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2.26 23:00

【駱以軍番外篇】次級品也有價值

文|陳又津    攝影|楊子磊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駱以軍(右)參加錄影時,使盡渾身解數說笑話,比出逗趣動作,左為主持人陳栢青。
駱以軍(右)參加錄影時,使盡渾身解數說笑話,比出逗趣動作,左為主持人陳栢青。

駱以軍參加本刊自製電視節目《鏡相人間》錄影那天,他提早到了,站在凋敝的重慶南路施工圍籬旁,身邊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和路人,只有抽菸的小說家和街友是靜止的。

他一見到我們,忙從破爛黃書包拿出物件,從父親日記、小說手稿到兒子的布偶都帶了,還不顧路面堅硬,隨手拿出瓷牛撲滿,裡面裝滿舊版50元硬幣,我們連忙捧著,怕他摔破。

當初請他帶些有紀念價值的物品,但我們沒想到,駱以軍會帶得這麼多、這麼重。想起另一位作家蔡俊傑說過:「有時候你可能只需要一個便當,但駱以軍會幫你叫2、3個披薩。」

駱以軍家中的瓷牛撲滿,專放舊版50元硬幣,駱以軍奇怪都過了這麼多年,這批「古錢」怎麼還沒增值?
駱以軍家中的瓷牛撲滿,專放舊版50元硬幣,駱以軍奇怪都過了這麼多年,這批「古錢」怎麼還沒增值?

問駱以軍,這撲滿有什麼意義,他說沒有,只是裡面裝了很多舊版50元硬幣,是他家最值錢的東西。就算是那樣,也可以把錢幣先拿出來啊。他還帶了青花瓷花瓶,我們勸他別拿出來,先去室內避寒。錄影時,我們替駱以軍移動書包時,發現拉鍊沒拉,還滑出銀行存簿。

看來,駱以軍確實把他的生活細節整個打包帶來了。

錄影中場休息,我們聊起他書包那個花瓶,應該花了不少錢吧?但駱以軍悄聲說,其實不值那個錢。蔡俊傑也說:「一般人買到假的東西,可能會生氣,或是鼻子摸摸就算了,但駱以軍就算被騙了、買貴了,那是次級的石頭,不到玩家預期的價值,他還是覺得這東西看起來漂亮。」

駱以軍帶來父親的遺物,像是替父親不好意思,也從專業的角度說:「這是我爸寫的小說,但他寫得很爛。」
駱以軍帶來父親的遺物,像是替父親不好意思,也從專業的角度說:「這是我爸寫的小說,但他寫得很爛。」
駱以軍父親勤寫日記,裡面還塞了許多紙片、照片,連駱以軍自己都不知道是誰。
駱以軍父親勤寫日記,裡面還塞了許多紙片、照片,連駱以軍自己都不知道是誰。

回駱以軍,既然是假的,我們就學鑑定節目那樣摔破好了。駱以軍立刻哀求不要啦,你看這花紋多美啊。看來他是真的心疼了。駱以軍是寫小說的,總能替物品找到故事,也唯有在他的眼睛裡面,次級品才有了存在的價值,報廢的人生也能在小說中賦予尊貴的意義。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等錄影結束燈暗,工作人員忙著拆台,駱以軍笑嘻嘻向我們道別,把那些溢價的青花瓷、沉重的撲滿、沒講的段子,魔術般全塞進破爛的黃書包,肩膀一高一低,走出地下室。

更新時間|2018.02.23 07:5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