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8.05.23 08:58

【障礙者情欲故事番外篇】壓抑 草食男不孤單

攝影|賴智揚    特約記者|陳函謙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張宇倫(化名)童年時二次開刀矯正頸椎,上學時都很擔心又要麻煩同學背他去上廁所,十分自卑與不安。
張宇倫(化名)童年時二次開刀矯正頸椎,上學時都很擔心又要麻煩同學背他去上廁所,十分自卑與不安。

25歲的張宇倫(化名)是人們熟悉的身障者力爭上游典範。他因天生頸椎移位造成下肢無力,生活雖勉可自理,行動則需依賴電動輪椅。從小他就是父母師長眼中的乖寶寶,用功讀書,目前就讀國立大學研究所。聊到性,他很不好意思:「我的生活很無趣啦。」

張宇倫國中時發現自己喜歡同性,但從未談過戀愛,即使偶有暗戀,也是雲淡風輕,不起波濤。他不曾有過性經驗,偶爾洗澡時打打手槍,連A片G片都少看。

長成如此溫和無害草食男,還是自卑的緣故。小學時開過2次刀,復健時連如廁都需同學協助,他意識到強烈不自由,不願增加他人負擔,於是努力符合大人指令:「要乖」「要聽話」「好好讀書才有前途」。壓抑的結果,連自己在壓抑亦渾不知覺。

張宇倫直到念研究所,發現社運團體「手天使」提倡障礙者性權,才知障礙者的情慾世界也可以開出奇花異草。他第一反應是驚喜:「聽手天使的朋友說了好多故事,好羨慕喔,我怎麼過得這麼平淡!」

 

避險 不願出櫃

羨慕歸羨慕,他仍暫無改變的打算,連同性戀傾向也列為國家機密,不曾向家人同學透露。

他的理由是:「如果我不說,親戚問『宇倫什麼時候結婚啊?』爸媽不知情就可以答『他現在沒對象。』比較不會尷尬。」安於現狀獨自待在櫃中,不讓父母也被迫進入櫃內,這是張宇倫對父母的體貼,也是對自己的保護,「等將來遇到決定一起過一輩子的對象,我再向父母出櫃就好了,現在還沒必要。」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去年起,張宇倫最大的改變是:「開始會說一點跟性有關的笑話了」。比如,長輩開玩笑說:「你不是很希望爸媽再生一個妹妹嗎?」他會接:「唉唷,我在房間都沒聽到他們(爸媽)有什麼動靜!」他為自己這一大突破,忍不住捧腹大笑了。

更新時間|2018.12.22 07:0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