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5.06 22:59

憂司法淪貴族知識 他用白話寫判決

【法官陳欽賢二】

文|簡竹書    攝影|楊子磊 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看來像居家客廳,其實這裡是陳欽賢的辦公室,他說在辦公室的時間比在家長得太多。
看來像居家客廳,其實這裡是陳欽賢的辦公室,他說在辦公室的時間比在家長得太多。

採訪中陳欽賢偶爾出去抽菸,這習慣是父親生意失敗開始,幾十年來他只短暫戒過幾個月,「後來有幾年調到高院很辛苦,又開始抽。我覺得陪伴我最久的就是菸,不離不棄。」他至今固定下庭後抽根菸,「(開庭)你要把證據、資料看清楚,要訊問證人、被告,讓程序保持流暢,過程很緊繃,有時書記官打字一直打不過去、人犯忘了提、當事人不接受規定,很多無法預期的因素,就會有情緒。」

常有人諷法官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真的嗎?陳欽賢解釋:「2、30年前確實有一定比例的刑庭法官是這麼糟,他們不覺得收錢是恥辱耶,不怕同事知道。我還沒考上法官時,有天去找一位考上律師的同學聊天,他拿出高院的庭期配置給我看,第一庭是哪4個法官、第二庭是哪4個…,然後他說,只有一個庭是整庭都乾淨的。啊,講這些我一定被罵!」

 

白話寫判決 與社會溝通

他說,近20年前開始司法改革後,操守有問題的法官多半被剝奪庭長職務,貪汙問題大幅改善。只是,現在到底還有沒有人收賄?他說應該是沒有了,不過隨即又沮喪起來:「但是,我們傳言中以前會收錢的法官還沒退休。我們本來以為沒有了,結果胡景彬直到前幾年都還在收錢。」胡景彬便是最近被諷為「吸奶法官」的貪汙法官,喜上酒店、有3名妻妾,因2012年收賄300萬元遭判刑16年。

在圈內,陳欽賢一直是勇於主張改革的法官,這幾年他嘗試撰寫較白話的判決,「目的是與社會溝通,我覺得判決第一是要寫給當事人或關係人,比如被害人看的,第二是寫給社會看的,如果判決書只能被專業人士獨攬,你就很難認為司法是人民的。有人講司法是司法專業者的,我不贊成。」

曾有法官同仁告訴他,司法判決是經過數十年而精粹成如今樣貌,現今的文字最為精確,用白話文可能無法找到更精準的文字,「我非常同意,但這樣會在這個領域變成知識的貴族。」

你寫一份白話判決需要多久?他答,從前寫一般判決約7小時,剛開始寫白話判決得花10幾個小時,而今熟了,縮短為8到10小時。聽來是習慣與意願的問題,而非如多數法官所說那般不可行?「我忘了哪個國家,早年也用拉丁文寫判決,寫得很爽,因為你們都看不懂,但後來也被打破。我不相信有哪一種華文是只能用文言文,不能用白話傳達的。」無奈白話文派在法界屬極少數,陳欽賢甚至曾遭圈內某些法官強力抨擊。

 

陳欽賢小檔案
  • 出生:1965年
  • 學歷:文化大學法律系畢
  • 經歷:曾任東亞日光燈法務人員
  • 現職:法官,司法官第31期。1991年通過考試,1993年12月受訓結束。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8.05.06 03: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