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3.22 23:00

【心內話】雞婆英雄在路上

文|陳昌遠    攝影|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因為常在路上做好事,永和當地人都認識袁立誠,常有人看見他就對他說:「辛苦了。」
因為常在路上做好事,永和當地人都認識袁立誠,常有人看見他就對他說:「辛苦了。」

有二件事,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爽。

20歲,我到麵攤吃麵,剛好便利商店發生搶劫,女店員被歹徒拿鐮刀砍了一刀,她額頭噴血,跑出來叫:「救命、搶劫!」歹徒逃跑,麵攤老闆很帥,丟下麵攤衝出去抓人,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騎上摩托車也去抓。我沿街跟著歹徒,罵髒話,問候他媽媽,接著機車一停擋住他的去路,他怕了,回頭就被眾人抓住。

這件事之後,剛好365天,我又遇到竊案。那天我擺攤賣春聯,隔壁唱片行遭小偷,警鈴大作,我看小偷跑掉,想起1年前做好事的心情,熱血上湧,攤子也不管了,追!一路追到某個社區,小偷躲起來,我大喊有小偷,住戶們紛紛出來,一起搜捕,最後在車子底下找到那個小偷。

那之後,當我看見別人有困難,就沒辦法假裝沒看見。我買汽油罐放機車上,若有人機車沒油,可以幫忙;有車在路邊拋錨,不放三角故障標誌,我隨身攜帶,幫忙擺放。若是看見車禍,或者交通堵塞,讓救護車卡在車陣,我就幫忙開道,或拿指揮棒指揮交通。

我的人生很平凡。讀書時在學校是邊緣人,閉俗到接近自閉症,沒朋友。可能是被爸爸影響吧,他很內向,不愛講話,我跟媽媽都因此很少說話,家裡總是很安靜。我爸爸是榮民,媽媽是金門人,因為國共內戰逃難來台灣。爸爸五十多歲才生我,我們父子歲數差太多,你要我回憶,我也想不出我們聊過什麼,只記得他蒼老獨坐的身影。

記得剛出社會時,我跑業務,開會講話還會怕到腿軟,因為常在路上幫忙別人,我變得很會聊天。現在做殯葬業,生死看得多,一位獨居老人令我印象深刻,他死了很多天散發屍臭才被發現,讓我覺得人心冷漠。

近幾年有了行車紀錄器,我把助人的影片放到網路分享,被取了綽號:指揮哥。有一次,我看到一名婦人拿著鐵條戳著水溝蓋,我心想,是不是鑰匙掉了?便走過去幫忙,沒想到她是想把垃圾丟進去。我生氣,覺得太沒公德心了,開始罵她,也錄影上傳網路,網友評價有好有壞,有人認為我指責得好,但有人認為應該報警,罵我太誇張,根本是正義魔人,只是想紅。

我覺得被罵沒關係,我是想幫助人,不是害人。其實稱讚我好心、善良的人,都不太認真看影片,倒是罵我的人,超級認真看,是忠實觀眾,那反而讓我很快樂。我不知道什麼才是正義,只覺得平安地活,就足夠了。也曾想過,我總在馬路上幫助人,太危險也太衝了,也許哪天會死在馬路上吧。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袁立誠,42歲,新北市永和區,殯葬業業務

更新時間|2018.03.16 07: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