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8.03.22 16:56

【#deleteFacebook運動】刪除臉書的時候到了? 專家:相愛難分手更難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臉書爆發個資醜聞,導致臉書股票市值重挫,網路也出現了「刪除臉書」的運動。(東方IC)
臉書爆發個資醜聞,導致臉書股票市值重挫,網路也出現了「刪除臉書」的運動。(東方IC)

臉書洩露個資的醜聞延燒多日之後,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終於打破沉默,除了在臉書發表聲明,也在CNN的「Anderson Cooper 360」節目專訪中公開道歉。

不過,道歉顯然澆不息網路上對於臉書批判的怒火。WhatsApp創辦人更帶頭發起了「刪除臉書」(#deletefacebook)的網路運動。

另一方面,也有另一種看法,認為刪除帳號真正懲罰到的是用戶自己。因為臉書近乎壟斷專賣的性質,讓我們生活上和工作上已經無法跟它分手。

時候到了!刪臉書

號召網民起義刪除臉書帳號的呼聲,隨著個資外洩醜聞的發酵而蔓延。通訊平台WhatsApp的共同創辦人艾克頓(Brian Acton)在推特發文呼籲追隨者快點和臉書說再見。

艾克頓的動作特別令人側目,因為四年前他才把自己創辦的WhatsApp以190億美元天價賣給了臉書。

自從賣掉WhatsApp之後,艾克頓積極參與以保護隱私的相關服務。最近才宣布投資五千萬美元並加入訊號基金會(Signal Foundation)。

比較奇怪的是,他在推特呼籲大家刪掉臉書帳號之後,也在臉書上做出了同樣的呼籲。(留言後,他的臉書帳號已刪除。)

祖克柏打破沉默,在CNN專訪中道歉。不過對於「刪除臉書」的運動他的反應則是「這樣不好。」(東方IC)
祖克柏打破沉默,在CNN專訪中道歉。不過對於「刪除臉書」的運動他的反應則是「這樣不好。」(東方IC)

祖克柏:呃,這樣不太好

臉書創辦人祖克柏本人在CNN的專訪中,對於這項運動的回應是:「我們目前為止似乎沒看到具有意義數目的人們參與這個活動。不過,各位也知道,這並不是好事。」

《Slate》一篇文章也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它認為刪帳號的運動「傷害了沒有權利離開」臉書的人。它雖然表達了用戶對於臉書的不滿,但是臉書真正辜負並傷害的不是用戶,而是整個社會。

相愛已難 分手更難

刪除臉書說起來簡單。我們可以走告親朋好友,大家從此改用其他的通訊平台,用Line用Ig(雖然Instagram也是Facebook旗下產品,但至少它有很多美圖),我們也可以改回過去打電話或寫信,反正就是不要用臉書。這就像我們抵制不良商家常用的做法。

不過,《Slate》文章裡提醒讀者,刪除臉書是一種特權。因為臉書在許多方面實在做得太好、太方便、影響力太強大,要人們離開臉書大神提供的服務,對許多人而言是一種自損的行為。

如今社群媒體退燒,自認「喜歡臉書」的人或許不多。不過,絕大多數人生活上仍和臉書維持若即若離的關係。也許偶爾更新內容、偶爾貼文換頭照。不過如果決然刪掉臉書,對我們個人必然要付出代價,我們會和一些朋友從此失聯,不知道老同學在哪裡聚會,錯過想看的書和電影,也不再注意到附近可能有興趣參加的活動。

即使在個人的生活上擺脫臉書,我們也很難和臉書斷離關係。由於臉書無遠弗屆,有些人凡事問臉書,網路等於臉書,臉書等於網路。一旦刪除帳號,我們的朋友、我們的生活場景、我們的共同生活圈很大一部分就此消失。

這種網絡效應讓臉書成了某種天然壟斷的專賣店,要搬到別的社群媒體,就必須要有足夠多的人也一起「移民」過去。換句話說,我們想要參與社交生活、想要參與社會政治的對話、想要推銷宣傳自己的店家或產品,就必須留在臉書上。

刪臉書 懲罰到了自己

因此,「刪除臉書」可能傳遞了錯誤的訊息,彷彿消費者可以抵制某一種個別的選擇。不過如今臉書超過二十億的用戶中,許多人事實上別無更好的選擇。離開臉書,實際上是一種自我撤退和自我犧牲。刪除臉書並沒有提供我們解決方法,但可能直接製造了新的麻煩。

這說起來好像有點無奈不公平:氣得牙癢癢的用戶們發起抵制,但是對臉書卻是無關痛癢,反倒是自刪帳號的用戶受到傷害。也許更好的解決方法,是更多「吹哨人」來揭露醜聞、是我們用戶更謹慎保護資料、是臉書公司自己的良心發現、是政府法令更多的監督管理,讓臉書的商業模式重新翻修改正。

參考資料:Independent,Slate,Fossbytes

更新時間|2018.03.22 18: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