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8.03.25 22:59

【血汗資進黨】兼職薪水全職工 設計、掃街她一人全要扛

文|林婉琪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呱呱用平板滑著自己當時替蔡宜珊設計的作品,每一張圖都是純手工繪製。
呱呱用平板滑著自己當時替蔡宜珊設計的作品,每一張圖都是純手工繪製。

新人設計師「呱呱」去年底以兼職身分加入台北市中正萬華區議員擬參選人蔡宜珊團隊,為了將蔡推舉上台,她盡心盡力完成蔡的囑咐,卻發現對方非但不尊重設計專業,就連掃街、選民服務都要她扛下,然而呱呱在月底領薪時卻只拿到2萬元,換算時薪遠低於勞基法規定的最低基本工資每小時140元標準,讓她感到相當心寒。

呱呱說自己進入蔡宜珊競選團隊面試時,蔡宜珊以「看妳能力」為由,要她「免費」設計記者會背板;想不到真正進入競選團隊後更是心酸,呱呱沒日沒夜地替蔡宜珊畫圖趕工,卻經常被蔡宜珊以「特殊理由」要求修改圖片,「有一次我替蔡宜珊設計競選帽子,她認為短髮的設計很像蔡英文,經過3、4次修改她仍不滿意」。

蔡宜珊為搶中正萬華區議員席次,聘請設計師呱呱做文宣。
蔡宜珊為搶中正萬華區議員席次,聘請設計師呱呱做文宣。

呱呱認為自己工時這麼長的原因,一方面是蔡宜珊不尊重專業,另一方面則是蔡以為只要請一位設計師,就能包山包海什麼都做,就連掃街、選民服務也成了業務範圍,導致呱呱三天兩頭熬夜趕圖,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最後演變成甲狀腺機能亢進。

呱呱意識到自己無法繼續待在這種工作環境,進而向蔡宜珊提出辭呈,但蔡卻以搓湯圓方式多次私下找呱呱談,希望她能少領一點薪水,或是改為按件計酬,蔡宜珊的無情對待讓呱呱相當心寒。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對於相關指控,蔡宜珊表示,因為競選團隊沒有這麼多文宣需設計,所以才會要求設計師在沒有案件之餘,一起掃街拜票、做選民服務,「因為我們是一個team。」她強調,從事選舉工作沒有在計算時間和加班費,且給設計師1個月20,000元薪水算很高,並沒有虧欠她。另針對未替助理保勞健保一事,她則說自己之前在阿扁、謝長廷、姚文智競選總部擔任助理時,也沒有保勞健保。但這種說法明顯避重就輕。

呱呱替蔡宜珊設計的新靠「珊」文宣,對照蔡宜珊作為,相當諷刺。
呱呱替蔡宜珊設計的新靠「珊」文宣,對照蔡宜珊作為,相當諷刺。
蔡宜珊要求呱呱設計長輩圖,供她用LINE向選民問好。
蔡宜珊要求呱呱設計長輩圖,供她用LINE向選民問好。

更新時間|2018.03.26 23: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