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05.06 22:59

怕判決出錯 他壓力大到崩潰痛哭

【法官陳欽賢一】

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楊子磊
陳欽賢(右2)是去年司改國是會議的委員之一,發言直率、批判力強。
陳欽賢(右2)是去年司改國是會議的委員之一,發言直率、批判力強。

因為種種歷史背景,台灣的法條與判決書多半艱澀難讀。司法不能講人話嗎?當了24年法官的陳欽賢給了我們答案:可以。

他近年寫的判決書,被鄉民大讚秒懂。他總謙稱自己不是菁英,從小到大沒考過第一志願,當司法圈充滿了菁英式思考,他卻總在內省。他反省司法圈的文化,也反省自己是否可能誤判。

於是,採訪他之前我們已知這不會是包青天一般、公平正義終被彰顯的熱血神話,然而採訪後仍是震撼,有些真相比我們預料中更加駭人。

採訪陳欽賢之前,我們悄悄到某法院晃一圈,法庭樣貌千百種,有的法官走媽媽型和藹風,開庭結束還對原告、被告親切說:「謝謝!」有的法官不知是耐性或問話技巧待加強,證人幾次無法理解他的提問,他火氣上來:「我剛剛的問題是⋯你聽不懂嗎?」也有法官看不下去打混的律師,碎唸:「10萬元耶(律師費),你不要一直想省事,好歹自己確認一下內容。」

 

久坐患腰痛 習瑜伽復健

陳欽賢又是甚麼樣的法官?53歲的他綽號「地瓜」,目前任職台南地方法院刑事庭,所謂刑事,指偷搶拐騙、殺人放火等需要檢察官調查的案件。陳欽賢是去年司改國是會議的委員,也曾經是當年震驚社會的湯姆熊殺童案的審判長,不過讓他開始受到外界關注,則是他近年的判決書。

每一疊卷宗是一個案子,每件案子都影響到當事人的一生,陳欽賢說,以台南地院為例,每個法官手上通常同時要處理5、60件案子。
每一疊卷宗是一個案子,每件案子都影響到當事人的一生,陳欽賢說,以台南地院為例,每個法官手上通常同時要處理5、60件案子。

相較於一般判決書中常出現的這類文句:「當無不許之理」「難謂非屬」…,陳欽賢寫的判決白話易懂,例如他曾這樣比喻法律的「整體適用原則」:「就像床組中被單和枕頭套要用整套,不可以國產的蘋果綠色被單搭配進口的墨綠色枕頭套。」不少網友大讚「秒懂」。

這天他一身短褲球鞋現身法院一樓,之前在台北或法庭上見到他,皆是襯衫領帶,今天卻像個夜市阿北。去運動?「我在辦公室常這樣穿。」他的辦公室如居家客廳,茶几上有各種茶葉、餅乾、蜜餞、牛肉乾,辦公桌是一疊疊卷宗、金十字胃腸藥與鐵牛運功散…,屏風上掛著瑜伽墊,長年久坐導致他不到40歲就腰痛,只好習瑜伽。他說,在辦公室的時間比在家裡長太多了。

 

加班成常態 過勞壓力大

文化大學法律系畢業後,陳欽賢到企業擔任法務人員,不久考上法官,這一行百萬年薪起跳,還能伸張正義。他以為終於要實現夢想,豈知卻是過勞人生的開始。陳欽賢說,剛當法官時沒經驗,每件案子費時甚久,當時也沒有助理制度,他每天清晨7點出門,深夜12點下班,日日工時16、7個小時,假日也加班,如此持續2、3年,「現在想起來還會怕。」

但這似乎與一般民眾的認知相反,近年,「恐龍法官」「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等詞彙早已深植人心。當法官這麼累?他解釋,很混的法官確實存在,但大多數法官其實處於過勞,加班是常態。

考上司法官後,陳欽賢原本申請當檢察官,卻始終沒機會,就這樣一路當了24年的法官,他笑說可能是自己「服從性不夠好」。相較於法官獨立審判,檢察官在制度上必須接受上級指揮。
考上司法官後,陳欽賢原本申請當檢察官,卻始終沒機會,就這樣一路當了24年的法官,他笑說可能是自己「服從性不夠好」。相較於法官獨立審判,檢察官在制度上必須接受上級指揮。

他還記得,某一天終於崩潰,在路邊大哭。壓力這麼大?「怕判錯!你一個決定就是人家的一輩子,決定人家有罪無罪、能不能易科罰金、緩刑,那個壓力是我那時難以承受的。」他又說,大姊曾是法官,也待在刑事庭,卻在他考上法官不久出家了,「所以那時我急切地想知道姊姊為什麼出家,她的出家跟我現在承受的壓力是不是有關?」姊姊給的答案是純屬宗教信仰。你認為呢?「我所知道的出家法官包括我姊姊在內只有2個,都是刑事庭。那個年代常跑道場的法官也都是刑事庭。」

陳欽賢(前左)兒時擔任花童的舊照,後方是他2位阿姨,前右方是不認識的另名花童。(陳欽賢提供)
陳欽賢(前左)兒時擔任花童的舊照,後方是他2位阿姨,前右方是不認識的另名花童。(陳欽賢提供)

不只姊姊,他說,母親與姊姊同在高雄某一間禪寺。誰先出家?「我姊,她是我媽的學姐咧。我可不可以把鞋子脫掉、把腳盤上來?」不知是談到傷心家務事或腰痛犯了,還是純粹想自在些,他忽然提出這個很不「法官」的要求。他聊到,高三那年父親生意失敗,房子沒了,讀大學靠助學貸款,生活費則由當法官的大姊資助,父親在他大學期間便病逝。

母親長年在醫院擔任工友,他說,從小的心願便是長大後請媽媽去六條通吃最好的日本料理。「誰知道我終於有錢請她吃生魚片時,在我當法官的第2年還是第3年,我媽說她也要出家,她覺得兒女都長大,她要去修行了,下輩子不要再輪迴。我當時只問一句話,妳出家是叫我施主還是陳欽賢?她說母子關係不會因出家而斷,我才接受,我沒辦法接受我媽叫我施主。」

 

陳欽賢小檔案
  • 出生:1965年
  • 學歷:文化大學法律系畢
  • 經歷:曾任東亞日光燈法務人員
  • 現職:法官,司法官第31期。1991年通過考試,1993年12月受訓結束。

往下繼續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