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02.07 22:20

沒上麻藥縫3針 鄭人碩吶喊:想打死醫生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鄭人碩承認自私,對妻兒暫時無法付出那麼多,但他只是想給自己一個交代,想讓曾經看不起他的人都能改觀。
鄭人碩承認自私,對妻兒暫時無法付出那麼多,但他只是想給自己一個交代,想讓曾經看不起他的人都能改觀。

鄭人碩的父母雙逝。說著7年間照料中風開腦父親的前事,青壯如他必須兼撿資源回收維生,當時連死之餘裕對他都算奢華。父親過世了,至今那些現實的債務,鄭人碩都還沒還清。行過地獄之路,心裡死過再活過。

但鄭人碩並沒因而學會渡化自身,反而更一步步困陷我執,幾年內他的戲幾乎都有肉身相搏,那些他所有想要證明自己的,也全都化為肉身之上的欲望與欲念。拿過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角頭2》是他第一次演出商業大製作。鄭人碩說,希望能成功,希望有更多的商業片,看到他不是只能演藝術片。

欲望之急切,沒要隱藏貪嗔痴任何一味。

是對真實上癮的男人吧。演《阿莉芙》的扮裝皇后時,鄭人碩真的找了扮裝皇后,只要對方有空,他就出現,去熟透並滲透對方的生活。《角頭2》,他演的是老大王識賢下的領頭羊,他說服出品人及導演,安排一個組織讓他「實習」2個月,即使沒跟著撂傢伙出去見識「社會事」(無法合理形容的不合法事件),但鄭人碩非得把自己浸泡於實境不可。

鄭人碩(右)在《角頭2》裡扮演王識賢(左)的手下,總是衝鋒陷陣。(理大國際多媒體提供)
鄭人碩(右)在《角頭2》裡扮演王識賢(左)的手下,總是衝鋒陷陣。(理大國際多媒體提供)

「不然我不知道他們講話的眼神是什麼樣?動作是什麼樣?什麼時候會很生氣?什麼時候是開玩笑?什麼是泡茶的時候?什麼是談判的時候?還好他們都讓我經歷這個東西。」

小檔案:肉身情與欲

1982年12月29日生。2001年與陳喬恩拍攝電視劇《紅色女人花》出道,因家庭因素離開演藝圈多年,跟著張作驥從基層幕後做起,2015年以電影《醉.生夢死》一角獲得第17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入圍第52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新作《角頭2:王者再起》將於2月15日上映。

 

與尹馨床戰起了反應

為什麼對真實的癮頭這麼重?他說:「我本身是沒有什麼才華的人,只能把真實努力給人家,看能不能換得信任跟願意。」
為什麼對真實的癮頭這麼重?他說:「我本身是沒有什麼才華的人,只能把真實努力給人家,看能不能換得信任跟願意。」

電影中動員千名臨演的場景,連3天晚上封街幹架,那一個場景,鄭人碩以一擋二、三十人。演戲的氣口太真實,有些臨演覺得他一定是哪個堂口來的,還問製片:「鄭人碩真的是在混的對不對。你們怎麼有辦法去找到黑社會來演?」製片回:「他是演員啦,之前還演同志片⋯」

一起主演《角頭2》的功夫明星鄒兆龍曾對鄭人碩說:「沒到醫院,就沒資格說你受傷。」

但就是在那場夜戲裡。鄭人碩眼角被敲到縫3針,他選擇不上麻藥縫合。「打麻醉一定會腫。隔天又要上戲,我就選擇不打麻醉,直接縫吧,沒有必要讓現場一千多人,等我一個人。」

痛嗎⋯鄭人碩大叫一聲!「怎麼不痛!當下我真的很想把醫生打死,好痛,怎麼會那麼痛!布沙發的表面,已經被我的手抓到起毛球了。」

演《阿莉芙》,鄭人碩與戲中老婆王安琪有激情床戲。他全裸露屁股,原本正面遮鳥上場,因為翻身時一直穿幫,鄭人碩於是直接問對手演員,如果不弄防護措施可不可以?還說:「妳盡量對我,把所有要發洩在我身上的欲望都給我。」於是他在劇組前撕開防護措施,赤條條本色演出,「現場都嘛看得到。」

電影《醉.生夢死》,鄭人碩與黃尚禾有男男全裸床戲;迷你劇集《川流之島》,他與尹馨3度床戰到自己都有反應。不同類種的欲望,全部混合成真實的單一氣味,在他身上川流不息。

說人生的傷痛。「沒有人一失戀一受傷就會大哭大難過,一定有個時間序,到一個點才會宣洩出來,真實的人生也是這個樣子。」
說人生的傷痛。「沒有人一失戀一受傷就會大哭大難過,一定有個時間序,到一個點才會宣洩出來,真實的人生也是這個樣子。」

 

 

  • 造型:陳慧明
  • 服裝提供:Bottega Veneta
  • 場地提供:Believer理髮 珈琲

更新時間|2018.02.11 04: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