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幕後
2018.03.05 06:32

【錶誌專欄】手錶的品味學01:反覆咀嚼的滋味——江詩丹頓1942三重日曆錶款

文|陳哲民 Jamie Chen    攝影|游銘元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然而,並不是每一款威士忌都能咀嚼得出千般滋味,或感受得到牛奶糖在口中流動的美妙....。一款手錶能被玩賞到什麼地步,也視乎各品牌為製錶投入了多少心力....。

如何欣賞一款手錶?有讀者問了這樣問題。我突然聯想到,很多年以前,曾有前輩教導我怎麼喝威士忌。

年輕時不懂喝威士忌,覺得這酒液如此辛辣,哪有什麼好喝的?總是一飲而盡,趕緊入肚,愈快吞下愈好。結果有一位好心的前輩,點醒了我。他說:威士忌,要含在口中咀嚼,咬它,嚼它。要留在口中與唾液充份混合,遍及口腔每個部位,就好像在吃一塊牛奶糖,反覆地咀嚼。

於是我這才終於喝懂威士忌。真是天壤之別啊!終於嚐到酒液的芬芳,那些被形容的各種香味,蜂蜜與太妃糖的甜,巧克力的苦。與口水混合後的酒液,在嘴中漸漸被咀嚼成一塊溶化的焦糖,各種滋味反覆迸出,吞入喉頭讓熱度緩緩流下,等待口腔的回韻則又是另一番滋味。

所以要我回答怎麼去欣賞一款手錶?我大概會回答:就像是在咀嚼一款威士忌吧!手錶要怎麼咀嚼?也就是用眼睛細細看,用手指輕輕摸,戴上手腕慢慢地感受它的重量,平衡度,隨著手腕擺動時的感覺。

然而,並不是每一款威士忌都咀嚼得出千般滋味或感受得到牛奶糖在口中流動的美妙。也就是說,咀嚼這個動作是正確的,然而能嚐到什麼滋味則是釀酒師與調配師的功力。而賞錶的動作也是基礎的,從機芯、指針、面盤、錶殼做工各方下手,細細地去欣賞與體會。但一款手錶能被玩賞到什麼地步,則視乎各品牌為手錶投入多少製錶心力。同時,這也是價格差距的所在。

江詩丹頓1942三重日曆錶款,最近期最叫人愛不釋手,反覆品味的手錶作品。精鋼款價格約NT$604,000。
江詩丹頓1942三重日曆錶款,最近期最叫人愛不釋手,反覆品味的手錶作品。精鋼款價格約NT$604,000。

最近,叫我反覆咀嚼、嘖嘖稱奇、愛不釋手,慾望橫流,心癢難搔的錶款,就是江詩丹頓推出的Historiques Triple Calendrier 1942 三重日曆腕錶,是從1942年的Ref. 4240。這款手錶的細節之多,大概就是每多看一眼就會有個新驚喜、新發現那樣的程度。比如說,顯而易見的三重凹凸刻紋(triple gadroon)環式錶殼,還有爪形(claw lugs)有機式線條錶耳,已叫人玩味再三。而我尤其喜歡面盤上的數字時標的字體,非常有趣的一種30年代時興的art-deco手寫感字體。

錶殼、龍頭、錶耳、面盤、指針,無一處不是值得欣賞的細節。
錶殼、龍頭、錶耳、面盤、指針,無一處不是值得欣賞的細節。

然後,當我在欣賞字體印刷油墨的美妙光澤的同時,我又發現,藍鋼分針非常地細,大概只有時針的一半,幾乎跟小秒針相同,這是古董版所沒有的(為什麼這樣設計?有機會得問原廠設計師才會知道答案)。很少看到時針與分針的粗細如此不平衡的面盤,製造了很獨特、很奇妙的視覺效果。更不用說機芯了,這枚手錶搭載的是獲日內瓦印記的4400 QC手工打磨手上鏈機芯,所有倒角細節都獲得最完美的對待。

錶耳設計是40、50年代流行的有機式線條,被稱為爪形錶耳。
錶耳設計是40、50年代流行的有機式線條,被稱為爪形錶耳。

就是像這樣,江詩丹頓這款手錶,就是你細細地觀察每一個小細節,會不斷發現設計師好像藏了什麼祕密在那裡似的。就好像在咀嚼一款極好的陳年威士忌,愈嚼愈有味道,根本捨不得吞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學會如何欣賞一款手錶了嗎?想像一下,咀嚼威士忌時的滋味。

更新時間|2018.03.18 12:1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