賢旗下公司「藝碩文創」提案,順利在十月開拍前獲得第2筆資金投入,這讓他吃了定心丸,之後再逐步進行集資。拍片過程中他陸續提供有興趣的投資人看劇本及片段,漸漸吸引金援,同步擴大拍攝規模,並申請輔導金。

導演瞿友寧籌拍電影《花甲》戰戰兢兢,包括編導、後製、行銷等環節,都親自參與。
導演瞿友寧籌拍電影《花甲》戰戰兢兢,包括編導、後製、行銷等環節,都親自參與。
電影殺青後,導演瞿友寧率演員跑宣傳,還赴台中掃街,做上映前的票房衝刺。(氧氣電影提供)
電影殺青後,導演瞿友寧率演員跑宣傳,還赴台中掃街,做上映前的票房衝刺。(氧氣電影提供)

資金問題逐步解決後,瞿友寧更重視如何調整電影版內容的問題。他同步收集戲劇《花甲》在愛奇藝的點擊率、電視台收視率、臉書短片花絮點擊等數據,分析目標群眾,甚至找來「看過」與「沒看過」《花甲》的2派編劇調整劇本,他直言:「很怕電影被批是狗尾續貂。」除全面採用電影團隊並擴大編制,更加入武打、特殊化妝、特效元素,為了刺激票房,還找來何潤東、陳意涵、吳念軒、林美秀等知名演員客串。

何潤東(左)客串參與《花甲》電影,劇中飾演劉冠廷(右)的情敵。(氧氣電影提供)
何潤東(左)客串參與《花甲》電影,劇中飾演劉冠廷(右)的情敵。(氧氣電影提供)
瞿友寧(左起)執導《花甲》,與盧廣仲、劉冠廷等演員們激盪出許多火花,讓片中橋段更加豐富自然。(翻攝自《花甲》臉書)
瞿友寧(左起)執導《花甲》,與盧廣仲、劉冠廷等演員們激盪出許多火花,讓片中橋段更加豐富自然。(翻攝自《花甲》臉書)

電影初剪完成後,瞿友寧進一步做小型試映,共進行了5次,透過觀影者反應進行修正,從3個半小時濃縮為1小時58分,「只要清楚分析市場、目標觀眾、回收估值,讓投資人有8成的信心,就能順利完成合作。」

瞿友寧畢業於世新電影科,曾是楊德昌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助理導演,之後分別在王童電影《紅柿子》、蔡明亮電影《洞》擔任副導,執導過《假面超人》《殺人計畫》《親愛的奶奶》等片。《假面超人》曾獲韓國釜山影展最受觀眾歡迎影片、《親愛的奶奶》在2013年入圍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但都不及他執導的電視劇《惡作劇之吻》《我可能不會愛你》和《花甲男孩轉大人》受矚目。

康康經過特殊化妝,在《花甲》電影中變身150公斤胖子。(氧氣電影提供)
康康經過特殊化妝,在《花甲》電影中變身150公斤胖子。(氧氣電影提供)
康康經過特殊化妝,在《花甲》電影中變身150公斤胖子。(氧氣電影提供)
康康經過特殊化妝,在《花甲》電影中變身150公斤胖子。(氧氣電影提供)

多年來,不少人建議瞿友寧拍商業電影,他笑說是直到《花甲》才看開,「我經歷台灣新電影、藝術片、偶像劇各自興盛的階段,對市場有完整觀察,這次是我第一次拍商業片,把以往對電影工業的瞭解與觀察一次用上。」為此,他每週開行銷電影會議,沙盤推演,期待《花甲》夾帶粉絲經濟,至少能衝出一億元票房。

瞿友寧認為,未來若再拍商業片,每部片至少要計畫半年至一年,且要更適應商業市場的操作模式,符合投資人年度預算及製作報表的需求,減低投資方的不確定感。

《花甲》老家主場景在電影版中變民宿,原本電視版殘破的倉庫也升級成復古味十足的電動遊戲間。(氧氣電影提供)
《花甲》老家主場景在電影版中變民宿,原本電視版殘破的倉庫也升級成復古味十足的電動遊戲間。(氧氣電影提供)

 

影視產業不妨站在投資方角度思考,或許對方希望的不一定是利益回收,也可能是經驗值回收與形象回收。

隨著童子賢暫停「植劇場」相關投資計畫,發起成員之一的瞿友寧也與王小棣、蔡明亮等8位導演共同退出。如何看待影視產業與企業界未來的合作?瞿友寧說:「如果前期能討論更清楚,建立清楚的溝通橋梁,執行面就不會有太多差異和不了解。」

他進一步強調:「影視產業不妨站在投資方角度思考,或許對方希望的不一定是利益回收,也可能是經驗值回收與形象回收。雙方初期應清楚溝通彼此的目標,不斷調整理念,並階段性給投資方看到和想像一致的結果,雙方就能更緊密結合。」相對的,瞿友寧也認為投資方該給予影視創作者更多信任空間,藉此提升台灣的能見度,對內需、外銷市場都有幫助,回饋將超乎想像。

 
 

更新時間|2018.02.05 14: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