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3.21 22:21

川普當選 臉書遭殃 都是這個28歲粉紅小子的傑作

文|謝樹寬
2018年3月20日,倫敦市中心「劍橋分析」辦公室。劍橋分析涉及非法取得五千萬筆臉書用戶資料影響2016年美國大選。(東方IC)
2018年3月20日,倫敦市中心「劍橋分析」辦公室。劍橋分析涉及非法取得五千萬筆臉書用戶資料影響2016年美國大選。(東方IC)

臉書傳出大規模個資外洩,涉嫌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洩露五千萬用戶資料給「劍橋分析公司」。如今面臨最高可達兩兆美元的天價罰款,也讓股價市值大跌。

而揭發這起重大案件的「吹哨人」(whistleblower)數據工程師魏利,他的身分引來外界的好奇。他童年受到霸凌,中學念不下去,卻在24歲憑著他構想出來的網路數據戰,協助川普當上美國總統。

28歲的魏利向媒體爆料揭露臉書個資外洩的諸多內幕。(網路截圖/Observer)
28歲的魏利向媒體爆料揭露臉書個資外洩的諸多內幕。(網路截圖/Observer)

「粉紅小子」打造川普的心理戰工具

在《觀察家報》記者Carole Cadwalladr筆下,染了一頭粉紅色頭髮的魏利(Christopher Wylie)機智風趣、有知識內涵、而且講話攻勢凌厲具說服力。在她眼中魏利是說故事的高手、是口若懸河的政客、也是專精數據科學的書呆子。

他向媒體爆料臉書洩露超過五千萬筆個人資料,讓他一夕之間成了新聞風暴的焦點。許多人也注意到他的數據運用,在英國脫歐公投及川普當選中扮演的關鍵角色。

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今年才28歲。

他在24歲時的發想,孕生了數據分析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最初的構想,透過大數據和社群媒體,利用既有的軍事方法論,對美國選民發動資訊作戰。這家公司負責操盤的是巴農(Steve Bannon,「另類右派」網路媒體Breitbart的創辦人、川普競選的操盤手、後來也擔任過川普的白宮策略長),出資的則是億萬富豪兼共和黨大金主梅瑟(Robert Mercer)。根據魏利自己的說法,他在這裡打造出了「巴農的心理戰工具」。

同志素食者 熱衷政治的數據專家

魏利這位加拿大男同性戀素食主義者,他是數據分析高手,也熱衷於政治研究,不過他和美國極右派的關聯純屬因緣巧合。

他出生於加拿大卑斯省,父母親都是醫生。六歲讀小學時曾遭一名精神不穩定的人施虐。學校意圖掩蓋事實並怪罪於他的父母,並因此引發了一場漫長的官司訴訟。

青少年時期被診斷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和讀寫障礙(dyslexia)。他十六歲未取得任何文憑資格就離開學校。十七歲靠著自我推薦,開始在加拿大自由黨辦公室工作,從此政治一直是他喜愛的領域。

他痛恨學校,不過在加拿大國會擔任助理時,他發現了一個可以和大人講話同時大人們會聽他說話的世界。他成了大家口中「負責網路的那個小子」,一年後他開始為加拿大自由黨黨魁工作。他從歐巴馬的全國精準定位主任(national director of targeting)學會了數據相關知識,並將它引入加拿大自由黨。十九歲自學程式編碼。二十歲到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攻讀法律。隨後,他又攻讀聽起來很時髦的「時尚趨勢預測」(fashion trend forecasting)博士學位。

「他是你見過最聰明的人。」和魏利熟識多年的一名友人說。「這有時是種祝福,但有時他也是詛咒。」

在英國,當時聯合政府裡的自由民主黨曾經找他幫忙做資料庫升級和選民精準定位,他發現這份工作可以充分結合他的興趣和學術研究。

他說:「我想知道為什麼自民黨老是選不好。」他開始著手研究消費者和人口組成數據,來理解自民黨選民的共同處。「我發現選民之間沒有明顯的關聯處。在數據裡找不到信號。」

愛吃 KitKat也會對「討厭以色列」按讚

在此同時,劍橋大學的心理統計學中心兩名心理學家克辛斯基(Michal Kosinski)和史提維爾(David Stillwell)正開始實驗一個量化的人格研究。

他們從為2007年開始幫臉書設計各種應用程式,其中一個人格測驗的小遊戲myPersonality在網路上爆紅。用戶們根據人格的五大類型——開放型、自省型、外向型、隨和型、神經質型——分類,從這些資料他們發展出了一套人格特徵與臉書按讚的對應關係的資料。

這項研究具原創性而且有許多應用的可能性。魏利說:「情報與安全部門根據這些資料做了許多的相關研究,它們會找出一些奇妙的模式,比如說,在臉書上對『我討厭以色列』按讚的人,通常會喜歡Nike球鞋和KitKat巧克力。」

國防與情報機構立刻發現這些研究的潛力。包括波音公司和美國國防先進研究計畫署(Darpa)都紛紛提供他們學術研究贊助計畫。

魏利也從這個研究,開始對自民黨的選民分析。「我看到了關於人格特徵可能是政治行為指標的論文。突然變得很明顯。自由主義與高開放型和低自省型的人格相關。一想到自民黨,你想到的就是漫不經心的教授和嬉皮。他們是初期採納者(early adopters,指的是勇於接受新嘗試、新觀念的類型),對新觀念採非常開放的態度。一切突然變得豁然開朗。」

他找到了政黨辨認和尋找新黨員的方法。問題是,自民黨對這一套不感興趣。

「我做了簡報告訴他們他們國會的57席會少掉一半。他們的反應是:『你幹嘛這麼悲觀?』事實上,他們那次輸到只剩下8席。」

透過自民黨內的人脈,他被介紹到了一家叫做SCL Group的公司,也就是日後成立的「劍橋分析」的母公司。公司開給他的條件是:「我們給你完全的自由。做實驗。測試所有你的瘋狂想法。」

與美國「另類右派」的因緣際會

在幾個月之後,2013年的秋天魏利見到了當時擔任Breitbart總編輯的巴農。當時他來到英國協助英國脫歐的主要領導人法拉吉(Nigel Farage)進行選戰。

魏利形容巴農「聰明,有趣,對一些想法有真正的興趣。他是唯一一位曾經與我討論『多元交織女性主義理論』(intersectional feminist theory)的異性戀男。他直接就看出了它與保守派年輕白人男性所受壓迫的相關性。」

魏利當時想要證明他的數據預測理論,他告訴巴農政治就像時尚。

「巴農馬上就懂了。他相信政治是從文化的延伸,因此要改變政治你就必須改變文化。而時尚的趨勢就是一個很有用的代理(agency)。川普基本上就像是一雙Uggs或是Crocs。你怎麼讓人們從『呃,它醜斃了』轉變到人人都穿它?他要尋找的就是這個轉折點。」

「她喜歡我」

巴農和魏利一見如故,他把魏利介紹給了共和黨的大金主梅瑟。梅瑟不只對贊助右派政治議題不遺餘力,他同時也是對沖基金「文藝復興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創辦人,是人工智慧機器翻譯的先驅。他協助發明演算法交易,用電腦取代了對沖基金經理人的工作。他和他的女兒李貝卡梅瑟長期為共和黨選戰出錢出力。

魏利說「在政治上,整個房間裡大金主通常也是最笨的那一個。不過梅瑟正好相反。他話非常少,但是他很認真聽。他想要了解這門科學。他還想要證實它有效的證據。」

魏利受邀到了紐約,來到李貝卡梅瑟位在紐約曼哈頓的公寓。李貝卡對他青睞有加。

魏利說:「她喜歡我。她說『噢,我們需要更多像你這類型的人站到我們這一邊。』」

他指的「這類型」的人是他的同志身分。李貝卡和巴農一樣,認為同性戀也是各種新思潮的「初期採納者」,他們認為如果同志在檯面上支持他們的議題,其他人也會跟進。

於是,梅瑟、巴農、魏利:金主、策略長、技術員,他們掀起了牽動世界政局的大數據選戰。

而魏利這次會成為臉書洩露個資事件的爆料者,可能或多或少,也是對自己工作內容和目的的懷疑。

他說:「我經常在想,如果我是去勤業會計公司工作會怎麼樣?他們曾給我工作機會。我想如果我做的是任何其他的工作,劍橋分析這家公司根本就不會存在。你無法想像我對這件事有多麼耿耿於懷。」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Guardian

更新時間|2018.03.22 09: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