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奧斯卡最佳影片《水底情深》 戴托羅拮据拍出奇幻情緣

文|祁玲
以冷戰時期為背景的《水底情深》,是以啞女清潔工和被俘水怪為主角的超現實成人童話。(福斯提供)

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的《水底情深》 是今年奧斯卡金像獎大贏家,以13項入圍奪冠,又贏得最佳影片、導演、配樂、藝術指導等4項大獎,也是去年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獅獎得主。

戴托羅的電影以場景華麗奇幻聞名,然而這部片預算卻不到2,000萬美元(約新台幣5億9千萬元)。礙於經費有限,他自掏腰包支付片中兩棲生物的造型設計和主場景費用,僅支領工會規定的最低薪資,還與別的劇組共用攝影棚,而好萊塢通常要花3倍以上的預算才拍得出這種規模的電影。

「音樂小聲一點,我花了25年才站上這舞台,再給我1分鐘。」今年金球頒獎典禮,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因《水底情深》 (The Shape of Water)獲最佳導演,他致詞不到1分半鐘,催人下台的音樂響起,但他堅持多講一會兒,以感謝劇組和演員,這段插曲成為典禮亮點之一。

 

戴托羅說 :「怪物救了我。我相信牠們是缺陷的守護神,提醒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會失敗。」

戴托羅打從孩提時代就著迷於各式各樣的怪物,執迷到他的祖母曾找人為他驅魔。他在台上說 :「怪物救了我。我相信牠們是缺陷的守護神,允許我們犯錯,提醒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會失敗。25年來,我拍了許多描述奇特故事的電影,其中3部救了我,那就是《惡魔的脊椎骨》(Devil's Backbone)《羊男的迷宮》(Pan's Labyrinth )和《水底情深》。」

2001年的《惡魔的脊椎骨》是戴托羅第3部片,由名導佩德羅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擔任製片,給他自由的創作空間。《羊》片則獲2007年奧斯卡最佳攝影等3座技術獎。至於《水底情深》在過去3個月頒獎季期間屢有斬獲,甚至有機會追隨同鄉導演阿方索柯朗(Alfonso Cuaron)和阿利安卓岡扎雷伊納利圖 (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的步伐,一舉擒下奧斯卡。

 

《水底情深》是「超現實的成人童話」,也是讓人們思考接納異己的故事。

《水底情深》描述啞女清潔工和兩棲生物(或稱人魚)的愛情故事,這部「超現實的成人童話」靈感可追溯至戴托羅6歲時看的黑白片《黑湖妖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是他難得將個人經驗放進作品的致敬之作。電影描述美國考察隊在亞馬遜河一帶遭人魚攻擊,好幾個隊員喪生,人魚強行帶走1名女隊員,最後愛上她。戴托羅當時深受吸引,希望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未能如願。

黑白片《黑湖妖潭》是人魚愛上美國女性考察隊員的奇幻片,成為《水底情深》的靈感。(翻攝自wearemoviegeek.com)

2011年,編劇丹尼爾克勞斯(Daniel Krauss)向戴托羅描述構想中的故事:「一個啞女在關了一隻怪物的政府機關當清潔工。」讓他想起《黑》片,於是買下拍攝權。「那部片的怪物下場很慘,戴托羅一直耿耿於懷。加上他想拍一部與社會邊緣人相關,讓人們思考接納異己的故事。」製片戴爾(J. Miles Dale)接受財經媒體「市場觀察」訪問,透露戴托羅的拍片動機。

電視劇《活屍末日》的部分場景曾出借給《水》片的劇組, 以節省經費。(翻攝自moviemovie.com.tw)

美國製片工會(PGA)上個月頒發最佳影片給《水底情深》,製片戴爾致詞表示,一部以啞女清潔工和被俘水怪為主角、背景是1962年冷戰時期的電影,很難找投資者。他和導演拜訪福斯探照燈(Fox Searchlight Pictures)公司高層,對方條件是:黑白片預算不能超過1,700萬美元(約新台幣5億300萬元),拍彩色片得在2,000萬美元(約新台幣5億9,200萬元)以內,戴托羅選擇後者。

找到投資方前,戴托羅自掏腰包雇用一組人,負責研發人魚的造型,以及打造主要場景—政府部門的實驗室,製片戴爾解釋:「這樣才能爭取更自由的創作空間。」 拿到有限預算之後,劇組更必須精打細算。剛巧戴托羅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活屍末日》(The Strain)也由戴爾監製,於是他說服戴托羅:「何不趁該劇的拍攝空檔,借用部分場景和劇組人員來拍《水》片?」

製片戴爾表示,《水底情深》的題材和背景讓他很難找資金。(東方IC)

為了說服戴托羅,他以恐怖大師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為例:「《驚魂記》(Psycho)也是趁《希區考克劇場》休工期間、借場地拍的。」戴托羅是希區考克的粉絲,便欣然接受這個點子。

 

為爭取創作自由,戴托羅自掏腰包雇用一組人,負責研發人魚的造型,以及打造主要場景。

《水》片有些場景設定在水裡,但化妝和特效出身的戴托羅決定採用「濕片乾拍(dry for wet)」的方法,取代製作大型水槽。讓演員或家具吊鋼絲,用製煙機讓空間布滿煙霧,以電扇吹動衣服,配合特殊燈光以慢鏡頭拍攝,看起來就像在水裡拍攝。最後再用電腦加點氣泡、修掉鋼絲,兼顧預算和畫面的美感。

《水底情深》的預算有限,讓戴托羅(右二)大嘆拍片過程非常困難。(東方IC)

相較於水底場景的以假亂真,戴托羅堅持人魚要由真人演出。他找來6度合作的演員道格瓊斯(Doug Jones),結合假肢服裝、化妝技術和電腦特效,皺紋、膚色,頭上觸角等細節都不馬虎,戴托羅笑說:「嘴巴一定要,因為是愛情故事嘛,才可以接吻。」為了扮演人魚,道格每次要花3小時搞定造型。

因該片入圍奧斯卡最佳攝影的丹麥攝影師丹羅斯特辛(Dan Laustsen)亦參考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主演的《天生好手》(The Natural),從背後打光,創造光暈效果,凸顯人魚的英雄氣質。

戴托羅表示,《水底情深》拍攝過程非常可怕且困難,「因為我們僅用了1,950萬美元(約新台幣5億7,700萬元),卻拍攝出像耗資6,000萬美元(約新台幣17億7,000萬元)才能達成的效果。」

更新時間|2018.03.05 05:01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