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情報
2018.04.27 00:00

【酒誌】威士忌四大神級調酒師(下)

文|賴偉峯、王睿慈 攝影|賴偉峯 
丹尼斯馬康說:「威士忌是一種生活方式。我出生在酒廠旁,父親與祖父也曾在酒廠工作,我的宿命早就跟格蘭冠相連了。」
丹尼斯馬康說:「威士忌是一種生活方式。我出生在酒廠旁,父親與祖父也曾在酒廠工作,我的宿命早就跟格蘭冠相連了。」

鋼琴家的手指是珍貴的,因為能彈出動人的音色;運動員的肌肉必須時時刻刻鍛鍊維持,因為那是一切爆發力的來源。

而首席調酒師的鼻子,則是酒神親吻這個世界的重要媒介,是萬中選一的感官之門。4大神級威士忌調酒師,繼上回大衛史都華、詹麥文2位後,還有哪2位大神呢?

威士忌是種生活方式 格蘭冠首席調酒師丹尼斯馬康

丹尼斯馬康(Dennis Malcolm)出身釀酒世家,父親是格蘭冠的蒸餾師,祖父在格蘭冠少校(The Major Grant)還在世時就擔任格蘭冠的糖化管理與蒸餾師,格蘭冠就如同一座後花園,在他的童年飄出陣陣花香。

格蘭冠酒廠如同一座花園,是丹尼斯馬康最愛之處,也是他儲藏好酒的祕密基地。
格蘭冠酒廠如同一座花園,是丹尼斯馬康最愛之處,也是他儲藏好酒的祕密基地。

 

桶匠徒出身 是生活也是宿命

15歲那年,丹尼斯馬康正式進入格蘭冠這個大家庭,擔任桶匠學徒,並從當時酒廠老闆Douglas Mackessack身上學到許多寶貴的知識和待人處事的方式。24歲那年,他成了釀酒師。1970年代中葉,丹尼斯馬康開始擔任格蘭冠及另一間姊妹酒廠的副理;1979年成為格蘭利威經理,之後輾轉經歷過Chivas Brothers'、Balmenach等酒廠,並短暫擔任過品牌大使。直到2006年,格蘭冠酒廠由義大利最大酒業集團Campari接手後,丹尼斯馬康才終於安至如歸,接任格蘭冠的大家長—首席調酒師一職。

格蘭冠少校不僅是位充滿創意的冒險家,還鋪設鐵路、引進電燈,更是奠定格蘭冠酒廠基礎的人,至今酒廠仍以最入門款TMR(The Major's Reserve)來紀念他。
格蘭冠少校不僅是位充滿創意的冒險家,還鋪設鐵路、引進電燈,更是奠定格蘭冠酒廠基礎的人,至今酒廠仍以最入門款TMR(The Major's Reserve)來紀念他。

對丹尼斯馬康而言,格蘭冠給他的並不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種生活方式,一個連結了土地、成長與記憶的家園。1977至2005年間,格蘭冠在聯合多美旗下並沒有受到太大重視,當時集團把主力放在Glenlivet 跟Chivas Regal上。直到Campari接手後,丹尼斯馬康才終於有機會讓格蘭冠重新發光。2013年,格蘭冠新的裝瓶廠開始營運,一年生產12000瓶威士忌。

丹尼斯馬康(左2)2016年榮獲大英帝國官佐勳章(Officer of the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簡稱OBE),為他對威士忌產業以及斯佩塞地區的貢獻致敬。
丹尼斯馬康(左2)2016年榮獲大英帝國官佐勳章(Officer of the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簡稱OBE),為他對威士忌產業以及斯佩塞地區的貢獻致敬。

提升產量之餘,丹尼斯馬康也相當重視酒廠的品質與清潔管理,並且無比珍視一個家庭最重要的元素—「人」。

承襲了Douglas Mackessack的待人處世之道,丹尼斯馬康說:「我想做的是為未來的世代打造一艘穩固的船,這也是當初成立酒廠的人為我們所做的。」

格蘭冠酒廠的蒸餾器有個獨特之處,當年格蘭冠少校設計蒸餾之後,林恩臂後面還接了純化器(Purifier),讓原酒酒質更加純淨輕盈。
格蘭冠酒廠的蒸餾器有個獨特之處,當年格蘭冠少校設計蒸餾之後,林恩臂後面還接了純化器(Purifier),讓原酒酒質更加純淨輕盈。
格蘭冠酒廠的蒸餾器有個獨特之處,當年格蘭冠少校設計蒸餾之後,林恩臂後面還接了純化器(Purifier),讓原酒酒質更加純淨輕盈。
格蘭冠酒廠的蒸餾器有個獨特之處,當年格蘭冠少校設計蒸餾之後,林恩臂後面還接了純化器(Purifier),讓原酒酒質更加純淨輕盈。
連續2年來台的丹尼斯馬康(前排左3),2017年與多位台灣威士忌達人的相見歡合照。
連續2年來台的丹尼斯馬康(前排左3),2017年與多位台灣威士忌達人的相見歡合照。
愛好威士忌的人,即便是閱酒無數的大記者,看到丹尼斯馬康(右)就像見到大明星的小粉絲,感到一種幸福感。
愛好威士忌的人,即便是閱酒無數的大記者,看到丹尼斯馬康(右)就像見到大明星的小粉絲,感到一種幸福感。
格蘭冠10年與18年 威士忌聖經大推

2013年為紀念丹尼斯馬康服務滿50週年,格蘭冠推出「格蘭冠大師精華50週年Glen Grant Five Decades」,他親自挑選工作50多年來跨世代的格蘭冠原酒進行調和而成,但這樣特別的酒款畢竟很難每天喝到。

不過,像格蘭冠10年這樣普飲的酒款,在Jim Murray的《威士忌聖經》中卻有華麗的表現,不僅連續4年入選「10年及以下最佳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更連續2年(2016與2017)入選「調和(相對單桶)木桶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而格蘭冠18年更在2017大獲全勝拿下「世界第二棒威士忌」、「年度最佳蘇格蘭威士忌」、「複合木桶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16~21年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等4冠王。

 

全球最貴的鼻子 大摩首席調酒師理查派特森

你相信有人為自己的嗅覺投保260萬美元嗎?最近剛來過台灣的大摩(The Dalmore)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首席調酒師理查派特森(Richard Paterson)正是如此,他擁有全世界最貴的鼻子,被譽為「神之鼻」。

理查派特森的父親經營一家小型威士忌酒廠,8歲那年,他第一次隨父親走進酒窖,那時的他還不能喝酒,也不懂酒,卻深深被那些酒桶的輪廓吸引,木桶與熟成中的酒液散發出的陣陣香氣進到了他的鼻子,對威士忌的迷戀也從此在心中種下了種子。

已投身威士忌產業滿50週年的理查派特森曾說:「即使在今日,我依然覺得我是當年那個小男孩,我還沒達成我的目標。」
已投身威士忌產業滿50週年的理查派特森曾說:「即使在今日,我依然覺得我是當年那個小男孩,我還沒達成我的目標。」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皮特洛赫里的阿索爾酒店擔任電梯服務員,趁著工作之餘自學葡萄酒知識。這段經歷,為他日後成為葡萄酒和雪莉酒桶熟成先驅奠定基礎。26歲那年,他靠著驚為天人的嗅覺天賦,成為了蘇格蘭史上最年輕的首席調酒師。

素有「老酒銀行」美譽的大摩酒廠酒窖,裡頭有許多西班牙GB集團的上好雪莉桶,提供理查派特森豐富的創作資源。
素有「老酒銀行」美譽的大摩酒廠酒窖,裡頭有許多西班牙GB集團的上好雪莉桶,提供理查派特森豐富的創作資源。
2017年台灣躍居為大摩全球銷售第一的市場,尚格酒業董事長奚大寧(左)的貢獻不在話下。
2017年台灣躍居為大摩全球銷售第一的市場,尚格酒業董事長奚大寧(左)的貢獻不在話下。

 

天才神之鼻 是榮耀也是壓力

然而年少得志,「天才」這個稱號也讓他承受了相當大的壓力,為了證明自己並非一時僥倖,理查派特森在酒桶的研究與使用上下了相當大的功夫,舉凡紅酒、白葡萄酒、氣泡酒、香檳、加烈酒等等,他實驗比對不同酒桶對於威士忌風味產生的影響,屢次挑戰葡萄酒桶的複雜組合,創作出許多驚豔全球的威士忌作品;並且利用大摩「老酒銀行」內珍貴的高年分原酒,創造出數款極為尊貴而風味不同的高年分單一麥芽威士忌。他企圖向世人、向自己、向父親證明,自己並沒有白白浪費酒神賜予他的天賦。

大摩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酒廠,是懷特馬凱集團旗下的金雞母。
大摩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酒廠,是懷特馬凱集團旗下的金雞母。
帶品飲絕不冷場的理查派特森(右4),在大摩45年全球首發時,甚至扮演指揮家,隱喻調和音樂一如調酒。
帶品飲絕不冷場的理查派特森(右4),在大摩45年全球首發時,甚至扮演指揮家,隱喻調和音樂一如調酒。
除了帶品飲、指揮樂團之外,大摩45年首發時理查派特森(藍衣者)還與舞者互動,盡情展現舞台魅力。
除了帶品飲、指揮樂團之外,大摩45年首發時理查派特森(藍衣者)還與舞者互動,盡情展現舞台魅力。
去年理查派特森入行半世紀,因此發表大摩50年紀念,今年3月又在台灣進行大摩45年的全球首發。
去年理查派特森入行半世紀,因此發表大摩50年紀念,今年3月又在台灣進行大摩45年的全球首發。

而如今,這位蘇格蘭殿堂級調酒師已69歲,投身威士忌產業逾50年,並獲選進入擁有極少數成員的威士忌名人堂、獲得WSET終身成就獎的肯定,證明他不只是個天才,更是個終身都勇於挑戰自我的實踐者。也難怪暢銷電影《金牌特務》裡用了這句經典台詞:「1962年的大摩,灑出一滴都是罪過。」

吉拉Jura 12年,全新包裝全新口感。
吉拉Jura 12年,全新包裝全新口感。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