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04.21 06:01

叛逆兒子好有才 拍電影化解文化衝突

【台日合拍電影番外篇】

文|項貽斐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鈺杰在《盛情款待》中身兼製片、導演、編劇、攝影、剪輯五種職務。(華映提供)
陳鈺杰在《盛情款待》中身兼製片、導演、編劇、攝影、剪輯五種職務。(華映提供)

台日合製電影《盛情款待》出自台灣導演陳鈺杰之手,他一人身兼編導、製片、攝影、剪輯五職,不只順利完成,也獲邀為香港電影節開幕片。之所以能拍出這部描述跨文化衝突與和解的電影,他認為和自己的成長背景有關,因為他在台灣出生、美國成長、又回到台灣。多才多藝的他曾是父母眼中叛逆的孩子,但也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在台北台大醫院出生的陳鈺杰,母親是台南人,他出生後父母先去美國,將他留在台南的外公外婆家,一歲多時再去美國與父母團聚。不過陳鈺杰小時候,每年暑假都會回台南,回來就有機會把中文練好一點。「每年暑假回來,遇到表哥表姊表弟們,他們就會說,『你的中文好怪』,雖然過一個月就變正常了,但我又要回美國。」

陳鈺杰5歲就被父母逼著學鋼琴、小提琴,那時他覺得彈鋼琴很痛苦,只拉小提琴,「但不小心還是愛上小提琴,開始想走音樂。不過真的想做音樂,父母親會瘋掉,覺得怎麼可以。那時我盡量當個孝順的孩子,中間也確實對電腦有興趣,開公司、寫程式,好像選擇比較安全的路,可是最後走電影,還是當不孝順的孩子。」在美國德州長大的陳鈺杰,在大學畢業後決定回台灣就讀北藝大電影研究所。

陳鈺杰學了13年的小提琴、曾獲跆拳道全美綠帶冠軍,又在17歲時開電腦公司、組電玩團隊到處比賽,這些經歷都對後來拍電影有幫助。「我覺得沒有對或不對,走安全的路也是好的,讓父母親安心,可是那時我不是那麼開心,我想回去做比較藝術的東西、做音樂。可是後來覺得自己變了,就開始去尋找,找到電影時發現,電影可以結合很多我喜歡的東西,又有音樂、節奏和新的挑戰,所以想回台灣念電影,這個決定也改變我的一生。」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後來陳鈺杰以北藝大研究所的畢業作品短片《小偷》拿下金馬獎最佳短片與日本東京短片節亞太區最佳短片等獎項,也因隨短片出席影展認識日本紀錄片導演砂田麻美,兩人合作拍紀錄片,還一起編寫電影《盛情款待》劇本。後來拍攝《盛情款待》需要不少電腦特效科技,之前陳鈺杰在電腦方面的資歷也派上用場。

更新時間|2018.04.19 05:3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