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18.03.22 10:02

【高院風暴】法官助理被性騷卻不敢說 原因是這個

文|劉志原    攝影|劉志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高等法院打算讓法官助理與法官一起開庭,有法官認為應將法官助理納入正式公務人員編制以解決爭議。
高等法院打算讓法官助理與法官一起開庭,有法官認為應將法官助理納入正式公務人員編制以解決爭議。

法官助理是法官的重要祕書幕僚,卻沒公務人員身分,是由各法院遴選聘用,採一年一聘方式任用,適用勞基法,是否續聘,法官具有重要的決定權,但沒資遣費,不少法官助理受了委曲,常敢怒不敢言,日前爆出爭議的已婚男法官陳鴻斌性擾女助理案,因而被質疑是法官利用職權欺負子女輩的女助理,近來已有不少法官認為,應將法官助理納入正式公務人員編制,以解決現行法官助理職責不清及待遇不公平的情況。

法官助理月薪依學歷從4.5萬元至5.5萬元不等,可以逐年加薪,最高約月薪約6.5萬元,雖然屬於短期聘用職缺,但仍吸引不少法律系畢業學生報告,不少法官助理更是擁有律師資格,成為法官的得力助手,有人一做就是10年,也有法官助理邊工作邊準備國家考試,有的法官助理通過律師考試後,憑著以往在法院的經歷,即可與律師工作無縫接軌。

曾任法官助理的律師陳柏瑋去年在一場公聽會上就曾說,法官助理適用勞保制,卻沒有加班費、加班補休、不休假獎金、資遣費,更沒有勞退,僅有一次領的退撫金,無法與跟勞工一樣最低程度的權利,也無法享有公務人員考績獎金、婚喪生育補助等權益。

由於法官助理遴選後,採一年一聘制,法官助理幾乎成了法院裡面最沒有聲音的員工,有時遭受不公平對待,也只能默默承受,過去曾有法官將寫判決書的工作交給法官助理,被戲稱是「全額交割股」,法官助理為了保住飯碗,也只能照辦。

日前爆出爭議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已婚男法官陳鴻斌性騷擾女助理,企圖發展父女戀,陳鴻斌前法官對女助理不當言行已多次,但女助理均隱忍,直到其他法官發現後看不下去,才鼓勵女助理勇於出面指控,逼得陳鴻斌前法官在遭拔官前火速辦理退休。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目前高院因應卷證電子化及人力不足,有意將法官助理推上法庭,引發法官與法官助理醞釀抗爭,部分有律師資格的法官助理比較不擔心沒工作,但大多數沒有籌碼抗爭的法官助理,還是只能選擇敢怒不敢言,凸顯法律對法官助理的保障及對法官助理的職務內容規定不清的疑議,若未修法讓法官助理更有保障,相關不公平的爭議恐仍將在追求公平的法院中繼續存在。

更新時間|2018.03.22 10: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