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8.02.11 23:00

【詩】問事 陳怡芬

文、聲音|陳怡芬 繪圖|吳佳穎 

月亮收割耳朵

傷痕是一條截彎取直的河道

夢裡無人看守

陳怡芬〈問事〉全文朗讀

陳怡芬〈問事〉全文朗讀

00:00:00 / 00:00:00

讀取中...

I. 立夏以後
日光越來越長
黑夜遺失在故事的摺頁
此刻是誰與你串供一夜好眠?
雨水如你支吾閃爍
當強光曝白,時間掉進
謊言的迷宮
宜:安床 忌:分居

II.在小滿與芒種之間
她的稻穀結穗
我的花期已過,子房荒蕪
像未及移植的盆栽,揣測土壤
以及生活龜裂的卦象
是否?逾期採收的愛情
枯癟如已讀不回的訊息
宜:穿井 忌:破土

III.秋分
白晝和黑夜等長
記憶和遺忘等深
思念飽滿的時候,不要伸手
指向月亮
月亮收割耳朵
傷痕是一條截彎取直的河道
夢裡無人看守
我用盡整條河流的意志
可否不再為你日夜氾濫?
宜:立碑 忌:月破

IV.霜降之日
冷鋒與人煙在玻璃對峙
白霧悄悄佔領窗景
小餐館外有女子腳步躑躅
隔著一次心跳漏拍的距離
我們閃避的目光在眼角相遇
刀叉鏗鏘,你吋吋肢離
五分熟的誓約
卻是甚麼令我如一記拱脊的問號
在唇舌間突然老成?
宜:開光 忌:訂盟

V.之後,大雪
門鎖密碼反覆代換
銅質的等待像甕底醃菜
凝結一層層時間的寒害
偶爾衰靡,偶爾神色艷麗
假裝猜不透你來過或是沒來?
說好的春天枝節橫生
草木是你,此後
霜雪是我
宜:伐木 忌:嫁娶

 

 

陳怡芬(陳怡芬提供)
陳怡芬(陳怡芬提供)

作者小傳─陳怡芬

愛搞自閉的家庭主婦,當靈魂躁動時,忝生和世界對話的欲望,便放生文字如猛鬼出閘悠晃。

更新時間|2019.09.10 19: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