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04.18 22:01

【全文】台日跨國合拍 陳鈺杰款待精神消弭差異

文|項貽斐     攝影|蕭志傑
台日合拍電影《盛情款待》在京都市區鬧中取靜的八坂神社旁道路取景。(華映提供)
台日合拍電影《盛情款待》在京都市區鬧中取靜的八坂神社旁道路取景。(華映提供)

今年香港電影節開幕片《盛情款待》,由台日跨國合作,藉瀕臨歇業的日本傳統溫泉旅館,串起台日兩代的情誼與觀念差距。

曾以《小偷》獲金馬獎最佳短片的陳鈺杰因具跨文化背景,以及台日兩地工作經驗,在《盛情款待》中身兼導演、編劇、攝影、剪輯,並以製片身分募資、組班底。全片超過8成在日本拍攝,面對從語言到工作環境的差異,陳鈺杰坦言,最好的溝通方式就是以電影裡「盛情款待」的精神,將心比心。

日文「盛情款待」(おもてなし)是傳統日本待客之道,在台日合製電影《盛情款待》裡則透過一棟老舊旅館的翻修,讓不同文化背景的新世代,學會設身處地為人著想的「老派風範」。而電影緣起,得回溯自7年多前日本松竹攝影所的跨國製作案。

新銳導演陳鈺杰具有跨文化背景及台日兩地工作經驗。
新銳導演陳鈺杰具有跨文化背景及台日兩地工作經驗。

當時曾製作《黃昏清兵衛》《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等片的松竹攝影所社長北川淳一,與友人、前京阪電車CEO佐藤茂雄有鑑於全球化下日本電影應嘗試跨國製作,著手開發合作案,但5年來沒成果,佐藤也在2015年過世。為完成佐藤遺願,北川重啟合作案,在2016年初遇到台灣新生代導演陳鈺杰。

陳鈺杰笑說:「找到我時,原本預算都快燒完了。因經費有限,所以找新導演,他們曾在東京影展看過我的短片《小偷》與電視電影《曉之春》,相信我可以在預算內完成特別的作品。北川社長也希望和台灣合作,啟發新的靈感。」

 

陳鈺杰提議影片從家庭的角度切入兩代與人際溝通的問題,更擴大製作規模,由他在台灣尋找資金。

松竹讓陳鈺杰構思故事題材,他以在台灣出生、美國求學,又回台北藝術大學讀電影研究所的經歷,提議影片從家庭的角度切入兩代與人際溝通的問題,更希望擴大製作規模,由他在台灣尋找資金。

田中麗奈(左起)、王柏傑、姚淳耀、余貴美子在電影《盛情款待》裡為一棟古老溫泉旅館的翻新努力。(華映提供)
田中麗奈(左起)、王柏傑、姚淳耀、余貴美子在電影《盛情款待》裡為一棟古老溫泉旅館的翻新努力。(華映提供)

合作案敲定後,陳鈺杰邀請曾任日本名導是枝裕和副導的砂田麻美共同編劇。2011年2人在國際影展中結識,隔年砂田執導宮崎駿紀錄片《夢與狂想的王國》,以及動畫《風起》主題曲〈飛機雲〉MV時,接連邀陳鈺杰當攝影師。由於彼此合作默契,加上與松竹的合拍片內容橫跨台日兩地,陳鈺杰想借重砂田對日本文化的了解,分別從男性和女性的角度觀察,一來一往展開討論,建構《盛情款待》的劇情。

《盛情款待》的故事融入陳鈺杰從美國返台的文化衝擊,與重新認識自己和台灣的經驗。因電影講「待客之道」,他特別觀察台灣知名餐廳從迎賓到上菜的服務細節流程,也去上日本禮儀課程。陳鈺杰說,當年他以學生身分到夜市拍《小偷》,全夜市對一個學生的幫忙,讓他充分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就是一種特有的款待。

 

電影使用中、日、英語,寫劇本的過程3種語言也交替使用,反映現在的多元文化生活。

電影《盛情款待》使用中、日、英語,寫劇本的過程3種語言也交替使用。陳鈺杰表示,通常和砂田會先以英語討論,第一稿各以中文和日文寫,再翻譯成日文和中文給對方看,最後以英語確認。「過程就像電影一樣,聽來很複雜,但反映現在的多元文化生活,劇本也在半年內完成。」

《盛情款待》去年獲HAF「製作中項目推介會」最大獎,左起為松竹攝影所社長北川淳一、萬達影視副總鄭劍鋒、導演陳鈺杰。(陳鈺杰提供)
《盛情款待》去年獲HAF「製作中項目推介會」最大獎,左起為松竹攝影所社長北川淳一、萬達影視副總鄭劍鋒、導演陳鈺杰。(陳鈺杰提供)
姚淳耀(左起)、田中麗奈、導演陳鈺杰與王柏傑出席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活動。(華映提供)
姚淳耀(左起)、田中麗奈、導演陳鈺杰與王柏傑出席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活動。(華映提供)
陳鈺杰執導、朱芷瑩(左)與周姮吟主演的《小偷》曾獲金馬獎最佳短片。(陳鈺杰提供)
陳鈺杰執導、朱芷瑩(左)與周姮吟主演的《小偷》曾獲金馬獎最佳短片。(陳鈺杰提供)

至於影片選角由陳鈺杰和砂田互相提供意見,網羅王柏傑、田中麗奈等台日演員。「我們只考慮演員符不符合角色,我親自拜訪演員時也告訴他們,預算可能不多,但有好劇本可以發揮。」其中女主角田中麗奈因懂中文,也想用中文演戲,是劇組最先接觸的演員;但最早答應的是飾演旅館老闆娘與田中麗奈母親的演技女星余貴美子,她也曾演過侯孝賢電影《珈琲時光》。

陳鈺杰第一次執導劇情長片就擔任製片,是為了有更多發揮空間,所以嘗試籌募資金,解決需要花錢的創意問題。「從生意上來說,合拍是為了分攤風險,有更多投資者一起拓展市場。」陳鈺杰原以為憑日本百年歷史松竹電影的子公司松竹攝影所名氣,應可因品質保證吸引投資人,但景氣沒想像中好,找金主並不容易。

台灣演員楊烈(左)和日本女星余貴美子在《盛情款待》中別具意義的琵琶湖划船敘舊。(華映提供)
台灣演員楊烈(左)和日本女星余貴美子在《盛情款待》中別具意義的琵琶湖划船敘舊。(華映提供)
「明月館」內景在百年旅館實地拍攝,但窗戶拉起綠幕,再與湖景後製合成。(華映提供)
「明月館」內景在百年旅館實地拍攝,但窗戶拉起綠幕,再與湖景後製合成。(華映提供)

《盛情款待》總預算約新台幣5,000萬元,台灣資金含行銷約3,000萬元,陳鈺杰壓力不小。不過2017年初該片先獲文化部國片輔導金1,500萬元,又在香港電影節HAF(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獲最大獎、萬達影視贊助的港幣10萬元(約新台幣38萬元),最後順利找齊資金。「幸運的是,日本製片方多半不干涉,只就大方向提意見,但這種自由也帶來壓力,讓你什麼都做,你就要負責任。」

身兼主導創意的編導與控管預算的製片,兩者是否互相衝突?陳鈺杰苦笑說:「我是不好的製片,電影主景的湖邊溫泉旅館『明月館』找不到時,身為製片就應建議改劇本,但我卻以導演身分決定,以特效解決。」

主場景「明月館」外觀是以搭景結合3D特效呈現。(華映提供)
主場景「明月館」外觀是以搭景結合3D特效呈現。(華映提供)

 

「明月館」內景借用滋賀山上的百年溫泉旅館,外景則是部分搭景、加上3D特效。

《盛情款待》裡琵琶湖畔的「明月館」結合實景與特效:建築的內景借用滋賀山上的百年溫泉旅館,拍攝時窗外全拉起綠幕,後製再用特效貼上湖景;湖畔外景則是部分搭景、加上3D特效,但這棟古建築實際並不存在。

為此,陳鈺杰找了7家台灣公司與一家香港公司,就各自專長做出全片約180個特效鏡頭,並請美國特效顧問溝通整合。「特效預算占全片1/5,使影片稍微超支,這部分我要負責,應該改劇本。但當下覺得這是根據角色設定的場景,改了就不對味。」

陳鈺杰(中)在《盛情款待》中身兼製片、導演、編劇、攝影、剪輯5種職務。(華映提供)
陳鈺杰(中)在《盛情款待》中身兼製片、導演、編劇、攝影、剪輯5種職務。(華映提供)
陳鈺杰(右二)與日本名導是枝裕和(右一)的副導砂田麻美(前左一)多次搭檔合作。(陳鈺杰提供)
陳鈺杰(右二)與日本名導是枝裕和(右一)的副導砂田麻美(前左一)多次搭檔合作。(陳鈺杰提供)

《盛情款待》戲裡戲外都面臨台日的跨文化問題,陳鈺杰尊重專業。像服裝、美術就有台日兩組,分別負責兩地的演員與場景,因為他們最清楚各自的傳統與生活。為在限期內完成影片,陳鈺杰只好親自掌鏡,並力邀《橫山家之味》的燈光師尾下榮治合作。

儘管在京都拍戲時,曾面臨拍攝時間溝通的誤會,以及某些地區只能用手持攝影機、不能使用腳架的規定,或是被要求不得越界工作、以免擾民,但陳鈺杰全盤接受。他說:「片名《盛情款待》就是在談如何感受對方的需要,拍片的過程裡,我們也努力『款待』每個合作對象,款待之道無他,就是多為別人著想。」

往下繼續閱讀

 

跨文化橋梁 陳鈺杰
  • 出生:1982年生於台北
  • 學歷:美國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電影系畢、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
  • 作品
    1. 2012年短片《小偷》獲金馬獎最佳短片、金鐘獎最佳導演、日本短片影展亞太區最佳短片
    2. 2014年《曉之春》獲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女配角、導演、編劇、攝影6項提名
    3. 2018年《盛情款待》獲選香港電影節開幕片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