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8.04.25 22:40

【EmTech北京傳真】下一代的網際網路:區塊鏈大解密

文|劉瑞芬    影音|林恒光
區塊鏈專家--MIT數位貨幣計畫研究主任娜盧拉(Neha Narula)很看好區塊鏈,認為這項技術有潛力解決人類目前面臨的諸多問題。
區塊鏈專家--MIT數位貨幣計畫研究主任娜盧拉(Neha Narula)很看好區塊鏈,認為這項技術有潛力解決人類目前面臨的諸多問題。

區塊鏈?!或許您覺得有點陌生,但您很可能聽過紅透半邊天的虛擬貨幣比特幣,區塊鏈正是支撐比特幣的技術,而這項技術,被喻為是下一代的網際網路,也有越來越多行業投入研究開發。

日前在北京由《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與DeepTech深科技主辦的「全球新興科技峰會」,我們特地訪問了區塊鏈的專家:麻省理工學院的數位貨幣計畫研究主任娜盧拉(Neha Narula),她對於比特幣的暴漲暴跌,感到很憂心,不過她仍舊相當看好這類加密貨幣以及區塊鏈的潛力,認為將改變我們的交易方式,改變我們的生活,她甚至做了個大膽的預言,以下為專訪精華:

問:首先,可否告訴我們的讀者,為什麼我們應該關心區塊鏈?

答:因為金融體系影響每個人,我們都受到金錢的激勵,我們賺錢,我們花錢,錢對我們非常重要。我認為如果有一種科技,它具有全然改變錢的本質的潛力,這會非常重要,對每個人都很重要。

問:不少金融、科技界檯面上響叮噹的人物也極為看好區塊鏈,但為何多數人對它仍極為陌生?

答:是啊,這是一種相當複雜的技術,而且別忘了它仍然處於初始階段,比特幣出現大概9年了,但這種科技仍然在萌芽期,因此需要一些時間,才能發展出各個層次的應用,我們還在努力,它真的讓人興致勃勃。

問:您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edia Lab)主持的數位貨幣計畫 (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的功能就是如此?

去中心化

答:正是,妳知道讓學院介入是很重要的,讓更多人研究這種技術,深入了解,並熟悉它。因為一旦能藉此獲利,總是會變得有些吊詭,但學院和實驗室是中立的機構,因此可以從中立的角度來進行開發。

問:人稱「數位經濟之父 」的Don Tapscott等專家說區塊鏈的一大優點,是可以去中心化,可以闡釋一下它的深層意義?

答:我們學會一種新的記錄方式,很多時候我們記錄的方式,就是請求別人替我們掌握,舉例來說,讓銀行管理我們的帳戶,他們可以看到我所有的交易,確保一切照規矩來。區塊鏈技術則是一種全然不同的記錄方式,我們全部面對同樣的數據,很讓人振奮的是,所有人都可以取用,所有人都可以加入,每個人都可以是其中一部分。

這是大家覺得比特幣這類加密貨幣去中心化的原因,沒有任何一個人負責管理,沒有人擁有它,每個人都可以加入,成為整個系統的一部分,這是背後一個很強大的概念。

就有點像網際網路,我們喜歡拿網路來打比方,比如說某人寫了篇文章,把它貼上網,即使你人在半個地球之外,也能看到,並加以評論,而且可即時發生,對吧?你也可以傳遞訊息,一如網路讓我們得以即時傳遞訊息,區塊鏈則可以記錄價值。目前,我們的金融體系很多時候效率不彰,跨國匯款仍然非常昂貴,沒有交易紀錄的人,可能會很難借到貸款,整個體系裡有很多摩擦,我想這種科技可以繞過這些摩擦,試圖設計一個嶄新的系統。

問:目前已經很難想像沒有網路的日子了...

答:沒錯,像我說的,目前區塊鏈仍在初期階段,但真的很讓人憧憬,它有潛力能成為類似網際網路的新協定。

仍處在初始階段

問:您說區塊鏈技術仍屬初始階段,但比特幣發明也有9年多了?

答:我們再套用網路的類比。有些網路的基礎在60、70年代就開發了,但要到1990年代才有了目前我們用來互動的網路,更要到2007年iPhone推出後,我們才真正開始見到行動應用的起飛,手機也開始有了類似電腦的功能。因此總共耗費了三、四十年,網路才發展成現在的模樣,加密貨幣目前頂多只處在70、80年代的網路,在整個發展過程中仍屬於低階。

問:比特幣充滿著濃濃的投機味,您怎麼看待比特幣的大起大落?

答:這些炒作有好也有壞,首先,我必須說我真的很憂心…有很多騙局,我想大家必須非常謹慎,不該貿然投資一些自己不了解的東西,這個領域風險很高,很可能明天就全泡沫化;但就某方面而言,這些炒作也讓大家興緻盎然,想要了解更多。

問:金融巨鱷索羅斯曾說,比特幣這類加密貨幣是騙局,但您很看好數字貨幣,Don Tapscott也認為,區塊鏈是下一代的網際網路,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落差?

答:很多新的科技都受到誤解,我的意思不是說他們錯了,在比特幣這件事情上,他們可能是對的,比特幣誕生於一個很特定的環境,背後的理念是,他們不想要一種可以被政府控制的貨幣,也不會有通貨膨脹問題,就像是一種數位黃金。但他們這種理念能否存活下來,目前不得而知,也有很多人不認同這種政治觀點,我想這就是問題一部分成因;但我也認為區塊鏈技術受到很大的誤解,它有很多面向,但媒體的報導強調這可能成為犯罪者的天堂、說它浪費能源,問題很多,但我認為這些都是可以解決的。

問:摩根大通的執行長傑米.戴蒙曾公開稱比特幣是「詐欺」,但他後來似乎有點後悔這麼講,他也很看好區塊鏈。所以,或許就是需要更進一步的了解?

答:是,我們在MIT也在訓練相關人才。我們至少有4堂課,包括商學院的課和技術課程,資訊工程系也有開課,學生的反應很棒。這些課都大爆滿,有些時候有些人就站在教室後面整整一小時旁聽,大家真的想深入了解…我之所以對這個領域感興趣,也是因為有人認為它具有解決很多問題的潛力,我想我們離目標還有段距離,但它確實激勵了很多人,去進行相關研究。

解決問題潛力無窮

問:鑽石業者已打算引入區塊鏈技術,追蹤每顆鑽石的產銷,確保血鑽石不會流入市面,您個人最看好區塊鏈的應用是?

答:這些都很令人興奮,不過我聽過太多潛在的可能應用,我個人有點靜觀其變,看哪些真正能落實…有些人也在思考用來支付音樂內容費用,因此,它也可能成為贊助藝術的新方法,有人正在研究這個領域… 我們在媒體實驗室也有一個計畫,我們仔細檢視電網的建構方式,思考如何能打造一個更去中心化的能源系統,我想這也會是很令人振奮的應用。

問:區塊鏈要如何運用在能源系統上?

答:這個計畫還在萌芽,我們試圖運用在波多黎各的太陽能上。波多黎各的電力系統在上次的颶風中受到很大的破壞,這些中心化的電廠很多都毀了,短期內無法迅速重建,許多波多黎各人只能用汽車電池來替手機充電,這讓我們想到,一個去中心化的電網是不是會比較容易修復?由一般人去管理可能會更好 ,因此我們考慮在波多黎各嘗試看看,裝設一些小型電網。但一個核心元素是,資金從哪來,以及在這樣一個去中心化的系統中如何配電,我們想到,代幣和區塊鏈技術可能可以派上用場。

另一個我們討論使用加密貨幣和代幣的領域是自然資本。世上有很多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天然資源,我們常視為理所當然,自然資本能讓我們珍惜這些資源。

方法是利用區塊鏈的代幣,為這些天然資源標註價值,例如海洋中的鮪魚或者森林,以及清潔的淡水供給,賦予它們價值,讓我們更有效地運用。

這是這些科技有趣的應用,藉以提供一個稽核的軌跡,某種產品你可以從它的源頭開始記載,一路到它最後進入哪家商店;我們購買後,放在家裡,可以追蹤產品的整個產銷流程。

問:剛才您也提到,區塊鏈技術可以把音樂的版權還給音樂人?

答:我覺得這正是這項技術迷人的地方,每個行業都可以去探索看看,然後說,我覺得我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或那個問題,當然,我們不確定它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重點是這個關鍵技術。

我對音樂產業做了些研究,很奇怪的是,藝人對於自己創作的音樂,沒有太大的控制權,對於他們的音樂如何被使用,別人如何支付費用,都不大清楚,因此這種科技便很值得列入考慮,或許可以引入更多的透明性,並幫助這些音樂人探索一個新的業務模式。

團隊裡唯一女性

問:可以談談您的出身背景?您是所謂的天才兒童嗎?

答:我17歲念大學,算是滿正常的年紀。大學畢業後,我在Google做了幾年的軟體工程師,看著這家公司逐漸茁壯,也是在Google,我開始對研究產生興趣,因此我進入MIT攻讀資訊工程博士,專注於資料庫和分散式系統(distributed system),我很喜歡思考一個網絡中許多不同的電腦協同作業,以達成某個目標的情景。

拿到博士後,我休息了一段時間,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這時我得知比特幣,開始了解後,便再也無法抽身,因為太有趣了!它既是分散式系統,也涉及賽局(game theory)、經濟學、金融和貨幣政策,這些主題都非常有趣。我在媒體實驗室遇到一些人,也激勵我思考如何讓這項技術,類似網路和開放式協定那樣,我體會到,如果我們想創造這些開放式協定,我們必須在大學內進行,因此我加入了媒體實驗室。 也因此,我們建立了數位貨幣計畫(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

問:我們注意到,您是數位貨幣計畫團隊裡唯一的女性,而是又是領導人?

答:沒錯,我們希望能改變這種狀況(笑)。

問:您是印度裔?

答:我父母來自印度,他們在新德里出生,兩人都是醫生;我則在紐約出生,在美國土生土長。

答:我想20年後,我們全都會使用加密貨幣和代幣,我認為,屆時它們將會滲透至一切事物,成為新的融資模式,我想我們會用來管理生活周遭的不同資源;我覺得會有很多種加密貨幣,但屆時我們將能使用手機或其他配備,進行無縫交易。

更新時間|2018.04.24 08: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