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3.27 11:00

【一鏡到底】宅男霸主 爐石戰記世界冠軍陳威霖

文|陳昌遠    攝影|王漢順 楊子磊    影音|梁莉苓
出門逛街跟打電玩,你會選哪一個?陳威霖笑著說:「我當然選打電玩這一邊。」
出門逛街跟打電玩,你會選哪一個?陳威霖笑著說:「我當然選打電玩這一邊。」

這年頭,什麼都可以說是宅。在家不出門,宅。看動漫,宅。沒運動,宅。沒女友,宅。整天打電玩,更是有夠宅的。那如果打電玩很強,強到成為職業選手,甚至出國比賽得冠軍呢?

只好說是宅男中的霸主了。

陳威霖說自己宅,意思是:「在家,做自己喜歡的事。」作為職業電競選手,必須不斷決鬥。虛擬牌桌上,他眼中沒有強者或敵手,只有遊戲機制的觀念與對錯。他自信又自傲,只因投入練習的時間,無人可比,真正的對手,是自己。

2014年,他初次踏上世界舞台,因為怯場、怕輸而落敗,流下後悔的淚水。今年1月,他歷經敗部復活、驚奇逆轉,奪得世界冠軍,成功地向當年那個懦弱的自己,復仇。

國中基測結束後,陳威霖1個月沒出門,他整天在家,吃飯、睡覺、打電玩遊戲。「我比較宅一點,家裡有電腦,就不會想出去玩。」那是他人生第一次玩這麼久的電玩,久到發現自己1個月沒出門會受不了,於是就跟朋友到台北地下街逛街了。那時他沒想到,後來,會玩得更久。

 

孤獨勝者 隔空交戰

今年1月,26歲的陳威霖代表台灣,赴荷蘭參加《爐石戰記》世界巡迴賽,在這款全球擁有7,000萬名玩家的遊戲中,他戰勝各國電競好手,奪得世界冠軍,獲得25萬美元(約新台幣700萬元)獎金。

《爐石戰記》這款遊戲非常耗費腦力,因此冠軍戰的2人都是苦思的神態。右為陳威霖、左為美國選手Fr0zen。(翻攝網路)
《爐石戰記》這款遊戲非常耗費腦力,因此冠軍戰的2人都是苦思的神態。右為陳威霖、左為美國選手Fr0zen。(翻攝網路)

1張卡片,代表著1種怪獸、1位英雄、1次魔法。30張卡片是1套牌組,持牌組的人透過螢幕裡的虛擬牌桌,與另一個人隔空交戰,如同德州撲克與棋弈,比拚智慧與策略,玩家是孤獨的決鬥者,贏了,自己一個,輸了,也是自己一個。

週日下午的世貿電玩展人潮湧動,9成9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那似乎象徵著電競的時空,是年輕人專屬的時空。這一天陳威霖進行表演賽,他身穿電競T恤出現,但一坐下,就露出長期打電玩沒運動,而產生的一圈肚子,那真是很明顯的職業傷害。

一頭亂髮只是隨手撥撥,思考時,粗框眼鏡下的雙眼就會瞇起來,「我3個妹妹每次都一直說,啊,你肚子變好大,看我露出肚子就直接笑,戳我肚子。」他邊說邊笑,寬厚的下巴讓他顯得憨厚。

不過聊起電玩遊戲的勝負時,就不憨厚了,「我贏的每一次,都是因為對手打不好,我才贏,說起來也是因為我比較強。」講到這裡,他似乎覺得要謙虛一點,繼續解釋,「但也不是我多強,是因為我的對手比我爛,所以我才贏。」他雙眼純真,好像沒發現這種說話方式仍在貶低對手。

 

傲慢大哥 話語犀利

這也是他的魅力,讓電競迷給了他「傲慢大哥」的綽號。例如最近一次實況,他就像個臭屁的教授,這麼回答觀眾提問:「你們的問題看起來很多,但都是一堆廢物問題。」認真講解遊戲技巧後,觀眾諂媚,又說:「我明明沒有變強變弱,以前說了你們都不信,現在拿了世界冠軍你們就覺得我說的都是對的。」

因為從小接觸卡片遊戲,加上讀台大經濟系,讓陳威霖可以用機率來推算對手出牌的可能性。
因為從小接觸卡片遊戲,加上讀台大經濟系,讓陳威霖可以用機率來推算對手出牌的可能性。

問他打電玩時腦海裡思考什麼?他的回答,像是在上一堂無聊的經濟課,沒有投入幻想的興奮,或是勝利的激情,只有理性,「比較難的是在已知的資訊下,做出判斷,已知資訊包括你的手牌、現在的檯面、對面牌堆剩下的牌、對面手牌可能有哪些,通常都是用這些資訊,去構築你這回合該出什麼牌。」

經典漫畫《遊戲王》所推出的卡片遊戲,深受世界各地玩家喜愛。(翻攝網路)
經典漫畫《遊戲王》所推出的卡片遊戲,深受世界各地玩家喜愛。(翻攝網路)

電玩很好玩,但陳威霖覺得好玩的點,與別人不同。哥哥陳威佑談起弟弟10歲時,2人一起玩網路遊戲《天堂》的回憶:「我大他4歲,都在亂玩,他很不一樣,會觀察玩家市場,然後思考蒐集哪些材料可以跟其他玩家交易。」兄弟倆很少一起打電玩,哥哥說:「他太強,太高端了,跟他一起玩壓力很大,他講遊戲觀念時,我幾乎都聽不懂。」

國中時,陳威霖非常愛玩《遊戲王》卡牌遊戲,但不是因為喜愛劇情、人物,而是著迷於卡片遊戲的機制,每天放學就到卡片店報到。如果人生是一場電玩遊戲,玩家必須開始第一場決鬥,那陳威霖第一次決鬥的對象,是卡片店店長。

 

台大宅男 熱愛電玩

「國中生沒什麼錢,所以我是很困頓地玩,通常卡片越多,你有的選擇越多,我卡片很少,選擇很少,但還是硬湊出一套勉勉強強的牌組。」他每天與2、30歲的大人們決鬥。說到這邊他露出比拿世界冠軍還開心的表情:「我那時有參加那間店的1個小盃賽,雖然牌很爛,但還打到第2名,我就覺得很爽。」

這次世界大賽,他奪冠的過程,是逆轉奇蹟出現,令觀眾瘋狂的魔幻時刻。

奪冠時,陳威霖繃著臉舉獎盃,沒有激動情緒或淚水,問他原因:「我覺得可能是,贏的時候身邊沒有可以互相開心的人。」(取自Helena Kristiansson IG)
奪冠時,陳威霖繃著臉舉獎盃,沒有激動情緒或淚水,問他原因:「我覺得可能是,贏的時候身邊沒有可以互相開心的人。」(取自Helena Kristiansson IG)

當時對手已2連勝聽牌,慶祝勝利的彩帶還忽然撒落,觀眾鼓譟,慶祝對手即將勝利。然而陳威霖表情內斂,只輕輕掃掉鍵盤上的彩帶。「我很明確知道是工作人員失誤,那時心情沒什麼影響。」之後他連勝2盤,來到決勝回合,雙方角色職業相同,牌組也差不多。開場抽牌,雙方都拿到關鍵的卡片,陳威霖保留,而對手洗掉了。「保留那張牌,其實接近定理了,他棄掉,就是觀念不好。」

他說他沒夢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也沒仰慕過誰,會成為電競選手,「算是事業找上門。」他建國中學、台大經濟系畢業,金字塔頂端的升學環境,會讀書又會玩的強者眾多,小時候數學不念也是100分的他,在裡頭成績不是最差,但也不算是好。「在建中跟台大看過之後,很少人是書呆子,大部分人都沒那麼喜歡一直念書,倒是宅蠻有可能的。」陳威霖總說自己很宅,對他來說,宅的意思是:「在家,做自己喜歡的事。」

他對升學沒興趣,畢業直接當兵,那時心是迷茫的,知道自己熱愛電玩遊戲,但他不會寫程式,沒相關資歷,最可能的工作是遊戲企劃。這時,他看到《爐石戰記》的比賽訊息,「就覺得,趁我還年輕,而且比賽日期離我當完兵不到1個月,可以在找工作前,先做這件事。」2014年,他打上台灣區天梯(積分對戰)第1,連奪2項賽事冠軍,引起電競公司注意,簽約成為職業選手。

 

學霸家族 想法開明

老一輩的人常會問一句:「打電動能幹嘛?」決定簽約,想必與家人有過一番討論?陳威霖抓抓頭,「我們家算是放牛吃草。其實這件事,我自己就可以做決定,父母算是通知他們。」媽媽是政大畢業,外公是台大畢業。家族中多為高知識分子,想法開明,不過問他的決定。

我們採訪拍照,陳威霖都不緊張,電競選手這份工作,讓他習慣面對媒體。然而到了台北地下街,看到人潮來去,他對我說:「人太多了,感覺很不自在。」
我們採訪拍照,陳威霖都不緊張,電競選手這份工作,讓他習慣面對媒體。然而到了台北地下街,看到人潮來去,他對我說:「人太多了,感覺很不自在。」

月薪是爸媽能接受數字嗎?「我想,他們如果知道,應該也不能接受…吧?」媽媽是家庭主婦,爸爸呢?「你這麼一問,我還真不知道我爸做什麼,他好像國外留學過,現在好像經營算命網站。」他努力思索的樣子,讓我心裡不禁嘀咕,所以是宅到連爸爸做什麼都不知道?

2014年,陳威霖簽約成為電競選手,此後因長期練習,讓肥胖成了職業傷害。(陳威霖提供)
2014年,陳威霖簽約成為電競選手,此後因長期練習,讓肥胖成了職業傷害。(陳威霖提供)

電競選手的巔峰期非常短,約在16歲到20歲,此後一路下坡,30歲是退休的年齡。有想過電競這條路可能一無所獲,甚至對你未來的人生沒有幫助嗎?我提起曾政承,這位當年擊敗韓國而成為英雄的世界冠軍,他的人生沒有因電競變得開闊,新聞報導他一度只能屈就送貨員的工作。「所以設定很重要,如果沒有表現,繼續留下去也沒什麼意義。」陳威霖說。

2014年,陳威霖初次踏上世界賽的舞台,但因怯場、怕輸,讓他輸得很徹底,止步16強,讓他在賽後,用手揉乾眼眶中些微的淚水。

 

懦弱魯蛇 閉關修練

那或許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遭受慘敗,因此失敗的記憶仍深刻於腦海。「那時我有一個比較好的選擇,可以選擇直接承受對方的傷害,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可怕,好像就要死(輸掉)了。」他覺得自己懦弱,因此影響了策略,「打完就知道打錯了,如果照原本的做法去做,還算有機會。但我反而讓局面變得一點機會都沒有。」聊到這邊,他偷偷地握了一下拳頭,顯得非常不甘心。「所以到後來我(玩《爐石戰記》)都會記得提醒自己,你覺得這件事是對的,你就去做,不要怕對面有可能把你殺掉。」

《爐石戰記》是1款以《魔獸世界》世界觀為基礎的卡片對戰遊戲,節奏明快,深受全球玩家喜愛。(翻攝網路)
《爐石戰記》是1款以《魔獸世界》世界觀為基礎的卡片對戰遊戲,節奏明快,深受全球玩家喜愛。(翻攝網路)
《爐石戰記》是1款以《魔獸世界》世界觀為基礎的卡片對戰遊戲,節奏明快,深受全球玩家喜愛。(翻攝網路)
《爐石戰記》是1款以《魔獸世界》世界觀為基礎的卡片對戰遊戲,節奏明快,深受全球玩家喜愛。(翻攝網路)

為了獲勝,他讓自己更宅了,犧牲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每天窩在房間裡練習長達12小時,甚至有1個月,只有生日那天才出門跟朋友吃飯。「打一打累了就睡覺,有時候我也很難估算到底打了幾個小時。」

3年裡,他累積50,000次以上的對戰,1場以10分鐘計,換算大約是8,300多個小時的遊戲時數。「在全心閉關的時刻,我練習時數會再多一點,我開實況的練習量也是12小時以上,生活就是吃飯、洗澡、睡覺,然後,玩《爐石》。」也因此,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

 

奪冠選手 夢想退休

「我的目標就很簡單,再回世界賽的舞台一次。」他停頓一下,像是那曾經崩毀的自信心,終於又拼湊起來。「我想要證明,我在世界賽的表現是可以很好的。」你想向那個懦弱的自己,復仇?「對。」

小時候的陳威霖,他說人生第1款電玩遊戲,是《三國志孔明傳》。(陳威霖提供)
小時候的陳威霖,他說人生第1款電玩遊戲,是《三國志孔明傳》。(陳威霖提供)

沒夢想成為職業選手,卻在成為職業選手後,夢想回到世界賽,如今夢想完成。那未來呢?「真要說的話,是好好賺錢,過著退休生活,每天打電動。」這樣的夢想感覺很宅,很微小,但仔細一想,那是希望能自由自在做喜歡的事,這也是所有人的夢想。

採訪結束,外頭下著大雨。僅管贏得高額獎金,他也不搭計程車,而是搭公車回新店的家。想過獎金怎麼投資?「因為讀經濟系,我知道投資要花很多時間做,不然就乾脆不要做,所以可能讓我媽幫我操盤吧,我媽還蠻強的。」

 

陳威霖小檔案
  • 生日:1991.03.28
  • 網路代號:tom60229
  • 學歷: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
  • 現職:閃電狼職業電競團隊《爐石戰記》電競選手
  • 重要經歷
    1. 2014年BlizzCon台灣區資格賽冠軍、鉄人盃冠軍
    2. 2015年ASUS ROG夏季賽冠軍、GEICO ONOG夏季賽冠軍
    3. 2016年《爐石戰記》全明星賽四強、SEA Major馬來西亞站冠軍
    4. 2017年《爐石戰記》全球巡迴世界賽冠軍

更新時間|2018.03.27 04: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