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8.02.09 08:00

誆騙宗教儀式下藥性侵 揭跨性別女大生死亡內幕

文|李育材    攝影|王漢順
亞藍對友人提及自己曾遭一名中年男子下藥,再用宗教儀式性侵她。
亞藍對友人提及自己曾遭一名中年男子下藥,再用宗教儀式性侵她。

去年12月3日,一名失蹤2週的女大生「亞藍」(化名),被人發現陳屍在新北市板橋大漢溪河畔,當時家人認為,亞藍是因不堪長期遭受集體霸凌,才會選擇輕生。但亞藍的友人卻向本刊爆料,原來亞藍是一名跨性別人士,因性別認同遭受朋友攻擊,且在溪邊溺斃前,疑似曾被一名自稱是宗教修行人的男性友人性侵,死亡時的地點離該名男子的住處亦僅相隔2公里,懷疑亞藍的死並不單純,也揭開這起霸凌、性侵疑雲。

「在我的印象中,亞藍曾告訴我她不會自殺;反倒是她在死亡前,有向我和其他友人提及,自己被一名男子性侵之事!」仔細回想好友生前種種,目前是跨性別自由作家的吳馨恩向本刊娓娓道來,好友亞藍之死的多項疑點。

亞藍失蹤前的最後身影,被監視器拍下一人一狗奔跑離開。(翻攝畫面)
亞藍失蹤前的最後身影,被監視器拍下一人一狗奔跑離開。(翻攝畫面)
跨性別是什麼

跨性別者(transgender)是指其「性別認同」或「性別表達」與出生時的性別不符之人。性別認同是指一個人認同自己身為男性、女性或其他性別的心理意識;而性別表達是指一個人透過行為、衣著、髮型、聲音或身體特徵等,來向他人傳達自己所認同的性別。有部分的跨性別者透過荷爾蒙療法、外科手術及其他方式去改變身體,使身體盡可能符合他們的心理性別認同。

 

被當異類 曾遭友人霸凌

20歲的亞藍是一名跨性別者,在吳馨恩所提供的照片中,面目清秀的亞藍留著俐落的短髮,中性的穿著打扮帶著笑容,看起來活潑開朗。

去年11月18日,亞藍從土城外婆家離開後失蹤;2週後的12月3日,被釣客發現溺斃在板橋大漢溪河畔。為了尋找失蹤的亞藍,在美國工作的母親匆匆回台,拜託住家附近的土城分局頂埔派出所協尋;頂埔派出所所長伍國榮向記者表示,當時調閱亞藍失蹤前可能經過的所有路口監視器畫面,始終沒有她的蹤跡;反倒是在一處私人工廠架設的監視器中,發現她帶著家中紅貴賓狗狂奔離開的最後身影。

亞藍失蹤2週後,遺體在大漢溪畔被釣客發現。
亞藍失蹤2週後,遺體在大漢溪畔被釣客發現。

亞藍的遺體被發現後,警方先以意外溺斃處理,母親也認為女兒可能輕生,向媒體說女兒就讀高三時,在網路上認識一群朋友後,一行人多次相約出遊,不料她和網友分享自己能看到或感應一些無形事物,多次善意向友人提醒,卻反被罵是「神經病」「怪人」,還被當作異類霸凌,女兒從此悶悶不樂,甚至出現幻聽、睡眠障礙等精神症狀,這些可能就是導致女兒死亡的主因。

然而事情或許還另有原由,吳馨恩透露,亞藍失蹤前,曾在去年10月27日,邀她和其他友人一起參加現代婦女基金會、性別網站所舉辦的「only YES means YES沒有同意,就是性侵」性侵防治比賽,大家一起策劃影片拍攝、藝術創作等內容,準備爭取頭獎15萬元的獎勵。

亞藍的遺體被發現時已浮腫不堪,十字架項鍊成為少數能辨識她身分的遺物。
亞藍的遺體被發現時已浮腫不堪,十字架項鍊成為少數能辨識她身分的遺物。
亞藍曾向家人提及遭校園霸凌,並透露痛苦的心情。(翻攝畫面)
亞藍曾向家人提及遭校園霸凌,並透露痛苦的心情。(翻攝畫面)

吳馨恩說,與亞藍共事的過程中,得知她對自己的性別認同是「流動性別」,雖然性徵是女生,自己也喜歡女生,但心理並不一定屬於男性或女性,也因此遭受部分有特定宗教信仰的友人及同學流言蜚語攻擊,認為亞藍是怪人,還強制要求她「改正」;甚至連與她同住,擔任大學教授的父親,對其想法也不諒解,成為埋藏在亞藍心中的龐大陰影。

 

男哄修行 下面才能突破

沒想到事情愈演愈烈,在參與性侵防治比賽的過程中,夥伴們經常開會討論進度或分享彼此心得,就在某次談論中,亞藍竟然告訴吳馨恩等友人,自己因受不了霸凌離家時,遭受一名男性友人強行「進入身體」的經驗。

亞藍與友人對話時,懷疑自己被人下藥迷姦。(翻攝畫面)
亞藍與友人對話時,懷疑自己被人下藥迷姦。(翻攝畫面)
亞藍生前曾透露不會自殺,但卻離奇溺斃大漢溪畔。(翻攝畫面)
亞藍生前曾透露不會自殺,但卻離奇溺斃大漢溪畔。(翻攝畫面)

吳馨恩提供本刊一段亞藍的談話錄音,根據亞藍的說法,表示自己離家後,一名自稱「宗教修行人」的男子,稱可協助她度過難關。後來到了男子的住處,他還拿出一錠「保健食品」給亞藍服用,男子堅稱:「我不會害妳!」半哄半騙地讓亞藍吃下藥物;亞藍服藥後,開始覺得頭暈目眩,想抗拒卻已來不及,就遭男子使用「宗教儀式」性侵。

吳馨恩轉述亞藍說法,男子宣稱:「因為妳的下面沒有突破!」並要亞藍相信經由他的帶領,可以幫助她透過修行力量的加持,性別才能徹底轉變為男性;過程中,男子不斷告訴亞藍不要害怕,且說自己「已經結紮,沒有問題」,利用藥物的半脅迫方式下,讓亞藍就範。

聽聞亞藍講述這段經歷,眾人都認為亞藍是遭人下藥性侵,只有亞藍疑似因「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認為對方年紀較長,且是以要照顧她為出發點,反而傾向不追究該名男子。吳馨恩回想,亞藍透露遭男子染指後,還曾向夥伴表示,經常感覺有東西要「進入她的身體」,並稱自己「想要離開」,因此合理懷疑亞藍自稱的靈異體質,就是遭性侵後的心理創傷。

數天後,即是亞藍失蹤的11月18日當天,她先在性侵防治比賽夥伴們的網路群組中,貼上一首名叫〈行屍走肉〉的流行歌,旋即沒了音訊。

跨性別者亞藍被發現溺斃大漢溪,生前疑遭一名自稱宗教師的男子性侵。(翻攝自臉書)
跨性別者亞藍被發現溺斃大漢溪,生前疑遭一名自稱宗教師的男子性侵。(翻攝自臉書)

 

失蹤期間 中年男來提親

亞藍失蹤時,家人曾貼出尋人啟事希望民眾協尋。
亞藍失蹤時,家人曾貼出尋人啟事希望民眾協尋。

亞藍的突然離去,讓性侵防治比賽小組面臨解散,被迫放棄;朋友與家人在苦心搜尋她之際,竟然還聽到亞藍的母親提及有一名微胖、戴眼鏡的詭異中年男子曾找上她,表示很喜歡亞藍,要跟她的家人提親,莫名其妙的舉動,也嚇壞了亞藍的家人。

直到亞藍的遺體被尋獲,眾人開始懷疑該名男子與亞藍的失蹤有直接關係,原因是他的住家距離亞藍溺水的地點僅有2公里之遙;偵辦此案的檢察官甚至還傳喚該名男子到案說明,只是亞藍的遺體在法醫相驗之後,立即火化,整件事成為一樁無頭公案。

心疼好友遭逢不幸,同樣身為跨性別者的吳馨恩向本刊說,他們常因性別認同被社會歧視,尤其還有多人曾遭性侵、性騷擾等。以吳女自己為例,日前她因為失戀,到一名擔任性別團體志工的男性友人家中作客,這名男子是她多年好友,與她一起經歷許多性別運動及文化運動,卻利用她情緒低落,思想混沌時,藉機要求與她發生關係。

吳女起初同意男子的做法,沒想到發生性行為時,因劇烈疼痛大聲要求男子停止,但男子卻不肯罷休,一直持續到她受傷;事後,男子的態度更令吳女感到害怕,甚至對她說:「不是所有性行為都會非常合意,妳是低能喔?」讓吳女憤而控告他性侵。

 

合意性交 遭施暴者曲解

吳女強調,「合意性交」已經成為許多施暴者刻意曲解、卸責的說法,只要不尊重先喊停的人,就可能構成強暴、侵害。

跨性別作家吳馨恩也是性侵受害者,她憤怒譴責有歧視的施暴者。
跨性別作家吳馨恩也是性侵受害者,她憤怒譴責有歧視的施暴者。

現階段的台灣,是個訴求性別多元、平等的社會環境,任何人都必須抱持尊重的態度來看待性別認同,而非以自身狹隘的想法或宗教觀念加諸他人,造成身心損害,否則亞藍和吳馨恩的案例,還會在台灣的社會角落上演,難有平息的一天。

離奇死亡留下謎團
  • 2017年6月,台南市:夘(音同院)姓男子裸體倒臥浴室,雙腳割傷見骨,浴室內洗手台破裂、蓮蓬頭的水也沒關,現場一片凌亂,妻子懷疑有歹徒行凶;不過,一名資深刑警認為,男子是被掉落的洗手台碎片割斷腳筋,最後失血過多死亡。
  • 2017年5月,宜蘭縣:民眾在一棟荒廢已久的屋舍中發現一具屍體,罩著半透明大塑膠袋,並且「由內」打結,現場留有一件夾克、一個空背包,但未找到身分證或遺書。檢警從屍體外觀及現場跡象鑑識,初步研判是自殺,但也不排除他殺的可能。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8.02.07 14: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